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我与师母的秘密】【完】

2019-05-31 17:06  作者:admin 点击:次 

去年九月份,我终于考上心仪已久的某知名高校研究生。最让人高兴的是—

—学院的院长就是我的导师,他可是机械制造业的专家,很有名气的,刚和老婆

一起从法国回来,算是高科技引进人才,只不过她老婆是搞绘画的,算是搞艺术

的。

  导师四十出头,年轻有爲,很帅气。师母小她九岁,长得极尽阴柔妩媚之美

:皮肤光滑细腻,肌肤是具有来自地中海岸的古铜色,一米六二的个头本已不矮,

却依然喜欢穿五公分高的凉皮鞋,胸部本已不小,穿着普通家居服都还涨鼓鼓的,

屁股也很丰满,在高跟鞋的作用下,更显得身形颀长、前凸后翘,优美异常。

  在导师的几个学生中,我并没有什麽特别之处,有点默默无闻、相对平庸。

也正因爲这样,我经常干些跑腿打杂的事。上个月的一天,导师带着我们做实验,

遇到一些技术问题,导师说要回他家拿资料光盘,让我们这些学生好好虚心学习。

毫无疑问,这个差事又交给了我。

  我拿着门钥匙一路小跑,开了门,进了导师家,按照他讲的,在电视柜的抽

屉里找到了几张光盘,本来想马上返回,转念一想:要不先在这里播放一下试试,

别拿回去又不对!

  于是,打开电视机和DVD,正要放入光盘,发现里面已经有一张,于是心

存好奇,先看看这个盘里内容。画面出现了一张宽大的席梦丝床,昏黄柔弱的灯

光下,一男一女正相互纠缠,男的鸡鸡被女人含着,女人象吃雪条一样左吮右吸,

如此过了半分锺,女人满嘴泡沫地擡起头来,我一看,这不是师母吗?

  我心想,也不知道这男的是谁?鸡鸡还挺大的。这时,师母已经站起身来,

我看见她的上半身是赤裸的,下半身却还穿着一条黑色小内裤,两个丰满肥挺的

乳房很大,大得有些下垂,奶头居然还是鲜豔的嫩红色,想不到这个少妇还是个

极品!

  男人将手攀上师母的两只大奶子,一边揉搓一边将嘴凑过去亲,紧接着脱掉

师母的内裤,把她推倒在大床上,右手扶着自己的大鸡鸡跃跃欲试,我这才看出

来,这个男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导师!导师将红得发紫的龟头放在师母的肉穴

部位,分开师母那两片娇嫩的肉唇,推动下身粗壮的肉茎,缓缓插入性感的女体。

插了几十下,只见导师抽出鸡鸡,用手把师母翻成俯卧状,嘴里说着:“把腿分

开!撅起屁股!”

  只见师母马上像一条母狗一样趴着,导师跪在床上,将师母撑住床的两只手

按下,让她整个肩部贴在床面上,这样一来,师母的屁股翘得更高了,只见整个

后阴部位都突出来,像发胀的面团一样。导师站在师母屁股上方,用手搓了几下

自己的鸡鸡,对準师母后阴凹陷部位,斜向下直刺下去,只听师母“嗷”一声大

叫,导师稍微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做了一次深呼吸,肿胀愈裂的阳具便开始持续

进攻。只听“噼啪”、“噼啪”肉体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硕大的席梦思床也不

时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一对狗男女情不自禁地发出“嗯啊”、“嗯

啊”的呻吟,看得我是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忍不住从裤子里掏出鸡鸡,随手拿

了个塑料袋开始对着电视打飞机!

  我正看着如此贴近生活的高清性爱大片,全神贯注、完全入神,殊不知房间

里还有人——原来师母今天没课,正在家休息呢!

  她大概是听到客厅有响声,就从卧室里打开门,睡眼朦胧的边走路边说话:

“老公,才几点你就回来了?怎麽一回来就把电视开那麽大声啊!”

  我赶忙关掉电视机,提起裤子,系好拉链,起身回应道:“师母好!老师让

我过来拿资料,我不知道您在家休息,打扰您了!”

