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爱性事家庭 [2/3]

2019-06-08 10:17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儿子的茁壮成长与自己的慢慢衰老正同步进行。今天,一个年近不惑的中年妇女已经根本不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春少年之对手。不知不觉中,泪水模糊了香兰的眼睛,是痛苦?是委屈?是惊恐?是无助?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她哽咽着说「呀麟,你,你疯了?我是你妈妈呀!」听到「妈」字,李麟浑身一颤,些许懊悔浮上心头。

但仅仅是瞬间之後,人性最原始的本能需求便将这一丝伦理杂念冲得无影无踪,相反,对女性的饥渴和对乱伦的期待更加激发了李麟的兽性,他感觉整个身体随同下体勃起的阳具都膨胀起来,彷佛即将爆炸。

「妈,儿子对不起你了!」李麟咬牙切齿说出这几个字,手指同时扯开母亲的衣扣,胡乱按住一只温热的乳房便狠命揉搓起来。

「求求你,放了妈吧。」香兰一边挣紮一边做最後的努力「你这麽做怎麽对得起你爸爸,怎麽对得起我们全家呀!」

当手指真正触摸到女人胸前柔软丰腴的乳房,李麟忽然便得异常冷静,他几乎可以从容不迫的对母亲说出下流玩笑「你天天都让老爸干,也该换换口味了。再说,没准儿老爸知道他儿子的英雄壮举之後,还想和我一起操你,看看我们爷俩谁的功夫更深!上床亲兄弟,打炮父子兵吗!」

儿子一番胡言乱语彻底打碎了香兰绝处逢生的希望,看来今晚自己是凶多吉少,在劫难逃。她突然大声叫道「你再不住手,妈可要叫了!」

李麟的手掌已经从山峰移向草原,伸进母亲热烘烘的内裤里面。

他冷冷一笑「你叫呀!让各位邻居好好欣赏一下儿子怎麽强奸老母。反正我是无所谓。」

香兰喉头哽咽着却怎麽也喊不出声。她做了几十年贤妻良母,她实在没有勇气因为自己的一声「救命」将自己,将儿子,将全家毁於一旦。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心里默默说着几个字「认命吧」。

直觉告诉李麟,母亲在精神上已经被彻底打垮!下面的时间将任由他尽情驰骋,为所欲为!

他将母亲抱到沙发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母亲身上所有的衣裤,一具白皙丰腴闪烁着油光的女人身体终於完全暴露在面前:乳房丰硕饱满,像两个过年才蒸的发面白馒头,而且上面嵌着两粒深褐色的大红枣儿,让人见了便恨不得咬上一口;屁股宽大肥厚,白花花一片肥肉中间夹着一道黑乎乎的股沟,黑白分明的对比不禁令人血脉贲张;双腿之间隆起的阴阜在一片乌黑浓密的阴毛掩盖之下若隐若现,再配上被两片丰厚的褐红色大阴唇遮挡住的神秘洞穴,实在叫人慾火焚身,立刻生出入洞探宝之心。

凭心而论,这并不是一具完美无缺的女性玉体,尽管主人保养有方,风韵犹存,但毕竟已年记已大,岁月流痕,皮肤已不再细嫩,乳房也稍显松弛,肚皮生出些褶皱,屁股多了些赘肉,但这些遗憾在初出茅庐的李麟眼里不但毫不介意,反而令他更加兴奋和疯狂,只因为一个原因:『这是他的亲生母亲!这是乱伦』

李麟深深吸口气,定定心神,然後拉开裤链,掏出自己早已坚硬如铁的大肉棒,一手握住棒根,一手拨开母亲阴户门口肥厚的阴唇,龟头对准敞开的阴门「妈,我要插进去了。」

香兰全身就像被注射了麻醉剂,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她此时只感觉到好累好渴,心头好痛。即将被亲生儿子强暴的母亲发出绝望的呻吟「作孽呀,作孽呀!….」

「扑哧….」儿子阳具插入母亲身体的声音与世界上任何男人进入女人身体的声音一样悦耳动听。

李麟那根发育成熟的大肉棒终於如愿以偿地插入母亲宽大温暖的阴道,一种麻酥酥,滑腻腻,热辣辣的感觉从龟头开始很快传遍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和每一个细胞。

这就是女人,这就是母亲的感觉!「啊….」李麟高仰起头,发出一个少年长大成人後自豪的欢愉。

「噢….」香兰紧咬嘴唇,彷佛又一次体验到少女开苞时的紧张和痛楚。母子俩不约而同在颤栗和呻吟。

成熟女人,尤其是生育过孩子的中年女人,阴户由於长期开发和磨擦的物理作用,一般都比较宽大和松弛,这也是她们人老珠黄的重要特徵之一。因为大多数成熟男人都喜爱少女们紧凑并富有弹性的阴道,这种构造可以给他们的肉棒带来更强的快感和高潮。

但世间事物都有它的正面和反面,对李麟这样初试锋芒的少男而言,也许同龄少女的阴户并不是他们开第一炮的理想目标。正因为少女阴道过於紧凑和敏感,很容易令毫无性经验的少年很快达到高潮射精,造成早泄,弄得两败俱伤。而像香兰这样年纪的女人不但阴门宽大,易进易出,而且阴道内壁松弛,并有较多分泌物润滑,可以让不懂什麽造爱技巧的李麟自由驰骋,尽情发挥。所谓「老牛啃嫩草,小牛吃老树」便是这个道理。

