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被留学回来的儿子给操了 [2/2]

2019-06-08 11:50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呀俊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心急的把我搂过来就亲,「我的好妈妈,我要再来一次,你真是太美了。」

我享受着呀俊的亲吻边说:「不要……呀俊……这是公厕……会被人看到的……到家我在让您好好享吧……」

呀俊急切的说道:「爸爸天到晚在家,我还怎麽享用你呀,再说,刚才在地铁里不是已经满足了我一次了吗,没关系的。」

呀俊不管得那麽多了,就重重的吻上我的嘴唇,用舌头挠开我的牙齿,舌头在口腔里搅拌着,我火热的回应着。呀俊吸吮着我的舌头,双手不安份地隔着衣服在我丰满双乳上搓揉,而我则闭着眼享受呀俊的热情的爱抚,此时的我已经不顾一切了。呀俊的肉棒慢慢的硬挺顶在我的下腹,我兴奋扭动着下腹配合着:「唔……唔……」他双手伸入我撇露低开的衣领里蕾丝的奶罩内,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富有弹性的乳房又摸又揉的,我身体像触电似的颤抖。

呀俊粗鲁的脱去了我的上衣、奶罩,但见我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他一手揉弄着大乳房,一手伸进我的短裙,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小穴。

啊……唔……我难受的呻吟。

阴唇被他爱抚得十分炽热难受,流出许多透明的淫水,把内裤弄湿了,此时把我的三角裤褪到膝边,用手拨弄那已突起的阴核,我娇躯不断的扭动,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嗯……」我双眸充满着情欲。

呀俊一把将我的躯体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马桶上。爱抚玩弄一阵之後,再把我的短裙及三角裤全部脱了,我成熟妩媚的少妇的胴体首次一丝不挂的呈现在道儿子的眼前。

我娇喘挣紮着,一双大乳房抖荡着是那麽迷人。我双手分别掩住乳房与私处:「喔……不……不行……不……要……在……这……里……」呀俊故意不理会我,用手拉开我遮着的双手,我那45岁,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展现在他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看那小腹平坦,肥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修长。我的阴毛浓密乌黑,将那令人遐想的小穴整个布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粉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呀俊将我雪白的玉腿分开,用嘴先亲吻那穴口,再用舌尖舔吮我的大小阴唇,用牙齿轻咬阴核。

「啊……呀俊……您弄得妈……妈妈难受死了……你真……坏……」

我被他舔得阵阵快感,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呀俊的头部,发出娇嗲「唔……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舐……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丢了……」

呀俊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穴肉,我的小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潺潺而出,我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擡得更高,令小穴更为高凸,让他更彻底的舔食我的淫水。我已被舔得情欲高涨。

「呀俊……你……好…会舔……害……人家……受……不……了……」呀俊用手握住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我的小穴口磨擦,磨得我难耐不禁娇羞呐喊:「呀俊……别再磨了……痒死啦……快……快……人家……要……」

看我那淫荡的模样,呀俊忍不住逗我说:「想要什麽?说啊!」

「嗯……你……坏……死…了……」

「不说就算,不玩了。」呀俊假装要起来。

「不要!好嘛!……妈妈……要……你……插进……来……」我说完後,脸颊红得像什麽一样。

「说清楚,用什麽插?」

「嗯……用你的……大……鸡巴……」我边说边用手握住呀俊的肉捧往阴唇塞。我此时正处於兴奋的状态,已经没有心思考虑自己是在卫生间里,此时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我心中高昂的欲火。

呀俊不再犹豫的对准穴口猛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插到底,大龟头顶住我的花心深处,觉得我的小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我娇喘呼呼,望着他说:「呀俊……你的这麽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妈妈你是那麽紧,让你受不了,请原谅我。我先抽出来好吗?」呀俊故意体贴的说道。

「不行……不要抽出来……」我边说忙把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背部,穿着名寸高跟鞋的双腿高擡两脚勾住他的腰身,唯恐呀俊真的把肉捧抽出来。

