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娇媚淫荡的妈妈 [3/5]

2019-06-08 10:1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那天是星期天,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忙着收拾家务,妈妈当时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衫和一件黑色紧身短裙,雪白的大腿和白皙的脚毫无遮掩的露在外边。

扩大的领口环绕着那纤美如水柔般的肩膊,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再搭配上那一条绷得紧紧的,而且泛起无数痕皱褶的超迷你黑色身短裙,雪白如雪粉嫩的大腿露在外面,以及丰满性感的臀部,简直是惹火到了极点。

高挺肥大的乳房,随着走动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抖着,真是荡人魂魄。丰满的肥臀紧紧包在那件紧窄的短裙里,更显得浑圆性感,尤其那饱满肿胀的阴户,透过紧身裙而显得高凸凸隆起,直看得我神魂颠倒。

这时妈妈正弯着身子在擦拭茶几,黑色的超迷你短窄裙,被这麽一弯腰,整个穿粉红色三角裤的肥臀,就这样暴露在我眼前;我看得心靠直跳,妈妈擦拭茶几完後,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擦拭着玻璃杯。

此时妈妈的两条粉腿张开,粉红色透明的三角裤紧包着鼓凸凸的阴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阴毛都看到了,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户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我的眼前,我更是看得魂魄飘荡,阳具坚挺。

妈妈收拾完家务後,妈妈换上一套黑色的西服套裙出去了,当我上厕所来到卫生间时我发现妈妈刚换下来的短裙和T恤衫,我拿起妈妈的衣服,从妈妈衣服上上散发出一股淫靡的体香,不断朝着我直直扑来。

我用鼻子深吸了几口气,我发现妈妈的短裙的味道特别的浓郁,我拿起妈妈的短裙放到我的脸上,突然妈妈的粉红色内裤从妈妈的短裙中掉到地上,是粉红色、薄软半透明三角裤。

脑海里立刻出现妈妈穿这件三角库的模样,嘴里不由得叫了出来:「啊……好骚的妈妈……穿这样性感的三角裤,幻想着三角裤包在妈妈鼓胀的阴部时,鸡巴立刻勃起。

我把妈妈的内裤反过来,我把三角裤翻转,摊开裤底的档部,看到底部沾有一些湿湿粘粘的分泌物,想到那里是陷入妈妈缝里档挝的部分时,坚硬的鸡巴不由得一阵跳动。

「哦……妈妈…啊…」我忍不住发出哼声,把粘粘的部分压在鼻孔上闻,淫靡的骚味刺激鼻腔,「啊……妈妈的味道真好……真香……啊……」并伸出舌头仔细烫热舔着粘液,想像自己正在舔着妈妈的阴户,右手掌不停的揉搓勃起的肉棒。

一面闻沾在三角裤上的妈妈味道,一面用手掌揉搓勃起的肉棒,鸡巴已经勃起到极限。最後抓紧鸡巴,身体痉挛的同时开始射精,创喘气的叫着,把全部的精液都射在妈妈的三角裤上。

第二天,妈妈班上组织秋游,我和妈妈来到学校,先是上课,妈妈在上边讲课,我坐在下边听课,妈妈今天穿了一件白色上衣,和一件蓝色短裙,妈妈足蹬高跟鞋,修长的美腿格外好看。

班上几个小坏蛋色眯眯的尽盯着妈妈的美腿,并且老是装着提问问题,藉机吃妈妈的豆腐。妈妈爬在课桌上讲解问题时,从上衣的缝里就能看到妈妈那白色的蕾丝乳罩和半个乳房,那肥嫩的胸部也隐约可见,那薄薄的网状罩杯,包裹着饱满的乳房,大乳头朦朦胧胧却看不仔细。

妈妈用笔在纸上画图,就在她画图过程中,我从妈妈的领口看到她又白热又嫩又丰润的半截乳房,被她白色的胸罩托得突起,随着动作,那软肉阵阵波动起来,我终於受不了了,鸡巴一下子涨得发硬。

