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妈妈和姨妈是我的淫妓 [1/2]

2019-06-08 11:4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记得那还是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与我妈乱伦,那时妈妈叫莲香,四十二岁,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高五尺二寸,三围38D、28、36。

那是有一天夏天的下午,天很热,爸爸出差上上海了,家里没人,我经常乘着爸爸出去的时候到妈妈的卧室里撒娇,这天也不例外。

妈妈正在午睡,当家里没人的时候,妈妈总喜欢把上衣脱光只穿着底裤睡。於是我经常可以趁着她睡着的时候透过她的底裤和大腿肉的缝隙大饱眼福,有时候遇到妈妈翻身就能看到他那成熟肥美的淫肉穴,碰巧了还能看到妈妈的穴肉向外翻着,说实在话,我当时真想扑上去用我那大肉棒好好安慰一下妈妈的小穴。

当我进屋的时候,妈妈还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眯着眼,我轻轻爬上床,使劲一嚷,吓得妈妈一跳,妈妈嗔怪地说:「死孩子,吓我一跳,你不睡觉下午好上学,又上我这跟我腻味来,快走快走!」

「不嘛,妈……我要吃奶。」说完我伸嘴就叼住了妈妈的一个乳头,把整个脸贴在妈妈的胸脯上,同时另一只手捏住妈的另一只乳房,用力的揉搓。

妈妈轻拍着我的头,笑着说:「这麽大了,还跟小时侯似的。」

我不理会妈妈,嘴里叼着她的乳头继续用力地吸、吮、咬,有时候弄疼了,妈妈就拍我一下并骂道:「这孩子,干吗使那麽大的劲。」

过了一会儿,就见妈妈的乳头渐渐由耷拉着变成了耸立状,每到这时,我总是紧抱着她的腰,把嘴在她深深的乳沟里狂吻,而这时妈妈经常把我轰下床,可能她也受不了了吧,然而这次妈妈却没这样做,任由我亲吻,我看妈妈没反应,心里胆更大了,索性把嘴向下移动至小腹,

在妈妈的肚脐眼四周狂吻起来,我感到妈妈呼吸渐渐有点加速,於是我把上面摸着她乳房的手伸到她大腿上,在他大腿内侧摸起来,这时妈妈有些受不了了,一揪我的头说:「别闹了,怪热的,起来,我去洗洗澡。」

说完,妈妈起身走出门拿了条毛巾向浴室走去。屋里只留下我一个人,心里好憋的慌,刚才就差一点就得手了,我现在就像钓得很高,又摔不下来,真想找个没人地方打手枪泄泄慾。

忽然这时,听见妈妈叫我,我走进浴室问妈妈要什麽,妈妈说叫我给她撮撮背,我欣喜若狂,拿起一块手巾就开始为妈妈撮,妈妈的背真光滑,摸着真舒服,我一边擦一边偷窥妈妈,只见妈妈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镂空内裤,乳白色的,随着我不断的用力撮,水不断地流下来把妈妈的内裤都打湿了,紧紧地贴在肉上,妈妈的两片雪白的肥臀的轮廓逐渐看的清晰了,只见两片又肥又嫩的屁股蛋中间有一条暗色的沟,那是妈妈的屁股沟吧,一想到这里,我下面的肉棒开始发涨,真憋得慌啊,我真想扒下妈妈的内裤把我的大碌野插进她肉洞里,忽然,我灵机一动,对妈妈说:「呦,妈,你的内裤都打湿了,向下拉一拉吧。」

「哎。」妈妈没反对,我低下头用手指把妈妈的内裤向下拉了一下,只见内裤和大腿之间露出了一个可以伸进手指的小缝,我低下身装作投手巾,用眼睛瞟了一眼她的内裤里,这一眼不要紧,藉着浴室里明亮的灯光,我第一次这麽近的看到了妈妈的小淫穴,只见妈妈那两片白白肥嫩的阴唇中间向外翻着两片粉红色的嫩肉,那不是妈妈的阴户吗?当时妈妈是双腿叉开站在地上的,她双手支在一条长凳上,正好让她的阴户敞开,我不禁想到了许多毛片上不是有许多在浴室中干的镜头都是女人这样的姿势吗?我顿起邪念,我何不……?

