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灌肠

2019-06-01 12:04  作者:admin 点击:次 

这是位于城镇的中心街。她被酒醉的职员碰撞了一下肩膀,香川抱着她的身体,柔软的肌肤的感触传导到香川的手掌,男人的情慾煽动起来了。

虽说身为一个教师,但自己也是个男人。阳子的肉体与自己妻子中年发胖的肉体是不能相比的,要果断地佔有阳子的肉体。

阳子作为一个实习学生来到学校时,他就看準了这个机会。

香川心想:自己是她的直接的辅导教师。可强调工作关係,只是浅酌慢饮,谁也不多心,若是真的被学校当局知道的话,就推说是在进行教学指导,便可逃脱一切疑虑。

问题是阳子到底来不来赴约。

当阳子终于来到时,香山发现她似乎已经饮过少许酒了,对他也不抱戒心了。

香川向她劝酒时,她便咕噜咕噜地不停与香川乾杯。香川一面和阳子聊天讲笑,一面若无其事去触摸她的身体,先满足自己手足之慾。

『唔……』阳子被酒呛了一口。

她拨开香川的手,跑到院子的通道上,将胃里的东西呕吐出来,她像蹲下拉屎一样,将威士忌全部吐出。

香川伸手抚摸着她的背部,她感到眼前天旋地转,好似要栽倒在院子里一样。到甚幺地方都好,总之,她很想快些躺下休息一会儿。

『呵……呵……』她一直在呕吐,只是吐出黏糊糊的液状东西。

『你到底是挺不住啦,还是去休息一下吧!』

香川的手伸向她的胁下,趁机抱起了阳子,手指尖触及她的乳房,他见阳子并不介意,便对阳子满面堆笑了。

阳子站了起来,伸手撑在墙壁上,想调整自己的呼吸。

这时,香川的脑海,浮现出『爱之酒店』镶着霓虹灯光的招牌。

从这个院子的后面走出去,就是一条人街这条街上高层大厦,就开设有『爱之酒店』,以往每当他喝醉要回家时,总想进去开心一下。

这个机会终于来了,性伴侣也有了,而且,眼前这性伴侣正需要人照顾,趁机正好可满足自己的性慾。

香川紧紧地搂抱阳子离开了院子,他没有理会是否有人注意他,便搂着阳子进入『爱之酒店』的大门。

有位年约五十、穿着和服的女人带他们进入一房间。

一进门,右手就有间会客室,里面有间八榻榻米宽的和式房间,铺有双人用的被褥,进门的左侧并排着浴室和化妆间。

当带领她俩人房的从业员离去之后,香川立即抱着阳子接吻、隔着她的上方去摸她的乳房。

『放手!不要这样!』阳子本能地作出反抗。总之,她现在只想躺着休息一下。但是,这里却是『爱之酒店』。香川一定要逼她就範。

『请让我先去洗澡啦!』阳子激烈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她一拨开香川搂住肩膀的胳膊,就跑进浴室去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衣服,更衣室的镜面映照出阳子的脸孔:失去了血色,非常苍白。

在这一週之间,阳子身心俱疲,瘦得像个妖怪了呀!阳子在浴室中暗自感叹起来。

更衣室的隔邻是洗手间,这时,她开始想起自己被剃去耻毛的事。

阳子听到开门的声音,香川闯进洗手间来了。

阳子弯着上身,俯视着自己的下腹部。原来长有耻毛的部位,像透明似的雪白一片。

白色的部位,沿着肉缝,成椭圆的形状。

阳子开始用热水沖凉。也许醉意已扩散到全身各个部位了吧,头痛也稍微缓和了一点。但是,被剃去耻毛的部位,也许由于皮肤过敏,反而感到刺痛难受,又变得通红和火燎火热了。

阳子听到有人敲浴室的门,全裸的香川竟然探着上身向浴室偷看。

他还戴着一幅眼镜。玻璃镜面立即蒙上一层白色水气。

『不行!你不可进来!』阳子叫喊着。

但是,香川还是闯入了浴室,他全身是褐色肤色,全身积满了肥胖的脂肪。腿间那根东西在浓密的耻毛中露了出来,向下垂着。因为尚未勃起,包皮都起了横皱,在阳子眼中看来像一条巨大的蚯蚓似的。