我忙蹲下身去,使他没想到的是,妈妈因为爬在桌上,短裙向上邹起,短裙本来就短,一下妈妈的半个丰满的臀部露了出来,两条长腿又直又挺,屁股更是圆鼓鼓的,连三角裤也看得一清二楚,何况她是穿着半透明的热三角裤,那隆凸得像小山似的阴阜,都整个暴露无遗,连阴阜中的深构靠沟都可看的一清二楚。

尤其半透明三角裤,不只是使乌黑的阴毛隐约靠可见,这件粉红色的小三角裤实在也太小了,妈妈的阴部又特别隆凸丰满,阴毛又特别多,甚至已跑到内裤外部,四周蔓草丛生了。

我看档得倒抽一口冷气,呆立当场。自己的大鸡巴都被刺激得高翘硬挺起来亮了。那阴户鼓凸凸,若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去,不知有多舒服。

我不禁贪婪的吞了吞口水,目光在妈妈紧身T恤里面壮丽的乳房及三角靠裤内鼓涨的阴部,尽情饱览妈妈诱人的曲线和那黑黑的阴毛,及又凸又隆的阴户,我鸡巴变得更加滚烫了,浓精似炮弹似的给轰了出去,内心是无比畅快。

上完课以後,妈妈和我还有班上的学生来到了郊外,我们开始登山,跟在妈妈身後,看着妈妈短裙包裹下的丰满的臀部,以及明显的三角内裤的痕迹,和妈妈的裙叉处交替露出的匀称的大腿和丝袜,我想这麽柔软的臀部,如果能让我狠狠的摸一把的话。

突然,我看到妈妈向上爬一个山坡,淫心一起我也顾不了许多,把手伸到妈妈的臀部,手掌在她圆滑充满女人气息的臀部上揉捏,透过丝袜传来的皮肤触感,感觉更为兴奋。

到了目的地,我帮妈妈拍照,妈妈看看周围的景色答应了,我拿起照相机,和妈妈来到树林里,妈妈这时蹲在地上,将头靠在左边的肩上,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姿势!

从裙筒露出她的大腿和丝袜,这让我更清楚地看到胀卜卜的私处,在白色半透明丝布的紧裹下,更显得诱惑动人,妈妈的内裤向上拉紧使三角裤中间带子深深陷入股沟当中雪白而圆大的臀部。

看得我更是慾火上升,只见我妈妈雪白的大腿之上,胯下那丛又浓密又乌黑的阴毛,隐约看见几丝黑毛,我的鸡巴像怒蛙一样的勃起了。

妈妈微微张开双腿,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只见妈妈雪白的大腿之上,一片乌黑,中间隐约可见一条暗红的小缝,正好对着我。妈妈涨卜卜的阴户,美妙绝伦。

妈妈的阴户又特别丰满,阴毛又特别多,阴户若隐若现。她的阴户好美,别的女人,阴户只是微微突出来而已,妈妈竟隆突得如一康小丘,阴毛更是乌黑,又细长,又浓密得这样一大片。

我看的终於受不了了,鸡巴一下子涨得发硬,忙对妈妈说:「妈妈,我先去方便一下。」

我把照相机给了妈妈,来到了树林里,妈妈拿起照相机,来回的看,突然妈妈看到我站在那撒尿,妈妈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禁看得心儿像鹿撞似的乱跳。

妈妈偷偷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人,在照相机放大镜的帮助下,粗大的阴茎秋毫毕现,妈妈芳心砰地一跳,妈妈的心儿又骤然跳动起来,白腻的香腮泛起情慾的红潮,鼻息沈重。

我握住住肉棍上下翻动。妈妈顿时头中一阵昏眩,腹下一热,一股阴液自肉穴中涌出,她竟然泄身了。

妈妈不由得夹紧了双腿,内裤已经被肉穴中汩汩而流的阴液浸润得湿透了,几乎贴在肌肤上面。而内裤下的大小阴唇恰似饿极了的婴儿的小嘴,一张一合饥渴难耐地活抖动着,而那粘乎乎的浓白的爱液就宛如婴儿的口水长流不已。

妈妈慌忙来到一个岩石後边,妈妈没想到的是我刚才看到妈妈来到岩石後边,以为妈妈小便,偷偷跟过来,我偷偷的从细缝偷看,妈妈也不知道在这个位置可以给我大饱眼福,只见妈妈先拿出几张卫生纸摺好,把短裙向上掀起。

