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妈妈下夜班惨遭淩辱 [1/4]

2019-06-10 00:25  作者:侠客 点击:次 

那晚, 妈妈下夜班后,习惯地站在厂区的路口等爸爸来接她,因爲妈妈那时才34岁, 不光人漂亮, 身材也还保持的很好, 爲了安全,

她每逢上夜班时都是爸爸来接她回家的! 那晚的天色特别阴沈,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稀少。妈妈焦急的看着路口,心里有点忐忑不安。

这时,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了妈妈面前,车门一开,冲出两个男人,一把亮晃晃的尖刀架在了她白皙的脖子上。

“你们……你们要干什麽……”妈妈吓得魂飞魄散。

“老实点,不许叫,跟我们上车。” 一个男人声音低沈地说道。

“放……放开、我……救命啊!”妈妈颤声叫着。

“妈的……找死……”男人一下捂住妈妈的嘴。

妈妈吓得手足无措,竟然不知反抗,被男人们强押上了汽车,面包车里除了司机还有另外两个男人。

“小婊子!都这麽晚了还没找找客人啊?算了!我们就是专门让女人享福的!今天你碰上我们是你的运气,你要麽乖乖听我们的话,要麽我们兄弟把你轮奸了再丢到河里去喂鱼。”一个男人冷冷地对妈妈说。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想象中那种人!我家里有丈夫儿子,你们放了我吧。”妈妈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现在出来卖的!就是像你这样有丈夫儿子的!看你的样子你老公很久没干你了吧,你放心,我们带你去的地方会有很多男人想干你的!”男人哼了一声。

“……”妈妈不知该怎麽回答。

“把嘴张开。”这时一个男人拿出一快破抹布对妈妈说到。

妈妈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男人就捏开她的嘴,把那布块塞了进去,接着男人还用胶布封住妈妈的嘴巴,这下妈妈完全被剥夺了言语的自由,接下来她的双手也被绳子绑在背后,眼睛被黑布蒙上了。

车子在路上颠簸着,突遭此劫的妈妈思绪茫乱,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会是怎样。

车子停了下来,反剪着双手,嘴巴被堵着的妈妈被连拉带拽地从车里拉进了水泥楼房的单元门,她蒙着眼睛黑布被取了下来。她被男人们用刀逼着上了楼,一个男人摇摇晃晃地一手揽住她的纤腰,一只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一阵阵恶臭的酒器,滚烫地喷在她的脸上。

妈妈躲避着男人的气息,企图掰开他的臂膀,可是那好象是钢铁铸造的,僵硬有力。

妈妈的心一阵阵被恐惧和焦躁的虫子咬噬,拖进深不见底的深谷。她四肢无力,僵硬,被男人挤压在门上,无法动弹。男人的钥匙从手中滑落,又被提起,在门上乱捅着,发出西里哗啦的响声,在夜半的楼道里好象刮着人的骨头般刺耳。男人不说话,只是呼哧呼哧地喘息。

妈妈盼望有人听见他们的撕撤,又害怕有人听见他们的撕扯声,她的面庞扭曲着、四肢在空中无助地挣扎。门咣铛一声开了。灯大亮,刺得她不得不用手遮住眼睛。

男人把身子抵住门上,含含糊糊地吼着什麽,他搬住妈妈的后脑用舌头舔着妈妈的脸颊,妈妈无法躲避,柔软的耳垂在男人的吸吮中酸痛、麻木,她奋力从窒息中挣脱出来,吁吁带喘。她后悔不该站在那个路口等丈夫,但她做梦也想象不到这几个男人会在衆目睽睽之下,把她挟持到这里。想到这她几乎要昏厥过去。

妈妈挣脱了男人的搂抱,她看到了本市出名的流氓头子方五,她不知道这间屋子里还有人,瞬间僵硬在那里。

妈妈的胆怯、娇弱的面容娇羞、苦涩,惹人爱怜,也更加激起了男人欲念的爆发,他的臂膀猛地收紧,几乎把妈妈的腰勒折,妈妈瞬间绝望地瘫软下去,而男人则疯狂地用双臂揽住她的腰身,连拖带拽地把她拉进门里。