香川从背后抱着阳子。他拨开阳子抱在胸前的手臂,伸手摸她的乳房,让她挺起腰肢。

『啊……香川老师呀!』阳子感到自己的臀部有一根光滑的东西在滑动,她挺着上身,甜蜜地呻吟着。

她半张着嘴巴,任由花洒往身上淋着热水。

『你只剩下一週的实习时间了。而实际上从明天开始只有五天了。让我们亲密一下吧!』

香川自下而上地梳理着阳子的秀髮,嘴巴含着她的薄薄的耳朵,与喷下的热水一起,香川吸吮得唧吱有声。

香川揉摸着阳子的乳房,欣赏着它的弹性。粉红色的乳头从手指缝露了出来,乳头被轻轻地一拉,阳子的呼吸也紧张起来。

香川的手又摸到阳子的腹部。很快就将手滑到耻丘上。手掌紧贴着耻丘,像在寻找甚幺东西,慢慢地摸着。

『南老师……你……』

『唉呀!你不要乱摸……』阳子蹲下身子。她再度抱着胸部和膝头,眨着眼睛,瞪着香川。

『南老师……你?!』

『你出去……请快点出去啦……』

香川将手搭在阳子的肩膀上。阳子将他的手推开。这时,她的手背无意中碰到香川成直角勃起那根东西。

『南老师……你……』

香川的手再度搭在阳子的肩膀上。用力拉了她一下,阳子似要跌倒一样,倒在身后垫着浴巾的地板上,后脑部也碰到了地面。

香川的双手按紧阳子的腹部,盯着她那无毛的耻丘。

『唉呀,南老师,你没有耻毛?……』

『不是!不是呀……』

『非常性感呀!连肉缝都直接可以看到……』

香川将脸贴近阳子无毛的部位,在耻丘上舔了起来。

『你自己剃去了吗!』

阴蒂也露了出来,香川一面用舌尖去舔,一面斜眼瞪着阳子问道。

阳子很想告诉香川:这是被校工渡边强姦之后,被剃去了的。

『啊……唔……』

阳子用叹息与呻吟代替了回答。即使下体稍微受到刺激,她也会兴奋到不得了,粉红色的肉缝,流下了黏糊的蜜液。

香川揭开阳子的阴道口,用舌头与手指去爱抚她的下体。

阳子像一条土壤虫向上钻动,头顶碰撞着浴缸。

香川抉起阳子的上半身,将她压在浴缸边上。以站立的姿势背后姦污她,阳子将手臂撑住浴缸,趴着臀部。

香川的双手端着阳子的纤腰,几度抽送之后,肉棒猛烈地痉挛,污液便咕噜咕噜地射出去了。

『还有这样的东西哩!我也拿来用一下吧!』

香川与阳子干完好事之后,抓起别人扔在浴缸边的一件东西。

阳子屈着膝头,上身伏在浴缸边上,性交的余韵未消,还在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

香川抓在手里的是灌肠器,是空的灌肠器。在浴缸旁边一共扔下四个,他一个一个地拾了起来。

只有最后拾起的一个,才是未曾用过的。香川想:也许以前住过的客人所使用的东西吧!若是酒店的话,客人一离开,马上就要收拾房间。可是,这种『爱之酒店』也许连浴室也没有人来检视一下,或许因为这些灌肠器是扔在浴室的一角,只是略微来看一眼的话,是发现不了的。

而实际上,连阳子自己进入浴室沖凉,也没有发现这些东西。

香川是在插入阳子的臀部,向她的体内射精时,才第一次看见这些东西的。

『有的住客真下流呀!四个灌肠器,用掉了三个……』

香川抚摸着阳子皮球状的臀部。手指在顺着股沟摸去。

『啊,啊……唔!』

阳子摇动着腰肢,乳房压在浴缸边沿,乳头更加突出。

『只有一个,不知是否有效,但好像是特意留下来的,那不妨拿来用用吧!』

香川初次玩这种东西,他开始热血沸腾了。但是他自己则是刚射完了精,好玩与否,就要看阳子的反应了。

香川粗大的手臂搂着阳子的腰身,她还是哈呼哈呼地喘气,香川此后意欲何为,她完全不清楚。

『粉红色的菊花瓣!不,是花蕊呀!也许会有点痛吧!』香川将脸贴在阳子的臀部,向前菊花状的肛门,滴下黏糊的唾液。

阳子稍微摇动着臀部,香川的唾液流到了会阴部,流进了阴道里面。

香川用嘴巴咬开灌肠器的盖子,噗地一声吐到了身后,将灌肠器举在自己的眼前。

阳子也许发觉香川的意图吧,她缩起了腰身。香川急忙端着阳子的臀部,将灌肠器的前端,顶在菊蕊的中心部位,一下子插了进去。

『唔,停手……不要……唔——』阳子凭自己的意志摇动着腰肢,她已知道自己的肛门被香川插进了异物。

(还要肛交……还要肛交吗?)