  师母看见我慌里慌张的样子,很疑惑的回答说:“没事的!咦,你怎麽还拿

着垃圾袋,快给我吧,卫生我来弄,你还是快找资料吧。”说着,师母就伸手过

来拿。此刻,我左右爲难,不知道该怎麽办,想掩盖自己的窘迫。师母却已经把

袋子拿了过去,打开袋口,把茶几上的卫生纸团丢进去。

  “咦?什麽东西这麽腥?有点像什麽气味。”我听到后脸立马变得通红,表

情很尴尬。师母大概也是反应过来了,知道可能是什麽气味,见我这个表情,就

更加确信了,于是她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好像要把我看透似的!我不敢与师母的

眼睛对视,只好低下头收拾资料準备走,突然听见师母说,“怎麽DVD没关?!”

  我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都怪刚才太过匆忙,居然没有关DVD机。电

视的声音已经响起,原来师母把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立即出现淫秽糜烂的画

面:一男一女正激烈地展开肉搏战!

  师母看到这等淫糜的画面,也不禁脸红,一直红到耳跟子。我的鸡鸡在这种

时候居然还高高翘起,把裤裆都顶起来了,现场气氛很沈闷,感觉空气都凝固起

来了。

  我在想,“怎麽办?这一次死定了,师母肯定不会原谅我的,要是让导师知

道了,肯定不让我跟他了。”谁曾想到师母却对我说:“这个事情不準跟别人讲,

你赶快走吧!”

  我什麽也顾不得了,闻听此言,马上撒腿就跑。出门之后,长舒一口气,也

来不及解决完体内的欲火,想着同学们还在实验室里等着我,便以极快的速度一

路小跑回去,回去后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当然,他们谁也没有发现出异样来。

  从那以后,每次见到师母我都感觉她是一丝不挂没穿衣服一样,总在脑海里

浮现出她与导师大战的情形!终于在周末的一天,导师打电话告诉我,师母在艺

术学院的画室做画,要我去当她速描的模特对象。

  当时,我内心很複杂,既想见到师母,又有点不敢面对师母,斗争了许久,

后来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师母已经在画室里準备好工具,正在安放画架了。我见她穿着吊带的牛仔工

裤,牛仔裤两个腋窝的地方开口很大,可以看到里面蓝色的胸罩,我当时就想:

“是不是我的豔遇要来了?”

  师母要我脱去上衣,露出胸肌,然后开始做画。她工作的时候真的很投入,

完全不象一个性欲强的骚妇,特别是在她右手做画时,右肩带滑落也没察觉,我

却忍不住分神,去看她那裸露出来的半边罩杯,以及罩杯周围光滑的肌肤。不由

自主地再次想起那天的情景,我的下体开始渐渐有反应了,勃起的鸡鸡把裤子撑

了起来。我心想:“老二,你可别让师母发现了。”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师母不再专心做画了,而是停了下来,很关切地问我

