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女大学生 林佩佩 被不停的轮奸 [4/4] – 941novel修

2019-06-10 00:26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我一直睡到半夜,才被一连串的吵杂声所惊醒。看看身边,小志他们俩都

不在房里。我起身却找不到衣服,连内衣裤都不知被收到那里去了。我蹑手蹑

脚的走到门边,悄悄的把房门打开一条缝,往楼下看去,居然有男男女女十几

个人正在客厅,分别在玩扑克牌或是唱卡拉OK。听他们的谈话,他们都是小

志同校学生,而似乎是有个人出了馊主意,要在台风夜去夜游,但受不了风雨

太大,於是全跑到小志家来。

我掩上门,心想要如何通知小志拿衣服给我穿上,但就在这时,突然有一

阵细碎的脚步声接近房间,我慌乱中来不及细想,连忙熄灯钻回被窝,才刚盖

上被子,门已被打开。我先闭着眼假装在睡觉,再藉着窗外昏暗的灯光,从眼

缝瞄见三个男子鬼鬼祟祟的溜了进来。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继续装睡。

那三个男子见到床上有人,不但没有退出房间,反而越走越近,还不停窃

窃私语,好像在说:「……小志…不够意思……」、「……藏一个马子……」

说着说着已到了床边,为首那个人轻轻将被子掀开,我一丝不挂的曲线顿时呈

现在他们眼前。

我又惊又羞,全身僵硬,心脏差点迸出来。心中还在盘算着要如何应付时

,那人粗糙的手掌已经从我的背脊一路摸下来,停在我的屁股上,嘴里还赞叹

着说:「好嫩的皮肤。」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下意识就要斥骂他们滚出去,

但转念一想,这麽一来楼下的人岂不全部冲上来?那我赤裸裸的身体就要暴露

在十几个人面前,加上小志一向口无遮拦,到时全部的人都知道我和学生有暧

昧行为,那我真要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这种情形和昨天在公车被侵犯有点相似,就因为旁边有人,我反而因为害

羞而不敢声张。在种种考虑之下,我只好强忍下来。

那人见我没有反应,胆子更大,一手揉我的屁股,另外一只手则变本加厉

的去摸我的乳房,同时对他同伴说:「轻一点,别吵醒她了。」

「他们真的以为我在睡觉吗?」我心中怀疑着,但这却减少了我的尴尬。

我只要继续假睡,装做什麽都不知道,我想他们也不敢停留太久的,等他们走

了,就当做没有事情发生过,楼下的人自然什麽也不会知道。而且黑暗中看不

到彼此,就算以后碰面也不会尴尬。打定主意后,我便躺着不动,暗暗咬着牙

忍耐他们的手在我身上游移。

没过多久,三个人已各自占据一块”地盘”,为首那人抚摸我的大腿和屁

股,第二个人又亲又揉我的双乳,第三个人则弯下腰来,猛亲我的嘴唇和耳根

子。他们三个人又舔又摸了七、八分锺,丝毫没有要结束的迹象,尽管我刻意

压抑着自己,却还是不由自主有了反应。我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四肢发软,

理智的防线正一点一点的溃散,迷迷糊糊中,我居然张开了小嘴,伸出舌头去

亲吻对方,同时手也主动搭上中间那人的肩上,23寸的柳腰更轻轻的摆动起来。

为首那人「嘿嘿!」笑了两声,将我双腿打开成八字形,摸着我的阴唇,

说:「已经那麽湿了,小姐,我们的服务你还满意吗?」

「……」我默不作声。

「小姐,别装睡了,你刚刚在门后偷看,我们早看到了。」最上面的那人

说。

「你们…你们……嗯……」我羞的无地自容,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梦呓般

的应了两句。

「你别吵她了,就让她做场春梦吧。」三个人一搭一唱,一面用言语挑逗

我,一面又帮我留一点颜面,搞的我欲罢不能的。为首那人伏下头开始舔我的

阴部,使我忍不住哼起来,同时最上面那人也把鸡巴塞入了我嘴里。

「唔…唔…啊啊……唔…啊……」我沈重的喘着气,下体的那张嘴黏着我

的阴核又吸又舔,给了我强大的快感,淫水如决堤般涌出,我恨不得要大声浪

叫,还好口中还有根鸡巴在抽送,想叫也叫不出来,否则只怕早就给楼下的人

全听到了。三人见我已经够湿了,似乎也不想浪费时间,最上面那人爬到我两

腿间,扶着鸡巴摸索了一阵,好像套上了保险套,接着便对准我的小穴,一口

气插入一半。

「啊…痛……」我惨叫一声,说是惨叫一点也不为过,一股从未嚐过的巨

大刺激,强烈到让我感觉刺痛,如洪水般啃噬着我阴道里每一根神经。奇怪的

是我刚刚才含过那人的鸡巴,并不是特别粗大,怎麽会有这种感觉?我猛然醒

悟,他用的绝非保险套。我伸手去摸,果然他的阴茎套上了一个胶环,上头布

满了肉刺,这……这就是俗称的羊眼圈吗?

