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医院里的轮奸惨剧 [1/3]

2019-06-10 00:26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这天,美伶只身前往家属家中,面对五个男人,可是依然无法取得不要告诉的协议。

「求求你们,不论甚麽条件我都可以答应……」美伶苦苦哀求着,美丽的脸孔即使有着无奈的哀愁依然好看。

「真的甚麽条件都可以吗?」五个男人中,有人开口了,那是中村!粗壮的身体,浓眉下的末方脸让人觉得有些压迫感的害怕。

中村走到美伶身后,「那麽,就用太太的身体来赔罪吧!……」中村从背后双手抓住美伶的丰满突出的双乳,开始用力的揉搓着。

美伶挣紮着企图拨开中村有力的双手。「请你住手,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中村不理会美伶的挣紮,一面开始解开美伶上衣的第一个扣子,一面在美伶的耳边说:「太太,你要想清楚,如果我们提出告诉,你老公一定要坐牢,那你甚麽都没了。如果让我们玩一玩,一切问题都好解决,而你老公甚麽也不会知道……」美伶听了中村的话,知道事实的结果也将如此,便低着头,停止了挣紮。中村将美伶的衣扣一个个的逐渐解开,白色的上衣自肩上滑落,露出美伶丰满雪白的胸部,而白色蕾丝的胸罩撑托着美丽雪白的深沟,马上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中村一面将手伸入美伶的乳沟,用手指夹住乳头,揉搓着她柔软弹性的乳房,一面向其余的男人说:「与其让医生去坐牢,还不如我们干他的太太更能消除我们心中的怨恨……」中村在衆人之间似乎居於领导地位,而且男人们眼中已出现火热的淫欲,所以没有人提出反对,而大家都不由的围向了美伶。

中村一把便将美伶的乳罩扯了下来。翘圆且富有弹性的乳房,脱开束缚好像迫不及待地弹跳出来,不停在空气中颤动而高挺着。粉红小巧的乳头,因中村的一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人垂涎欲咬上一口。

「啊!真是上帝的杰作……」男人们忍不住的赞叹。

美伶双手遮着怎样也遮不住的丰乳,但是仍然挡不住男人们侵犯的双手。美丽的乳房不断的被揉搓抓捏着,在椅子上不停扭动着身体的美伶,无法挣脱紧紧抓住乳房的手指,头一次有那麽多只手在身上争着游走,却有一丝异样感觉袭上心头。

「太太,请你自己把剩下的衣服脱下吧!」美伶哀伤的迟疑了一下,但也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便自椅子站了起来,在男人的面前解开裙扣。白色的裙子自雪白修长的大腿滑落脚下,白色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包着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美伶已经近乎全裸的站在男人面前。

「太太真是美丽,连内裤都穿这种高级货色。那像我们这些下人,随便穿穿而已……」不平的心理,更激发男人们征服淩辱美伶的心。

「我来帮太太吧!」男人中有一个已经按捺不住,走过去一下子将美伶的内裤拉至脚下。

「啊……」全身失去最后屏障的美伶,身体起了一阵轻颤,用手拼命想去遮掩怎样也遮不住的春色。

一丝不挂站着的美伶,此时在五个男人的视奸下,雪白的肌肤上似乎沾染了羞耻,全身散发出一种妖媚的气息。

「好美的肉体,太太你穿着衣服太可惜了,像这样全裸不是很好吗!」中村从背后将美伶环抱着,使得美伶无法动弹,同时开始爱抚美伶的双乳。

「啊……」美伶对於自己全裸的身体,全部被陌生男子尽情饱览,从心中升起羞耻感。

啊……裸露的胸部、骚穴的耻毛,全部被看见了……虽然她闭上双眼,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男人们向她成熟肉体投以的饥渴目光。

「先给大家看一下太太的神秘地带好了……」中村阴险的裂嘴笑一下,将美伶抱至桌上,他从背后抱住美伶,双手抓住双脚,让她采取脱衣舞张开大腿的动作。

「不要!不要……」美伶拚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一旦打开以后,就更无法胜过中村的力量:在大致完全开放的大腿根,美丽的花瓣张开嘴,发出淫邪的光泽,丰盛的阴毛迷人丰丘上,粉红的阴蒂骄傲的挺立在男人面前。

「真美,太太的下面也是这样的漂亮……」「啊……我在做甚麽事情啊……向这麽多男人面前暴露出女人的神秘……」美伶産生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