妈妈被扔在冷硬的地上,因爲紧张和绝望她的四肢僵硬,男人那粘稠、冷冰的肥舌放肆的舔着她的脸。她想扭头躲避,可是立刻又被男人那肥厚的身躯粗暴地压住,不能动弹。

“嗯……不错,这骚货身材蛮好!”方五走过来,打量着体态丰美的妈妈说到。

方五仔细的打量着站在面前的美艳少妇:妈妈如黑色瀑布一般的及肩秀发,标准的鹅蛋脸,一双美目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一条红色的破抹布把她的小嘴塞得严严实实,只能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她的身上穿着一套宝石蓝色的时装,密密麻麻的绳索在丰满的胸前形成一个网状,双峰在根部被紧紧缠绕,显得异常挺拔,似乎随时会破衣而出,在腹部有一个绳结,分出三股绳子分别从腰的两侧和阴部绕向背部,绳索勒着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她的双手被拉到身后成“W”型,手肘以下用绳索紧紧捆在一起,在手腕处引出一条绳子将双手吊向颈部和前胸,系在双峰根部,只要略作挣扎,双峰就会被向后提起,而另一股绳子从手腕处勒着阴部和前面腹部的绳结连结,,所以如果想让双峰好受些,就必须……

妈妈没穿丝袜的一双修长的美腿上,被绳索从大腿根部起到脚踝一圈一圈的紧紧地缚在一起,在两腿中间打一个绳结,这样可以让绳子不容易滑脱,另外在她膝盖和脚腕处还专门缠绕固定,保证万无一失。这样紧密得缚法用于绑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艳少妇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呢?连被缚的妈妈自己也有点纳闷。

“呜呜……”妈妈吱吱唔唔地闷哼着,扭动着身体,但她的反抗显得那麽无力。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话了……”方五拿掉了妈妈口上的破抹布,顺手把绑着她双手的绳子也一起解掉。

“这是什麽地方?你……你们是谁,想干什麽?我老公、孩子还在家里等我,求求你们放我回去吧?”

妈妈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惊恐的打量着房间的四周不安的哭声问道。

“想干什麽?干你!知道吗!如果你配合就叫性交,如果你不配合就叫强奸。我们一起干你,也可以叫轮奸。要我们放了你可以!不过你得先让我们好好玩玩才行!”方五边说边喘息着亲吻着妈妈雪白的粉颈,双手则不安分的解着妈妈裙上的扣子。

方五一边吸吮着妈妈的双唇、鼻廓和面颊,热吻象疾风暴雨般落在妈妈脸上,一边在身后急急忙忙地扯去身上的衣物,他的稠粘的口水涂满了妈妈的面庞,臭烘烘地令人窒息!

妈妈用双手抵抗着方五的肩膀,她抵首含胸、簇眉紧目,逃避着,啜泣着,双脚在空中乱蹬。发出咕咚咕咚的挣扎声和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很快方五的上衣已经被抛落一旁,他赤膊臂膀,露出一身臃肿、难看的赘肉,这时,他起身用膝盖压住妈妈的前胸,另一条腿屈膝跪在地上,双手去松腰带。

妈妈突然翻身冲到门前,双手在把手乱抓乱挠,不知道门是锁上的,还是因爲紧张的缘故,门根本打不开!妈妈转过身,抓起手能够得着的小东西朝方五扔过来。方五冲上去毫不留情地给了妈妈一巴掌,妈妈被打得摔倒在地。

方五弥逢着睁不开的醉眼,跌跌撞撞地用背部抵靠在门边:此时他已经脱去了最后一件脏兮兮的内裤,赤身裸体地站在惊魂未定的妈妈面前。

方五伸手拉起瘫坐在门前地上的妈妈。妈妈此时已经彻底绝望了,她哀怨的目光扫视过方五臃肿的、多毛的大腿、躲避在浓密的阴毛中的秽物,他的圆滚滚的肚腹,呆呆地直望着他的浑浊、淫荡的眼睛,两行泪水无声地溢出双眼。

“大哥,我求求你,让、让我回去吧,”其实,妈妈明白此时哀求是没有用处的,她命中注定难逃此劫,

方五没说话咧嘴笑了,象哭一样难看恶心。

“我老公还在等我回去哪,”这句话成了妈妈此刻唯一能够想出的理由。她的声音微弱、胆怯,隐隐地在喉头呜咽。她的双肩被高举着捧着她那楚楚可怜的面庞。

面对一房子如狼似虎的男人,妈妈芳心大乱,但她知道反抗显然是毫无希望的,那样反会激起男人们的虐待欲,她知道她只能献出她的身体,也只有这样才能平息男人们的欲火。

妈妈又被带回房里,她放弃了抵抗,她的周身软软的就象一条素色丝巾。她不再挣扎,手脚绵软无力。

方五用左臂从肩头揽住妈妈的脖颈,把她的上身微微转过来,然后她的脸连同她脸上的涟涟泪水一同浸入他的皮松肉懈的胸前。

方五的另一只笨拙地手撩起妈妈的衣襟,沿着她的柔滑的肌肤侵入了她的内地!