我受不了想推开他,却立刻被其他两人一左一右捉住双手,让那人可以毫

无阻碍的猛干我的小嫩屄,顿时肏的我痛不欲生,哀鸿遍野,他一边插还一边

说:「嗯…真紧…喔……你刚开始会不习惯…嗯……等一下你就会爽上天了…

嗯…这个屄真棒……」说着说着已插了近百下。

正如他所说,我居然真的逐渐适应,慢慢嚐到了甜头,原先的刺痛感转化

成无比的快感,刺激淫水越流越多。有了大量淫水的润滑,最后一丝丝的痛楚

也消失了,那无数个肉刺彷佛像一根根小鸡巴一样,正一起抽插我的小嫩屄,

我已不再抵抗,反倒紧紧抱着那人,愉悦的享受这前所未有的舒爽。

「啊…啊……好爽…啊……好棒…大鸡巴…啊……干我…用力…啊……太

爽…啊啊……好…好厉害…啊……好厉害的鸡…鸡巴…啊…我的天…啊……」

我闭着眼,淫荡的哼着,完全陶醉其中,会不会惊动楼下的人已不再重要。

窗外的狂风暴雨丝毫没有减弱,震天价响的呼啸声令人不寒而栗,而室内

却是一幅香艳景象,唯一的声音就是我的叫床声,间歇夹杂着干穴的「噗滋」

声。在黑暗中我俩赤裸裸的躯体缠在一起,我紧紧搂着他,彷佛他是我热恋中

的男朋友一般,双腿环着他的臀部,挺腰配合他的抽送。那人插了数百下后,

三人合力将我扶起,我张开腿,弯着腰站着,双手各握着一根鸡巴,轮流替他

们口交,背后那人正做最后冲刺,激烈的插我的小穴。

「啊…啊……妈啊…爽…爽死了…啊……要高…高潮…啊……泄了…啊…

哥哥…大鸡巴…啊……干…干死…妹妹了…啊……不行…不行…泄…要泄……

啊……啊……啊……」

一阵狂插猛干,干的我在肆无忌惮的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紧接着他也要

泄了,他猛然将我推倒在床上,鸡巴对着我的脸,将一大堆精液一股脑全射到

我脸上。

我还没时间将精液擦掉,其他两人又一拥而上,抢着要干第二炮,在稍做

争执后,两人决定一前一后同时干我下面两穴。我根本没有争辩的馀地,其中

一人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开我的大腿,硬梆梆的鸡巴直接插入屄中,没头没脑的

就猛插一百多下,插的我脸上的精液散成一片,脸颊、鼻子、头发,都沾上那

腥臭的精液,部份还流入我的口中。我不顾羞耻的哀号、淫叫。这时另外一人

从梳妆台拿了一罐婴儿油回来,将我摆成昨天阿广插后庭相同的姿势后,在鸡

巴和我的屁眼上抹上油,一挺腰,便将半根鸡巴插进我的肛门。

「啊……好…好大…啊啊……轻…轻点…啊…啊……舒服…啊……大鸡巴

哥哥…啊……不要…不要停…啊……好爽…啊……你…你们…哥哥…好…好会

干…啊……太…太爽…啊……啊……」

我淫水横流,满口淫声秽语,根本忘记了我并不认识他们,连长相都看不

清楚,竟然就任他们把我上下三个穴全插遍了。我像个小荡妇一样,享受着两

根鸡巴在我体内横冲直撞,这样过了约十分锺,我又一次高潮后,全身酸软,

已渐渐吃不消。好在这时插我屁眼的那人也要泄了,他抓紧我的屁股,连续快

插十几下后,口中「嗯嗯喔喔」了几声,便直接泄精在我小屁洞里。

他缴械后,我顿感轻松不少,这时底下那人还想变换姿势以延长时间,我

连忙压着他的胸膛,屁股一上一下地猛套他的鸡巴,眼看他就要泄精,我迅速

离开他身上,改用双手替他打手枪,才没几下,大量的精液便全部喷在他的腹

部上。

「你们快走吧。」我喘着气要他们离开,心里还希望小志他们没有察觉。

「小姐你别急嘛,你这样就够了吗?」那第一个人又靠了过来,也不管我

同不同意,搂着我就是一阵长吻,一只手也跟着去揉我的阴核。

「嗯…嗯…唔……」我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又被他再次撩起性欲。他见机

不可失,擡起我右腿,直接站着把他的鸡巴由下而上狠狠插入。我的天啊!好

爽!套着羊眼圈的鸡巴徐徐插了一阵后,不争气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着大腿