「不要看……不要……不要!」美伶还未自羞耻的心情恢复过来,中村的手指已伸向完全绽放的花瓣。

「你要做甚麽?」「让大家看到更深处的地方吧……」中村把手指放在花瓣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啊……不要……!」美伶想用力夹紧大腿,可是敌不过中村的力量,中村的手指任意地侵略柔软的淫肉,把充血勃起的阴核剥开,轻轻的在阴核上揉搓,中村的另一只手也自美伶背后攻击美伶的乳房,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

突然在许多男人面前受到这种刺激,美伶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羞辱,但也感觉出全身都産生淡淡的甜美感,而自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感及肉欲。

「我是怎麽了?……」美伶觉得快被击倒了。中村的蹂躏使得美伶的身体开始上下的扭动起来,另一边雪白的乳房随着动作上下的波动着,美丽的花瓣开始流出湿润的蜜汁。

「太太的身体竟是这麽棒,一点刺激就有这麽好的反应,我们一定会好好疼惜的……」在旁边观看的男人已经开始按捺不住,有的开始抚摸美伶的肉体,有的已经开始脱下衣服。

「现在开始我们的春宫秀吧,由我先来,等一下看谁的姿势和方法最好……」中村将美伶放倒在桌上,将美伶的屁股拉到桌边,双手抓住双脚,让美伶直直的向上撑开一百八十度。因刺激而红润的阴户完全的暴露在中村面前。

「就让太太尝一尝你先生不曾给你的滋味吧……」中村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花瓣上。

「啊!不要!」美伶想逃避,可是中村用力向前挺进,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里面。

「哦!」疼痛使美伶哼一声咬紧了牙关,简直像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

「太大了吗?不过马上就会习惯的。」钢铁般的肉棒,在缩紧的肉洞里来回冲刺。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

美伶开始不规则地呼吸着,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美伶吃惊的发现,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産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美伶本能地感到恐惧,但是中村的肉柱不断的抽插着,已经使美伶脑海逐渐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能本能地接纳男人的肉棒。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美伶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呀……」每当深深插入时,美伶就发出淫荡的哼叫声,皱起美丽的眉头,每一次的插入,都使美伶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地上下波动着。美伶淫荡的反应更激发起中村虐待的心理,中村爬上桌上,将美伶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美伶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美伶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中村更不停地揉搓着美伶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

美伶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地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美伶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征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地抖动着。这时,中村也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精液不断射入美伶的体内。中村拔出沾满蜜汁的肉棒时,美伶软绵绵的倒在桌上。但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的余韵,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

「太太似乎很享受,但是我们还没被服务呢!……」在旁观赏春宫秀,而色欲已被激引致最高点男人,早已按捺不住,毫无怜惜的将尚未自激烈性交后恢复的美伶,自桌上拉至地板,让美伶四肢着地,采取像狗一样的姿势。

刚交媾完的大阴唇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阴唇的黑毛,沾满了流出的蜜汁和男人的精液,因姿势的改变,白浊的精液逐渐涌出,流过会阴滴在地上,美伶尚在微微地喘着气,一枝粗黑、带点异味的肉柱已经举在眼前。

「太太的嘴尚未被怜惜过呢,请用嘴巴让我的宝贝也兴奋吧!」「我从没做过这个……」「太太实在太可怜了,你那先生大概甚麽技巧都不会,今天我们来让太太享受各种技巧吧……」「那麽就放进嘴里吧!要用舌头舔,轻轻的吸……」粗黑的肉柱顶向紧闭如花瓣的嘴唇,美伶不得不张开嘴巴,将肉柱含了下去。

「唔……唔……」坚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咙深处,立刻引起呕吐感,美伶的横隔膜激烈震动。

「你的手要动,用舌尖舔龟头!」美伶的手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开始活动,从龟头的开口流出表示性感的透明液体,美伶伸出舌尖舔着。

「唔……」男人忍不住发出哼声,血液在勃起的海棉体猛烈沸腾。

「性感地摇动你那漂亮的乳房给我看。」「啊……」美伶口里含着肉棒,就这样使身体上下摆动,黑发飞舞,美丽的乳房淫荡地摇动。

「嘿嘿嘿!这种样子很好看。」美伶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羞耻心已经不见,突而其来的这些激烈变化,使得美伶只好以原始的肉欲,去追求男人给予的刺激。