很快妈妈洁白的乳罩和一截雪白的酥胸就露了出来,方五的一只魔手这时则顺着妈妈深深的乳沟伸入到她的乳罩里,抓住她一只柔软光滑的丰乳慢慢地揉搓着,并不时地捏弄她娇嫩的乳头。

妈妈害怕得直把身体往後缩,可是退无可退,又不敢用手推开,只得任由方五把自己的双乳像皮球一样玩弄,羞涩得两行眼泪在脸上直流下来。

一旁的男人们再也按耐不住,纷纷向妈妈伸出了魔爪。妈妈的乳房被男人们揉捏得生疼,但她却不敢抵抗,只是痛苦地扭动着娇躯。

“只要你听话!让我们爽,我们会对你温柔点的!但是如果你要是不听话,我就用这玩样割掉你的奶头。”

方五看着妈妈痛苦的表情冷冷地说道。他用尖刀指在妈妈那已经露出一半的成熟的乳房上,因恐惧的关系,妈妈那紫红色的葡萄一样的乳头向外突出着。

妈妈感觉身子一阵阵发冷,浑身无力,她哀怨一双妙目恨恨地盯了一眼方五那丑恶的脸,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哀。

方五猛地扳过妈妈的身子顶在墙上,扒下她的上衣,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紧紧包着她丰满坚挺的乳房,方五把她的肩带往两边一拉,迫不及待地把她的乳罩粗暴地推到她的的颈下。

“不……不要!……” 妈妈哭喊起来,无力的反抗着。

随着她的一声哀叫,她那一对已婚少妇所特有的雪白丰满的乳房跳动着,彻底地暴露在方五面前,红葡萄般的乳头在高耸的乳房上微微颤动。

“好美的一对奶子啊,让你男人一个人享用真是可惜。”方五紧紧搂住妈妈那丰满性感、微微颤抖的娇躯,双手边用力揉捏着她柔软富有弹性、白嫩的乳房,边拿话侮辱她。

妈妈风情嫣然、娇羞满面,她紧咬着朱唇,羞辱地把头扭向一边。乳罩勒得她感到一阵窒息,她感到方五那厚重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她盈盈的乳房,重重地揉搓着,她不禁轻声呻吟起来。转而那三只皮肤粗糙的手指触摸了她的乳尖。一阵酥麻象电流一样部满胸廓,直涌进喉头。

方五淫笑着将臭嘴拥上妈妈的面庞,吸吮着她的丰满的双唇、她的鼻廓,他将舌头吐入妈妈的嘴里,任意的搅动着妈妈温软的香舌,发出啧啧的响声。他不住地用舌尖探寻妈妈的鼻孔、牙龈、上颚,他吮住妈妈的香舌,死命地吸拉不放。

妈妈痛苦地摇头挣扎,泪水、汗水、唾液涂满面颊。方五的左手绕过妈妈单薄的肩头,把衣衫拉上她的脖颈,露出了她的整个左乳。然后用拇指和食指搓揉她的乳尖。

方五用另外三个手指和掌心紧紧握住妈妈的左乳,狠狠拉向肩头,妈妈几乎经受不住拉扯的剧痛,挺身向上,企图躲避方五的蹂躏,可是方五发现了她的企图,竟在喉头发出低沈、得意的笑声。

方五的手掌同时更用力了。而他的右手深入妈妈的怀中,用力在她的右乳上捏握。

妈妈痛苦地扭动腰身,呻吟着,躲避着。方五的右手顺势划过妈妈的柔软的腹部,从短裙的腰部直插进她的小腹、阴阜,揉搓她浓密的萋萋芳草。

妈妈不由自主地撅臀逃避着方五的魔爪,可是恰巧给了方五的手更加肆无忌惮的空间。

“不……”妈妈惊恐地大叫,可是她的双唇被方五的臭嘴紧紧的掩住,只能听见她呜呜的悲鸣。

方五的手指终于找到了妈妈那敏感致命的地方!刹那间,妈妈的全身凝固了,她不动、不叫,大大睁开的眼睛漫溢着泪水,直勾勾地凝视着房顶。方五也凝固了,指尖、舌尖凝固在妈妈的乳尖和阴蒂上。