「伦仔你干吗呢,投个手巾还用这麽长时间。」

我立刻回过神来,答道:「呵,马上就好。」

说完,我赶紧把手巾拧了拧,起身又为她撮了起来,我望着她光滑的後背,心一横,管她呢,我先操了她再说。想到这里,我轻轻地拉下了我的底裤,只见我的小弟弟一下跳了出来,它早已经受不住了,我一手一边为妈妈撮背一边对妈妈说着话,以放松她的警惕性,另一只手提着我的大碌野靠近了妈妈的阴户:『一定要一下就全插进去,别让她反抗。』我心里想。当我的龟头离妈妈的阴户只有一指远的时候,我暗下决心,突然,好像我的龟头碰到了妈妈的阴毛,妈妈说:「什麽东西在我裤浪里,这麽热!」

说完,她伸手向她裆部摸过来,我知道不能再等了,我猛地一甩手巾,一只手一搂妈的腰另一只手握住我的大肉棒,腰用力一挺,手指摸索到妈的阴户龟头的肉冠就塞了进去,只听「噗嗤」一声,碌野就进去了半截,又一用劲,整个碌野全根没入,妈妈「哎呀」一声,本来很平静,突然阴道中插进了这麽一根又粗又长又热的大东西,但立刻她就明白怎麽回事了,她转过头,对我说:「伦仔,你……你……怎敢,不要……不要……啊……我是你妈,我们这样做是在乱伦呀,快停下来,哦,别……我……哦……我不要。」

我下身开始用力的抽插,我喘着粗气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你太美了,啊……你的穴太紧了,好爽,妈别怕,其实我们已经开始乱伦了,再说,我和你不说出去,谁知道,妈你不是也很想要吗?」

或许是我这句话打动了妈妈的心,妈妈沈默了,的确爸爸已经出差一个多月了,妈妈其实早想要找个男人来安慰安慰她那小浪穴了。

我见妈妈不说话,知道她动摇了,接着说:「妈,其实我也不想干,但我实在受不了了,每次我摸着您的乳房我都想和您来这个,您太迷人了,妈,让我操你一次吧!」

说完,我扑到她背上,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在她雪白的双乳上用力揉了起来,另一只手伸向她的小腹,忽然,妈妈转过脸说:「那……那……只准你一次,……以後不许再来了。」

我一听说,像得了军令状,笑眯眯的满口答应,女人这东西就是这样,一旦被勾起了慾望就再也别想把它平息下去,而且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好像要把妈的浪穴干豁了似的,妈妈这时已经兴奋得直喘粗气,忽然转头对我说:「伦仔……等一会,啊……等……等……你……先把碌野拔出来,我们这样干谁也不爽,……快……别动了。」

我怕她跑了,继续的干着,妈妈着急的说:「伦仔,我不骗你,你的碌野都已经插进我的穴了,你害怕我跑吗?」

我一听有理,赶紧扒开妈妈的两片大屁股把碌野拔了出来,妈妈直起身,迅速搂着我,和我接吻,四片嘴唇相合在一起,两个人的舌头相互缠绕在一起,妈妈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阴部,然後身体向後一躺,有点羞涩地对我说:「你还等什麽,快脱衣服呀,快点,我要。」

我楞了,第一次看到妈妈这麽主动。我回过神来,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光,就要骑上去,妈妈说:「来,替我将内裤脱下来。」

我马上去上前一手擡起妈妈的肥臀,一手拉着内裤边缘向下一扯,妈妈的内裤就滑落在脚下了,她终於裸体的展现在我面前了。

妈妈又对我说:「把你的衣服拿过来,垫在我的屁股下,这样你好操些,也可以插得妈妈更深。」

我按她说的做了,一切准备就绪,妈妈迫不及待的说:「快骑上来吧,恩……」说完,妈妈把两腿高高的分开,让我把红红的肉缝看得看得清清楚楚,我忍不住了。

「妈,来吧,让我使劲的操你吧!」

说完,我跪到妈妈叉开的双腿之间手握碌野顶在妈的阴门上,这时妈的阴门里早已是淫水泛滥,我屁股一沈没用多大力气就把十一寸多长的大碌野插了进去,我只感到这次妈的阴道里热热的,不停的有水冒出来,我开始抽送,每次都把碌野跋得只剩龟头了才狠狠的一下插到底,妈妈乐得浑身直颤,阴道里也不像开始那样乾涩的感觉,开始变得越来越润滑,我的大肉棒像活塞一样进进出出,和妈妈的肉壁相碰发出了「噗嗤」「噗嗤」肉击声,妈妈也越来越兴奋,嘴里不停地浪叫着,整个浴室被我们乱伦的的叫声充满了:「啊,妈……你的小穴真小,真舒服,啊……妈……妈……我……操死你,妈让我亲亲,来,妈……你看……你的骚穴……流了这麽多水,啊,哟……哦……妈……我要干死你,妈把穴扒大点儿……对……啊……我……啊……来吧……!」

「伦仔……哦……你碌野这麽大,操死妈了……用力……啊……太舒服了……什麽……啊……我的穴让你操烂……烂了,你操死我吧,恩……啊……我要受不了了,啊,我把穴插大点儿,啊……好来吧,用力操吧。操死妈妈吧……啊……哦……快……伦仔……啊……用力……我要来了,啊……用力……啊快……啊……来了……」