呀俊却得寸进尺的说:「妈妈,既然你这麽喜欢儿子干你,你就叫我一声老细吧!我的妓女妈妈!」

「不……不要……羞死人……我……我叫不出口……我是你妈妈啊!」

「叫嘛……妓女妈妈…………快叫。」

「你呀……你真坏……老……老细……」我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真有够淫荡。

「喔……好爽……老……老细……人家的小穴被你大鸡巴插得好舒服哟……老细……再插快点……」

春情荡漾的我,肉体随着鸡巴插穴的节奏而起伏着,我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淫秽浪叫着:「哎呀……呀俊……老细……你的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舒……服哟……我要丢了……喔……好舒服……」

一股热烫的淫水直冲而出,呀俊顿感到龟头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香惜玉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阴核、九浅一深、左右摆动等来干我。我的娇躯好似发烧般,紧紧的搂抱着他,只听到那肉捧抽出插入时的淫水「噗滋!噗滋!」不绝於耳的声音。

呀俊的大鸡巴插穴带给我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我几乎发狂,我把呀俊搂得死紧的,大屁股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爽死我了……老细……啊……干死我了……哼……哼……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又要丢了……」我经不起呀俊的猛插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他的大龟头。

突然,阵阵淫水又汹涌而出,浇得他无限舒畅,我到了第二次高潮。

一再泄了身的我酥软软的瘫在厕所的地板上,呀俊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我突然不动了,让他难以忍受,於是双手擡高我的两条美腿放在肩上,使我的小穴突挺得更高翘。他握住大鸡巴,对准我的小穴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我娇躯颤抖。呀俊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大龟头在花心深处磨擦一番。

我还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鸡巴、如此销魂的技巧,被他这阵阵的猛插猛抽,我直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把我……干死……了……啊……受不了啦……我的小穴要被你干……干破了啦!呀俊…你……你饶了我啊……饶了妈妈吧……」

其实事後我才知道,原来呀俊在卫生间外面等我的时候,偷偷吃了好几片提前准备好的春药,难怪他年纪小小,却还能那麽没命的干我。

我的放浪样使他更卖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我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了扑在地板上的衣服。

「喔……好儿子……你好会玩女人,我可让你玩……玩死了…哟……」

「妈妈……你……你忍耐一下……我快要射了……」呀俊快要达到高潮了,我扭动迎合他最後的冲刺,「啊……妈妈……我……我要射了……啊……啊……」

我一阵痉挛,紧紧地抱住呀俊的的腰背,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泄如注。感到大龟头酥麻无比,呀俊终於也忍不住将精液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我的子宫深处。

我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呀俊……我的老细……爽死我了……」我们双双紧紧的搂抱着,享受激情後的余温。片刻後擡手一看手表已是地铁站要关门的时间了,我们才赶紧离开了地铁站。

呀俊搂着我不要我回家,说爸爸在家,没有干我的机会了,非要在外面再和我做一次,我正在犹豫,老公突然来了电话,一听声音,我就知道他喝醉了。

「老婆,我今天不回家了,和老细一起吃饭,一会我们还要打牌,你和呀俊自己弄点吃的吧。」

我说好的,挂断了电话,呀俊问我是谁来的电话,我娇羞的依偎在呀俊的怀里,带着一丝淫笑地说:「你爸爸今晚不回来了,今晚我是呀俊的妓女妈妈了,呀俊要怎麽享用我都可以……」

呀俊立刻兴奋的拉着我往家赶,「我的妓女妈妈,一会让你就会後悔任我玩弄的後果。」

我害羞的回答说:「老细!您可别把我干到怀孕啊,今天可是我的排卵期呢……」

「我可不会为了一个下贱的妓女带安全套的!」呀俊说。

「老细!我也没有避孕的啊!就看看你是否有本事要我怀孕了。」我淫笑着,决定了今後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