怎麽了,我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师母却说:“谁让你看到不该看到的

东西!”我正在想这话是什麽意思时,师母已经走到我跟前,神态自若地看着我,

左手将胸罩右边的带子拉下来,我看着就在眼前的这只大奶子,闻着师母身上散

发着法国香水的轻香,和诱人的熟奶香味,不禁一阵头晕。师母却把右手放在我

的档部,搞得我很是紧张。只见师母媚眼如丝地看着我,右手拉开我的裤链,纤

手在里面左动右动,很熟练地拉出了我的鸡鸡。要知道,我的鸡鸡勃起系数还是

很大的,虽然现在受了刺激,但也只勃起了最长时候的一半。我见她摸我的鸡鸡,

我也很想伸手过去摸她,但总是迈不出这第一步。师母见我这样,就自己解开了

另一边的肩带,解开胸罩的扣子,还把胸罩放在旁边的画板上,然后回过身来继

续摸我的鸡鸡。她这一回头,两只大奶子就不停地左右晃动。

  我的鸡鸡就嗖的一下膨胀了整整一圈,只听见师母说了句“你的小弟弟还挺

大的嘛”,就见她蹲了下去,一口就把它整个含在嘴里。

  师母蹲在我面前,用嘴前后抽动着,淩乱的披肩头发甩动着,我听着她嘴里

发出“卟滋卟滋”的响声,看着已经光滑干净的肉棒在她嘴里进进出出,心里感

到很惬意。但是没多久,肉棒就已经快受不了了,师母的口技确实太棒了!就在

我準备求饶推开她的时候,师母主动吐出肉棒,站起身来。我见她的两只,很是

性感!师母解开牛仔工裤背面的几颗扣子,牛仔裤便从粉嫩肉体上自动滑落,露

出身上唯一的一条蓝色小内裤,在放画具的长木凳上坐下。

  我走过去,将师母放倒在凳子上,让她仰面躺着,师母将腿并拢着。我在想

是不是分开她大腿欣赏一下她呢。师母已经很有默契地分开大腿根。只见微微张

开的阴唇覆盖着浓密的黑毛,腿稍微再叉开些,我就看见了师母的洞口,已经湿

润一片,难怪她吐出我的鸡鸡,原来她也受不了了!

  我将眼睛再凑近了看,发现师母的大阴唇顔色很深,还有许多褶皱。我用手

分开两片大阴唇,里面肉红色腔壁还泛着白白的泡沫,散发出媚惑的腥骚气味。

我将舌头伸进师母的阴道,立即感觉有几滴温热微鹹的淫水顺着舌尖落入口中。

我松开手,用整个嘴的力量和舌尖的作用,尽量撑开阴道口,于是更多的淫水流

了出来。我用舌头上下左右一阵翻滚,吸出一大片水来,我用手接住,摸在自己

鸡鸡上。

  然后,我半蹲在师母面前,右手扶着鸡鸡,对準她的桃源春洞慢慢的插了进

去,整个肉棒全插到底后,我便抓住师母脚上皮鞋的高跟,一手一个,开始耸动

腰肢,运用全身力量前后推动着。师母开始大叫起来,完全不管是否可能有人闯

进画室。

  蹲在地上毕竟不舒服,我上身压向师母,两腿站立起来,双手将师母大腿压

到与长凳接近水平的位置,开始自上而下的沖击。如此抽插了二百多下,鸡鸡前

头越来越痒,感觉腰也很酸痛,便一个哆嗦,将体内所有精子毫无保留地统统射

进师母子宫内。

  师母感觉我在持续地射精,便紧搂住我的肩膀,下体配合着我抖动,她也进

入高潮了!只见她两眼翻白、嘴里哼哼直叫,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

  射完精后,我趴在师母肉体上,心里一直在想:我怎麽这麽快就跟师母发展

成肉体关系了?

  师母在我下面推动我,“你是萎靡了,还是不舍得离开我身子啊!”

  我说:“师母,我可没有萎靡哦,我是真的不舍得离开你美妙的身子啊!”

  师母笑着捶打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以后就不要叫我师母了,叫我芸姐就

可以了。”

  我马上应道:“芸姐,我现在就起来了。”说完,我用双手扶住长凳,只擡

起屁股,挪开腰部,但见鸡鸡不再膨胀肿大,已经打回原形了,还没有无名指长,

上面沾满了湿淋淋的液体,有粘稠的乳白色,也有稀稀的浅白色,反正就是我的

精液混合着师母的淫液。我再低头看着师母的下体,发现她那里更是湿的一塌糊

涂,她的阴毛本来就不算少,这下阴毛沾满液体后居然自然向两边分开,分成一

条沟壑纵深的泥泞道路。说它沟壑纵深,是因爲大阴唇外侧是黑乎乎的毛,内侧

是有许多小褶皱的淡红色小阴唇,再往洞深处是鲜红色的阴腔,阴腔周围布满张

牙舞爪的肉芽。说它道路泥泞,是因爲从阴腔深处还不停往外渗出混合液体,我

想多半是我刚才射到里面去的精液。

  师母嗔道:“你在看什麽哪?!”

  我怕师母责怪,忙说:“芸姐,没看什麽。”赶紧站起身来,向师母伸出一

只手,“芸姐,来,我拉你起来。”

  师母拉着我的手,直起上半身来,然后从画具箱里拿出一些纸巾,仔细地搽

拭自己的阴部。我癡迷地看着师母的举动,觉得她连这样都优雅气质,真的是举

手投足间都有一种贵妇风韵,我心里一阵狂喜。在这里,用文字写下来与大家分

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