此时妈妈的一举一动,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妈妈白色内裤拉到大腿中间,再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只见妈妈抖蹲在地上,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妈妈得大腿间射出,只见妈妈的皮肤白晰的身体十分丰满,她在背对我时,那宽大的屁股中间的裂缝处形成了一道直线,当妈妈弯下腰去的时候,噘起来的屁股就显得更大了。

屁眼周围的肌肉便一缩一缩的,屁眼的颜色则是粉红色的,十分好看我真想去亲手摸摸妈妈的屁股。当然,我在偷看时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被妈妈看见,那可是不得了的。

我看着妈妈那硕大的臀部,妈妈那浓黑的阴毛更是明显的性感,黑色柔顺的阴毛以及明亮雪白的大腿出现这样性感的穿着,此时我的裤子已经翘得不能再翘了。

我勃起的阳具伸出内裤外面兴奋的边看边自慰,拉下裤子的拉链将硬胀的发痛好似要暴裂的大鸡巴掏出来,用力的揉搓,上下的套弄,满脸通红。

一边看着妈妈诱人的下体,乌黑浓密的黑毛,档热底端的黑毛还湿湿的,屏息以待,妈妈拿了,一叠卫生纸,一张一张,然後背对着我蹲着擦着她的屁股与阴部,这情景简直比黄色电影还要黄,擦了五六张卫生纸後,浑圆的屁股翘得高高的,甜美的腰身与浓密的黑毛,我也看傻了。

那真一阵阵肉紧,更刺激的是当她转向我时穿那件白色内衣裤,我看到妈妈整个腹部,一片黑色茂密的森林,妈妈很快的穿上後,走了出来。我赶紧把头转向,当作什麽适事都没有发生。

回到了宾馆,我跟着妈妈来到房间,妈妈让我先坐一会,妈妈拿出旅行包,找换洗的衣服,这时妈妈弯下腰要打开旅行包,我本来正要转身,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停住了脚。

原来妈妈今天穿着一件很短的窄裙,当她弯下腰的时侯,我从後面清楚的看见妈妈白色的三角裤,边缘着蕾丝,只包着丰满臀部的一小部份,可以看出来是来。

我把妈妈内裤凑到鼻前深吸了一口,一股浓洌的女性体味冲进脑门哇!这就是妈妈那里的味道啊!强烈的女性激素气味刺着阴茎,阴茎早已金枪高举硬若铁杵了。

充满了女性隐密私处的味道,吸引异性的原始激素,内裤上还有一些黄白的残留,我忍不住用舌尖轻舔了一下,有点酸酸甜甜的味道,我想这就是妈妈阴部的味道吧!

我还找到了一根阴毛,乌黑而有弹性,有点卷曲,这是妈妈的体毛啊。我激动的嗅着,舔着这片包裹妈妈神秘地带的内裤,最後来摩擦硬挺的阴茎。

我拿起妈妈的乳罩,我妈妈的乳罩散发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肉香味,我把妈妈的乳罩放在脸上,想像着妈妈肥嫩的乳,娇嫩粉红的奶头,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齿痕。

我用三角裤包裹着阴茎,激动地来回的摩擦,并幻想着这内裤下黑漆漆的阴阜。一阵晕眩冲上脑门,我淋漓直射而出。

我走後,妈妈收拾床上的衣服,在拿起自己的内裤时,妈妈发现三角裤上一滩阳精,想到儿子用自己的内裤自慰,心中油然而生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她不由瑕思飞扬,芳心如秋千般摇荡,下午我那粗壮得超越常人的阴茎总是挥之不去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妈妈顿时头中一阵昏眩,腹下一热,一股阴液自肉穴中涌出,竟然泄身了。

第二天回到家,晚上爸爸出差,我和妈妈来到车站,因为还有一段时间,我们来到一家旅馆休息,我很快就困了,躺在那睡着了。

过了一会,我被床的震动弄醒了。爸爸和妈妈俩就拥抱着在床上滚来滚去,爸爸的嘴在妈妈的颈部和耳朵来回地穿梭着。而妈妈的嘴里也不停地「喔……喔……啊……啊……」的喊,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希望爸爸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