流到地上。

我紧紧抱着他,口中乱七八糟的叫着:「好棒…好爽…啊……不要停……

啊…要死了…啊……啊啊…啊……」接着他把我的左腿也擡起,让我腾空挂在

他身上,他双手扶着我柔嫩的屁股,一边走一边干我的小嫩穴,转眼间竟然走

出房间。我才刚发觉不对,就赫然见到一群人,包括小志和阿广在内约有十个

人,早已聚在房门外,正欣赏着我主演的这出活春宫。

我羞惭的无地自容,偏偏那根该死的鸡巴还不停的在抽送,干的我欲罢不

能,什麽话也说不出来,无可奈何只能悬在空中,嘴里不停的「嗯嗯啊啊」。

接着他将我放到地板上,把我双腿撑的开开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继续插我。我

大声浪吟着,从眼角的馀光瞥见四周的观众莫不是目不转睛的在观赏,其中有

三个女孩子则是一脸错愕地看的目瞪口呆。逐渐地,我感觉到那些男生分别簇

拥着那三个女孩子,已慢慢形成了三群人,即使在性交的恍惚状态中,我还是

感到了一丝罪恶感。

我很清楚小志,而他这些狐群狗党自然也是物以类聚,他们的意图十分明

显,相信这三个女孩子也不会不知道。我无法看清楚她们的表情,只知道她们

并没有很具体的抗拒,若她们是小志所说的那种浪妹也就罢了,但如果不是,

那显然是被我影响而把持不住,即将陷入这些男生的兽欲中。而我就像是鱼饵

,被用来钓这三只小绵羊,那我岂不是助纣为虐!没时间再替她们担心了,正

在干我的男生已到了最后关头,正加速抽送。我放声浪叫,使这些男生的最后

一点克制力消弭无踪,我才隐约听到女孩子发出几声惊叫,一股精液已喷的我

满脸又稠又黏。

我身体微微的抽搐,胸脯重重的起伏着,闭着眼静静躺在地板上,等待体

内残留的快感消退散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晃进浴室,洗乾净脸上身上的各种

体液,接着便呆坐在马桶上,竟然有点害怕不敢出去。

过了一会儿,我深呼吸一口,决定出去看个究竟。果然不出所料,三个女

孩子已被带到客厅,身旁都围了至少两个男生,已经将她们剥成半裸。在电视

机前一个绑着马尾的女孩子,长的十分娟秀,双手被背后的阿广捉着,胸罩和

T-shirt被推到颈部,露出一对玲珑白澈的乳房,长裙和小内裤都被脱

下弃置一旁,两腿间伏着一个男孩子,正津津有味的吸吮她的阴部。而左右也

各有一个男孩子,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轮流和她接吻。

另外两个女孩子长相都很清纯(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是姊妹),上衣已被脱

掉,胸罩也被解开。短发的姊姊身材最健美,全身只剩一件小短裙,内裤则被

撕开挂在大腿上(可能是小志的杰作),头被沙发上的男生强按着,正被迫趴

着替他口交,小志则在她后面,捧着她的屁股,对着她阴唇和屁眼又亲又舔。

梳着两条辫子的妹妹,则激烈的挣紮着,无奈力量悬殊过大,转眼间被剥的一

丝不挂,身旁的三个男生则肆无忌惮的对她上下其手。

我瑟缩在楼梯上,不知如何是好,这三个女孩子或多或少都在抵抗着,显

然不是完全自愿,而使她们陷入这种绝境,我必需负部份责任。时间一点一点

过去,三个女孩子似乎都已屈服,连原先反抗最强烈的妹妹都不再挣紮了,三

人的下体沾满了淫水,双眼紧闭,嘴中若有若无的呻吟着。在阿广一声令下,

这群色鬼将她们身上仅存的一点衣物全部除去,自己也脱的精光,现场顿时出

现十三条赤裸裸的肉体,看的我头晕目眩。

迷迷糊糊中,我也被两个男孩子一左一右的挟到客厅,加入他们的集体性

爱。我和那马尾女孩排成一排,跪在两个男生脸上,让他们舔我们的阴部,眼

前则是六根肉棒,我俩各含着一根鸡巴,双手还要握着两根鸡巴打手枪。两姊