我只感到妈妈阴道中一阵强烈的收缩,紧接着一股火热的阴精只冲我的龟头,我感到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我的脑门,同时妈的阴道中有一种强烈的吸取之势,我忍不住了,我抽送得越来越快,呼吸向发情的牛一样粗重,我嘴里嚷着:「啊……啊……啊……妈呀……妈……我操……死……我……啊……妈……我啊……妈……妈……啊……我……啊……射了……」

我紧紧抱着妈的屁股,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向下一插,只感到我的龟头冲破一层肉壁,进入了另一个更深的地方,只听妈妈叫着:「啊……快……啊……进子宫了,妈的穴让你插穿了,啊……太舒服了,妈一辈子都忘不了,啊……上天了……」

随着妈妈一声娇嗔,妈的双腿紧紧缠住了我的腰,身子向後一仰,我的精液如泉涌一般深深地射入了妈的子宫里,我们兴奋地搂在了一起,四片嘴唇紧紧地交织一块,我的碌野深深地插在妈的阴户里,相拥着过了二十分钟,妈妈才把我推开,悄悄地对我说:「你真棒。操得妈穴里麻酥酥的,真爽。」

我摸着妈那沾满淫水的穴,又来了兴趣,把妈推倒在长凳上,把嘴放在妈的裆部,用舌头添着妈妈穴里流出的淫水,对妈妈说:「妈我还想操一次……行吗?」

妈妈装作怒道:「你不是说只操一次吗?怎麽,再说,现在几点了,你该上学了。快把你身上收拾收拾,走吧。」

我磨道:「不嘛,妈今天我不上学了,求你再让我操一次吧。」

「不行,赶快走。」

「不,妈,你的穴真香,真美,我想操一千遍。」我一边添着妈的小淫穴一边说:「妈你看你的穴里又流水了,再让我操一次吧。」

「哎,你这孩子,好吧,你先上学,等晚上妈妈让你和我一起睡,你想操多少遍就操多少遍,反正妈的穴已经是你的了。」

我就等她这句话呢,说完,马上打开水龙头,搂着妈妈来了个鸳鸯浴,当然不免又借这工夫玩弄了一下妈的肥美淫肉穴,用阴茎又插弄了几下,然後换好了衣服,当然刚才做爱垫在妈身下的衣服由於沾满了我俩的淫液只好让妈妈洗了。

然後我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临走时,问妈妈:「妈妈,你不会怀孕吧?」

妈妈冲着我笑道:「放心吧,妈早做了截紮,不会被你搞大肚子的,你就放心操,放心内射妈妈吧。」

「妈妈万岁,我走了。」说完上学去了。

一下午的课都没有上好,脑子里净想着我妈的肥美淫肉穴和那对美乳,第三节课都没上就跑回了家。

一进门见妈妈正在做饭,我走进厨房,把妈妈拦腰抱住,一只手顺着妈妈的裙子的松紧带插进了妈的内裤,妈妈嗔怪地说:「干什麽,伦仔,等一会晚点再干,大白天的让人看见多不好,快松手。」

我的手继续在妈妈的阴毛上来回抚摩,并把一根手指塞进了妈的穴眼里,不停地抽动着,妈妈穴里渐渐湿润起来,呼吸也急促了,我把裤口拉开,小弟弟一下跳出来,只见它经过半天的休息,现在又雄赳赳地立起来了,我凑近妈妈的耳边轻轻说:「妈,你看它已经受不了了,你就让它塞进你的小穴里玩玩吧。」

说完,不等妈妈同意,我就一手提着碌野一手撩起了妈妈的裙子,她一边炒菜我一边把她内裤扒了下来,一挺机巴:「噗嗤」一声就插了进去,妈妈急了:「你怎麽回事,待一会睡觉时我不让你操了。」

我仍然在里面抽插着,妈妈渐渐忍不住了,也兴奋的呻吟起来,我俩干得正欢,忽听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妈妈着急的说:「快拔出来。」

我不情愿的向外面开始拔我的碌野,只听「波」的一声,鳖的通红的大碌野冒着热气从妈的穴里抽了出来,吓了我一跳,妈妈神秘的说:「刚才你操我的时候,我穴里有空气,嘬的!别怕,快收拾一下,开门去。」

我马上撕了绵纸,替她把她阴户四周的淫水擦乾净,并安慰地在妈的阴部拍了一下,然後迅速提上了她的内裤,并把我那半挺半萎的小弟弟收了进去,说实在的,我刚才正在节骨眼上,马上就要射精了,真扫兴。我不情愿的去开门,一看,原来是姨妈,她嬉笑着对我说:「你们娘俩干吗呢,这麽长时间才来开门。」

我姨妈叫兰香,49岁,身高五尺一寸,三围却是42G,30,36。劲丰满,肉感。

我回答:「妈在做饭。」她没理会我,迳直走进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报纸看起来,我回到我的屋,躺在床上。

这时妈妈把饭菜端上来,我胡乱的吃了几口就回屋了,重新躺在床上,只听外面姨妈正在和妈妈说话:「你老公什麽时候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