这时,一旁的一个男人毫不迟疑地扑向妈妈的胸部,贪婪地双手揉捏着妈妈丰腴富有弹性的乳房,如饥似渴地吸吮着妈妈因性刺激而勃起的乳头,发出满足的哼叫。

“啊,啊!别……求求你们……别这样……我把钱都给你们……”妈妈因爲被男人们按着而无从挣扎,圣洁的乳房在男人的玩弄下乳头已经慢慢地坚硬勃起,她对自己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感到羞耻,她闭上令人痴迷的美眸,两行清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

“骚屄!我们不要钱……只想搞你!……”方五一手揉弄着妈妈的一只乳房,一手摸着她的屁股。

“来人啊……”妈妈拼命的哭喊着。

“再喊!我弄死你这臭娘们!” 方五恶狠狠地在了妈妈的脸上重重地抽了一记耳光,把少妇打得倒在地上。

妈妈不再叫了,她似乎被打晕了,她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当方五和男人玩到尽兴把妈妈放开时,因爲用力揉捏的缘故,妈妈那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了数道明显的指痕,那红红的指痕衬着雪白的肌肤,格外引人注目。

妈妈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他把脸埋在妈妈深深的乳沟里,含住她的乳头吮吸着她的乳尖。成熟女人那特有的丰润乳房,深深刺激着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方五。

方五越来越粗暴地抚摸咬吸着妈妈的丰乳,使她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远远比不上她心中的痛楚。

方五的手伸到了妈妈的裙子里面,在她没穿丝袜的浑圆大腿上抚摸了一阵,然后低下头,撩起她的裙子下摆,将脸凑到她的下身端详起来。

“不……不要看……不要……” 落入魔掌的妈妈的羞得要死,她大声哭喊着。

方五看着妈妈那露出穿着白色的丝织内裤的诱人下身,妈妈白色内裤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衬托着白嫩如脂的肌肤发出诱人的光泽,洁白细嫩的小腹下现出几丛疏密有致的乌亮阴毛更显得性感撩人。

“哈哈,屄毛都遮不住!”方五哈哈大笑,伸手捻着妈妈露出外面的几根阴毛轻轻拉扯着。

“啊……不要……” 妈妈含着泪继续挣扎着,但扭动的屁股扯动着给方五捻在手里的阴毛,却又隐隐生疼。

“象你这样年纪的女人,性欲可是最强的时候,你看看自己的奶头,已经硬起来了!你的骚屄是不是也流水了!”方五擡起妈妈一条柔美修长的玉腿,生生搭在自己的肩上,手指按在她的肛门和会阴上,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摸搓弄着她柔软的肉缝处。

“你……胡说!……”妈妈羞辱的大声反驳。

“胡说?我胡说你的奶头怎麽翘起来了呀!别急,有你爽的时候!”方五咧着嘴在少妇的耳根笑着,同时加大了揉搓的力度。

“呀……”妈妈感觉胯骨象被撕裂一般,疼得她惨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掂起脚尖。

“骚货!你看你长的又漂亮,身材又这麽好,奶头又这麽敏感,还真是个适合给男人肏的好婊子啊!”

方五用一对食指和拇指分别捻住妈妈的两只乳头提了提,淫笑着羞辱着妈妈。

“不!不要啊!!……你们……这些流氓……会有报应的……啊……”

隐秘的阴部被侵犯,妈妈如大梦初醒一般娇躯一激灵,她死死按住方五摩擦自己敏感部位的手,哭叫着。

“报应?我到要看看到底谁会有报应?过来骚货!再给你来点刺激的,看看你有什麽反应……”方五一把抓住妈妈盘在后脑的发髻,把她拖到沙发边,逼迫着她跪伏在沙发上,把她的裙子卷在腰部。

方五提着妈妈白色内裤上端,用力一束再一提,遮住私处的部分顿时成了一条窄窄的白线,勒入肉缝中,油亮黝黑的细毛从白线两边纷纷涌出,浅褐色的肉唇象有些肥厚张开的嘴唇将白线吞入其中,虽然方五没脱去妈妈的内裤,但妈妈的阴部已与赤裸无异。

妈妈靠在沙发背上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象蛇一般扭动起来,方五一手搂着妈妈的腰,一手一上一下拉着内裤,那条白线在妈妈的阴唇中间时隐时现,勒得象掰开肉包般阴唇令人眼花的颤震着。

“啊!啊……不要……”妈妈没有想到自己会受到如此折磨,越是这样想越难控制住炽烈的情绪,结果她那丰满乳房上的红葡萄般的乳头坚硬的勃了起来。

方五戏虐地用两对食指和中指分别夹住妈妈两只乳头,用拇指在她那红葡萄般的乳首上轻轻搔了一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