妹则趴在另一头,分别替两个躺着的男生吹喇叭,最后两个男生则在两姊妹的

屁股后面,抠弄着她们的小穴。

「唔…唔…啊…唔…唔…啊…唔……」我的欲火再度被挑起,而那三个女

孩也一样,无不是香舌轻吐,媚眼如丝,清纯的脸蛋已转变成淫荡饥渴的表情

。那妹妹可能经验最浅,居然一下子就达到了高潮,一个男孩子随即将她带到

一旁,把她的腿扒开后,二话不说就将鸡巴插入。

「啊…啊……不要…啊……姊姊…救我…啊…啊……」她虽不是处女,但

似乎未曾经历过如此凶猛的抽送,被一轮猛干,干的她叫苦连天。而干她的男

子丝毫不怜香惜玉,反而更加兴奋,将她的腿打的更开,插的更深。

「小妹…忍耐…等一下…啊…啊…就会舒服…啊…啊……唔…唔……」她

的姊姊虽然心疼,却也自身难保,被推到妹妹身旁,以狗爬式被两根鸡巴一前

一后插入。

很快地,十男四女展开一团混战,每个女孩都至少要对上两个男生。四个

女孩子的淫叫声此起彼落,那妹妹刚刚还在叫苦,此时却叫的比谁都浪,辫子

也因激烈的动作而散开。而马尾女孩则站着同时应付四人,阿广扶着她的腰,

从后面劈劈啪啪的狂插猛送,而她弯着腰,嘴含着一根鸡巴,双手还握着另外

两人的鸡巴。突然那姊姊一声尖叫,原来被小志插入了,那嫩穴好像要被小志

粗大的鸡巴撑破一样,每一下抽插,都将湿漉漉的红肉翻出后又挤回阴道,洞

口的淫水已经形成白稠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哥哥…啊……

大鸡巴…要泄…受不了……爽死…妹妹…啊…啊啊……想干…一…一辈子…啊

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啊……太爽了…

啊啊……不行了…饶…饶了…饶了我…啊…啊……不要停…干我…啊……好舒

服…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爱死…啊……爱死哥哥…哥哥

大鸡巴…不行了…干死妹妹…啊……」

我们四只小白羊趴成一排,充满弹性的屁股翘着高高的,十个男孩子像玩

游戏一样,绕着我们围成一圈来轮流干我们。他们随时有六个人在休息,若鸡

巴有软化迹象,则插到我们小嘴里来保持亢奋,干了几十分锺还没有一个人泄

精。而我们女孩子就惨了,无时不刻都有一根鸡巴在插,干的我们声嘶力竭,

泄了又泄,偌大的客厅充斥着我们的浪叫声和巨大的撞击声。

渐渐的,有人嫌光插阴道不太过瘾,因此小志便拿出好几罐婴儿油,乳液

等润滑用品,将我们四人的屁股浇的滑溜溜的,於是有人便开始插我们的屁眼

。我有经验还好,其他三个女孩子未经此道,当场声泪俱下,分不清是痛苦还

是爽快。

还好,终於有人泄精了,一个……两个……三个……一股股精液洒在我们

背上,最后只剩阿广还在干那姊姊。阿广像是示范教学一样,用尽各种姿势,

将那姊姊干的气若游丝。阿广看她不行了,丢下她又找上我,一轮狠插,插的

我欲仙欲死,连连求饶。随后他又干遍那妹妹和马尾女孩,才泄精在马尾女孩

嘴里,这场淫乱的性爱狂宴总算暂告一段落。

事后那妹妹趴在沙发上饮泣,她姊姊在旁安慰她,我也想安慰她几句,没

想到却换来她怨恨的眼神和一句「不要脸!」我怏怏然的退到一旁,这时那些

男孩子端来泡面和果汁,那妹妹却完全不肯吃。

我低头吃着面,听那马尾女孩告诉我,原来她们三人都是另一间女校的学

生,而小志的同学则是校内摄影社社长,邀她们做模特儿,相处几次都没发生

什麽事,没想到今天居然……。不过她倒是对那妹妹颇不以为然,反而劝我不

要愧疚,虽然说她们有受我影响,但追根究底还不是自己想要,现在舒服过了

才来扮清纯,太假仙了!如果她真的坚持立场,这些男孩子也不敢硬来(我暗

想:那你们显然还不清楚小志的为人)。

谈着谈着几个男生也凑过来,马尾女孩居然很大方,毫不害羞的和他们聊

天,反而是我很不习惯这样赤身裸体的面对面,总觉得他们的目光不断在扫瞄

我的胴体。不过让我稍感欣慰的是,小志和阿广都没透露我的身份,他们都还