前些日子,自己躺在学校的保健室时,被体育教师名仓芳男侵袭,第一次体验到肛交的滋味。她记起了当时的极痛感觉。

『不要这样……』

阳子摇着腰身,可是香川的手腕牢牢地抱住她的腹部。

阳子看到一个空的灌肠器。在一瞬之间,液体就被注进肠里了。

『不要做那种事……不要古里古怪……』

阳子终于被灌肠了。若不快些去洗手间清洗的话,将会非常狼狈。

她听到噗吱一声,灌肠器一拔出,肛间就收缩起来。

『哈,哈,一分钟,两分钟!你不要动呀!』

香川满面油光,露出了可怕的笑容将灌肠器扔到地上,将鼻樑上滑下的眼镜向上一推。

『洗手间!让我去洗手间!』

阳子摇晃着裸身,碰撞到浴缸边上,香川伸出双手,搂抱着阳子的臀部。

阳子没有吃午饭。吃过早饭之后,没有进食过任何像样的东西。

她在校工渡边那里,也只是饮了廉价而兑了水的威士忌。而后,香川带她到快餐店式酒巴,也只是吃了点小菜和兑过水的洋酒。而这些东西,一出店门就全部吐光了。

阳子腹腔咕噜咕噜地响,这是从内脏发出的声音,她一下子就全部排便了。

『快!求求你,救命!』

阳子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肛门。肛门感到一阵极痛。

『你再忍耐一会啦!能忍着就尽量地忍,以后就舒服啦!』

香川拍答拍答地煽着阳子紧张的臀部。

阳子不能动弹了。她一动弹的话,肛门就像要裂开似的,内脏就会从体内挤出来似的。

『啊,啊……』阳子在浴室内大喊,香川立即起来,腿间的肉棒已经恢复了性慾,气势汹汹地勃起。

阳子满脸通红,丑态毕呈,将脸伏在浴缸边上,蹲下身子,忍住排便的痛苦。

香川开始害怕起来,他以为由于自己的过火的行为,是否逼得阳子发疯了。

香川全身发抖,但是那根不文之物越发勃起,连睪丸根部也感到疼痛。

他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赶快后退几步,腰部撞及大门的把手。

『呵!呵……噢!』

阳子将黄色的胃液吐在浴缸内了。接着她猛一转身,像蹲和式便器一样,降下了腰身。

阳子心想:你那幺想看女人害羞的姿态,就让你看呀!你好好地搞个够吧!

她想对愁眉苦脸、俯视着她的香川大骂一声,但是她没有骂出声来。

听到柔软的东西落地的声音,阳子腿间流出的东西,流得一地都是。

阳子露出鬼相,瞪眼望着香川,她果真排便了。

『南老师,真不好意思!』

香川替坐在污物中、神情恍惚的阳子洗澡,帮她沖身。

污物从排水口沖走了,但是在香川的眼中,对阳子失常的姿态,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

香川抱起阳子,让阳子屈着膝盖,紧紧地将她抱起,强行将她抱出浴室,放倒在床上。

必须让阳子神志清醒过来。香川抓着她的乳房摇动起来,还将手指挥入肉缝去搔弄。

这完全是等于霸王硬上弓的行为。不过,阳子也有了一些生气。

香川就像一条失去理性的饿狼,对捉到的猎物得意洋洋起来。

香川自己也精神失常了。他感到阳子全身都开始热乎起来时,他便按紧阳子,压在她的身上。

『我在这里下车!』阳子从的士上下来。香川付了车资之后,便跟在阳子的后面。

阳子从小门进入学校。前面耸立着校舍的黑影。

『你回到学校有甚幺事吗?』

香川抓着阳子的肩膀问。

阳子推开香川的手,穿过校园,向校舍奔去。

但是学校大楼的电梯已经关闭了。阳子拐到走火楼梯,发出咚咚的脚步声,向楼上冲去。

『南老师!你到底怎幺啦?』

香川也跟着她上楼。

阳子上到四楼,就出到屋顶上。

在她跟前是辽阔的蓝色的夜空。可以听到汽车微弱的排出废气的声音。

『南老师!你怎幺啦?你不回家吗?』

香川再度搂着她的肩膀问。阳子慢慢地转过身来,怒目瞪着香川。

阳子的眼睛,在黑暗中放射出红光。

『这样的学校一切都完蛋才好哩!老师、学生统统死光才好!』

阳子说完,脸上露出令人害怕的笑容,然后步履蹒跚地向屋顶的钢筋混凝土围墙跑去……

『南老师……』

香川感到阳子行动异常,便立即跑近阳子身边。

两人纠缠不休,扭作一团,碰撞着围墙。

正在巡视校园的校工渡边宽次,这时正回忆着阳子那没阴毛的耻丘。

他似乎听到屋顶上空有人大喊大叫,便不由得抬头向上一望:

扑入他眼帘的,是两个扭作一团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