「我来给太太双重的服务……」另一个矮胖的男人走到美伶身后,用手抚摸充满蜜汁的阴户,才刚高潮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男人用手指揉搓着阴核,并自身后用力地抓捏着下垂的丰满乳房,肥胖的身体更靠在美伶的背上以及弹性的丰满臀部,不断抖动的舌头更自美伶背部一直舔过臀部至敏感的阴部,在美伶阴核上不断地吸舔着。嘴里塞满肉柱,而下体又遭受如此敏感的刺激,美伶身体开始不停地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地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

「嘿嘿嘿!太太又想要了!把屁股擡高一点。」男人双手向上用力,使得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太太,请你说:请插进来吧……」「插吧……请插进来吧……」美伶说完,强烈的羞耻感使她不由得扭动身体。

「没有听清楚,再说一次,但这一次要一面说,一面摆动屁股。」「请……请插入吧……」声音颤抖,说完咬住下唇,慢慢扭动屁股。

「嘿嘿嘿……」男人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花瓣上,美伶想逃避,可是前面被从嘴里插入的肉柱,正不断的搓插蹂躏着。

「啊……」男人的肉柱向前挺进,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里面,刚性交后充满蜜汁的阴道,变得十分滑润敏感,肉柱一下子就抵到最深处。

「啊……」突然的刺激使美伶的身体不由得紧缩,男人不理会美伶的样子,马上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

「我是怎麽了……?」居然在这种被近乎强暴的性交里也会有反应。

男人从身后抓住丰满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带点淩虐地搓捏着,而插入后的肉棒不停改变着角度而旋转着,激痛伴着情欲不断地自子宫传了上来,美伶全身几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地溢出。

这时在前面插入嘴里的肉柱,在不停疯狂的抽插后已达高潮,肉棒在美伶的嘴里连连跳动着,射出黏黏的精液。

「喝下去,不准吐出来!」听到严厉的声音,美伶像梦游病患一样,把有腥味的白色液体吞了下去。

「放在嘴里好好舔吧!」美伶的脸颊更红润,把红唇送上去,在尚冒出男人精液的肉棒上舔着。

而后面的男人还在不顾一切地继续抽插着,受到猛烈的冲击,美伶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最后快陷入半昏迷状态时,男人的精液又放射至她的体内。当男人的身体离开她后,她便倒在地上不断的喘气着。

「还没结束呢……太太,请你站起来!」美伶勉强站起来,双腿间男人留下的精液沿着雪白的大腿滴下去。

另一个男人把美伶拉到沙发旁,用力擡起她的左腿。

「啊……」美伶站立不稳,双手在背后抓紧沙发背。

「来了……」男人把美伶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经受到残忍淩辱的阴户,又来一次猛烈冲击。

「啊……」男人用力抽插着,美伶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

「唔……啊……」美伶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男人的动作摆动。

中村和其它男人带着淫笑在一旁观看,好像是强奸秀。

「嘿嘿嘿!」男人用全力冲刺。美伶仰起头只能用脚尖站立。

这时候,男人双手抓住美伶的双臀,就这样把美伶的身体擡起来,美伶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男人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男人的腰。

男人挺起肚子,在地板上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地做着抽插运动,然后又再开始漫步。这时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美伶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爲高潮的波浪连续不断,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抱着美伶大概走了五分锺后,男人把美伶放在地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他抓住美伶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肉棒连续抽插,从美伶的阴户挤出两个男人的精液流到地上,痴呆的美伶,好像还有力量回应男人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

「哦……这位太太,还在夹紧呢!」男人陶醉地闭上眼睛,发动连续的猛烈攻势。

「唔……啊……我完了……」美伶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旋转妖美的屁股。

「啊……哦……」肉穴里的黏膜,包围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

男人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美伶的子宫口感受到有精液喷射时,立刻达到高潮的顶点,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男人拔出萎缩的凶器,美伶的眉头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地上。

但是男人并未如此就满足了,整个下午,男人都不停的轮流攻击着美伶,每个人至少奸淫了美伶两次以上。长达3-4小时的马拉松式性交,美伶早已一片空白,任男人用各种不同的姿势和方法去满足兽欲。

当奸淫结束时,美伶瘫在地上许久动也不动,全身布满了汗水和男人精液,下体的阴户早已红肿疼痛,不断地流出过多而容纳不了的精液,虽然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全身其它地方酸痛而无法行动,但美伶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地融化着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