以为我也是高中生,还频频称赞我发育的好,令我啼笑皆非。

慢慢的,他们不老实的手又溜上了我俩身上,揉着我们的乳房和阴唇,更

凑过来吻我,舌头钻进我嘴里。我俩半推半就,不由自主的握着他们的鸡巴,

很快的六个男生全围了上来,又抠又揉又舔的使我俩呼吸越来越重。凭心而论

,我们四个女孩子各有各的优点,讲身材自然她们都不如我,但论容貌就以马

尾女孩的瓜子脸最漂亮,可惜身材稍嫌太瘦。姊姊身材相貌都有一定水准,妹

妹则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也算匀称。这些小色鬼有幸能一次上我们四

个美人,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想当然他们绝不会一次就满足。转头看见那姊姊

也被两人压在地上,嘴里已塞入小志的大鸡巴。只有那妹妹这次坚持不让人碰

,板着脸缩在沙发里。

很快地我又湿了,一个男生迫不及待的插入,动作比较慢的只好揉着我的

奶子,一左一右的要我帮他们吹喇叭。而那马尾女孩则被整个人抱起,两个男

生一前一后同时插她下面两穴。那姊姊更辛苦,上下三个洞同时被干,叫的死

去活来。

一阵又一阵的狂抽猛送,干的我们一整晚都在「大鸡巴……」、「救命…

…」、「爽死了……」的不停乱叫。

好笑的是那妹妹只忍了大约半小时,就忍不住去摸小志的鸡巴,小志当然

不会客气,老鹰抓小鸡般将她一把攫进怀里,先要她吹喇叭,又戴上他朋友的

羊眼圈,故意要整她一番,只见那妹妹被干的呼天抢地,高潮叠起,差点昏死

过去。一群人各式各样的姿势换了又换,我们脸上,身上,嘴里都被射满了精

液。就这样子我们一群人胡搞到天色微亮,才陆陆续续分别睡去。

经过那一夜的淫乱,我扪心自省,虽然这段时间内我在性方面获得极度的

满足,但心中的罪恶感却举与日俱增。我深深感到我和小志的关系已越来越变

态,但偏偏我每次都无法抗拒性的诱惑。终於我开始考虑要辞去这一份畸形的

家教工作,我以课业繁重向小志父母请辞,虽然他们一再挽留,但我去意甚坚

,他们也不得不同意。辞职后我过了几个月平淡的生活,并在翻译社找了一份

Part Time的工作,虽然小志还不时打电话找我,但我总以没时间为

理由回绝他,并劝他好好用功,多花点时间在课业上,不要整天和那一票狐群

狗党鬼混。

可能是说教说多了,渐渐他也不再找我了。

就在我已经快淡忘这段荒唐的日子时,某天晚上,居然接到医院的紧急电

话,告诉我小志一身是血被送到医院,昏迷前只讲出我的电话号码。震惊之馀

我连忙告诉医院他父母的连络电话,并急速赶往医院。当我到达时,几乎被眼

前景象吓昏,小志一动也不动躺在手术枱上,我从现场警方人员口中得知,小

志和那群死党因争风吃醋和飙车族谈判,没想到一言不合演变成大规模械斗,

而飙车族事先埋伏人马,以四、五十人将小志他们杀成五死十重伤,小志头部

被重击,很可能成为植物人。阿广两腿脚筋全被砍断,勉强保住性命但已注定

残废。

在其他死伤者中,我赫然发现那一夜其他八个男孩子竟然无一幸免,共三

死五伤,其中两人还未脱离危险期。我颓然坐倒在长椅上,脑海一片空白,生

命当真是如此脆弱,几个月前还活蹦乱跳的孩子,现在居然……!虽然说他们

是咎由自取,但上天给他们的惩罚也未免太重了。我深自悔恨,责怪自己过去

辜负小志父母所托,没有将他导入正途,反而陪他一起堕落,若他真的变成植

物人,我这辈子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再见到小志时,他已经醒过来了,但依然痴痴獃獃,整个人瘦的不成人形

。小志父母决定提前移民加拿大,让小志能在新的环境中做复健。

在送小志上飞机的那一刻,他回头看着我,挣紮的,结结巴巴的向我说了

声「对不起」,刹那间我眼泪夺眶而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