一下,两下,三下….李麟拚命抽动大肉棒,在母亲体内前顶後冲,左蹭右磨,龟头与阴道壁上粉红色嫩肉磨擦後产生出的快感真是欲死欲仙,笔墨难尽。美中不足的是,这毕竟是一场逆子淫母的丑剧,男主角儿子虽然神魂颠倒,使出浑身解数,但女主角母亲却如死人一般麻木不仁,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最糟糕的是,母亲阴道内又乾又涩,连插几十个回合都不见起色,弄得儿子的阳具不禁隐隐作痛。

「我操!我就不信干不动你!」李麟在心里暗暗较劲。他发现强攻可能物极必反,便改变策略,渐渐放慢抽插肉棒的节奏,并来回旋转肉棒,让龟头尽量充分磨擦母亲阴道内每一个角落。同时,他又抓住母亲胸前一只上窜下跳的大奶子,掐嫩肉狞乳头,尽情玩弄。另外,他还忙中偷闲,不时拍打几下母亲的大白屁股,嘴里发出吆喝牲口用的口令「驾….驾….」

事物的自然规律无法抗拒,人体的生理反应同样不可抑制。在儿子上下其手的强大攻势之中,香兰渐渐有些支持不住,脸颊泛起红潮,乳房开始胀大,连本来如绿豆大小蜷缩成一团的阴蒂也慢慢发硬勃起至花生般大,淫水不由自主便充满了整个阴户。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怜的母亲正是虎狼之年,尽管心中充满怨恨和委屈,但毕竟骨肉相亲,血脉相连,痛到极至也无法掩盖内心本能的母爱,更无法阻挡自己越来越强烈的性慾冲动。

香兰开始蠕动身体,嘴里不由自主发出些含糊的呻吟。这也许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但却令李麟得到极大的满足和快慰。他更加卖力地在母亲身上发泄。肉棒在阴道分泌物的润滑作用下越插越深,龟头好几次触到子宫口上的嫩膜。每一次顶到花心,香兰全身随着一阵痉挛,下面淫水随着汩汩涌出。

不知不觉,李麟已经在母亲身上纵横驰骋了十多分种。第一次真刀真枪上阵操练便能有此成绩,的确不俗。当然,此时的母亲已和十多分种之前判若两人,除了身体各部位自然而然的物理反应,内心深处恐怕也起了某种化学裂变,呻吟从喉咙中含糊的发音变成「啊….哈….啊….」有节奏的欢叫,

动作从扭捏生硬发展到主动迎合儿子肉棒抽插的频率左摇右晃,前挺後突,连一只手都不由自主抚摸起自己被遗忘的角落 ﹣那粒花生般大小,硬揪揪,粘乎乎的阴蒂。母亲的发情客观上提前结束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母子大战。

终究儿子年轻气盛,又是初通人事,还没有克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在母亲熟练的配合之下,李麟显现出经验不足的弱点,动作开始变形,心态近乎疯狂,肉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阴户内猛抽猛插,彷佛要把肉穴操烂杵漏才心满意足。

「不,不行啦!!!!」李麟感觉到一股热浪在身体中凝聚,然後一起涌上阳具,又冲上龟头,最後像江河崛堤般喷出体外。

几乎与此同时,香兰也发现自己身体好像地震一般剧烈震颤,震中阴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大量奶白色的淫水顺着大腿滴落到沙发上。母子俩在同一时刻达到了至高无上的性爱顶峰。

每天放学,李麟都和同班好友Timmy结伴回家。

「你今天精神不错呀。」Timmy冲李麟一阵坏笑「是不是昨晚上看我借你的AV看爽了?」

「操。你也太老土了。现在也就你还一边看毛片一边打飞机,我早就升呢了。」李麟自豪地说。

「什麽意思?你又想出来什麽新鲜的花样儿?」

Timmy兴趣盎然地追问。李麟神秘地凑到Timmy耳边「实话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开炮了。」

「真的?!」Timmy半信半疑「你的底儿我最清楚,哪来的炮友呀?」

「说你苯你还不爱听,没现成的炮友我们不会自己开发呀。」李麟嘿嘿一笑「我家里好几个呢。」

Timmy一时没有体会李麟的话意,挠挠头「我操,我怎麽听不明白呀。」

「傻鸠!」李麟和Timmy是无话不谈的铁哥们儿

「昨天晚上我把我妈办了。」

「啊!?」Timmy吓了一哆嗦「你吹水呀!」

「真的。还是中出的。」李麟想起昨天晚上的母子大战,肉棒不由自主便翘了起来「真他妈过瘾!」

「你有种!」Timmy羡慕地看着李麟,试探着问「我哥们儿从来都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能不能….?」

「Stop!」

李麟知道Timmy下面想说什麽「要是其它人哥们儿绝对双手奉送,眼都不眨一下,可这是我妈!你实在憋不住,回家干你妈不就得了。」

「我他妈也想过,可实在没这胆子!」Timmy低声下气地说「你这麽仗义,就让我也占回便宜。实在不行,我在旁边学习学习也行。」

「嗯….」李麟想了想「反正这几天我们家没别人,让你去蹭一炮应该没问题。大不了我俩就像我昨晚上一样打真军。可是….」

Timmy一拍胸脯「你有事就说话,兄弟绝对不说个不字!」

「我俩说好,干完我妈你妈也不能剩下,有机会也得让我操操你老娘。」李麟看着Timmy「想吃鱼就别怕鱼腥,要吃肉就别嫌肉臭。你有这个胆子吗?」

Timmy被李麟说的热血沸腾「我Timmy也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就按你说的办!我哥俩就来个共产共妈。」

「一言为定!」

香兰心神不定地做好晚饭。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儿子早些回家还是永远都不想再看见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牲。但有一件事情她非常清楚,今天晚上又将是一个痛苦和欢愉参杂交错的不眠之夜。她和儿子将会在母子乱伦这条路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