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龙飞凤舞全集 [4/10]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9:2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第四章

阿姨沈丽梅(三十七岁)、表妹萧碧蕙(十五岁)  过了几天,阿姨来电告知表妹生病了,表姐等不及假期结束,就整装准备回去台南,由於恰逢星期六,加以我也很久没到阿姨家玩了,再因这几天和表姐干得难分难舍,所以我也跟着顺道去阿姨家作客。

一下火车,跟着表姐赶回她家,碰巧第二天姨父要到美国出差,阿姨就留我多住个几天,也好帮着照料表妹的病情。我一口就答应了,并且马上打电话要妈妈帮我向学校请假,电话中妈妈的笑声很暧昧地要我多多下点功夫,我想妈妈大概已经知道我的如意算盘了,毕竟我们是母子关系又兼床上战友啊!就这样我便名正言顺地留了下来。

晚餐後,看完电视大家回房休息。我耐心地等到午夜十二点多,估计大家都睡了,就悄悄地溜到表姐的房间,推开门进去并且反锁起来,表姐睡的正甜呢!  我走到她床边,轻柔地将她唤醒,她睁开惺忪的媚眼,一见是我,就拉开棉被要我也躺了进去。我三两把脱掉睡衣,就钻进她的棉被和她并卧着。

在被中,我们先彼此亲吻,并且以手去挑弄对方的性器,睽违几日的乳房,现在又落入我的掌握之下了。逗了一会儿,等到她的淫水被我引了出来後,我这才举枪挺刺,冲进了她的堡垒之中。一口气就狠狠抽抽插插地干了她几百下,在她的高潮正当来临时,我胸有成竹地故意停了下来,使得她煞痒难耐,几乎以欲哭的声调求着我快继续插她。我在她耳边说出了我的目的,要她帮我搞上她的妈妈——我的嫡亲阿姨——沈丽梅,并且也想嚐一嚐碧凤表妹的处女穴滋味。  由於正在欲罢不能的状况之下,而且我还一直用龟头磨着她的阴核,在其淫慾激发之下,她只好答应了我的要求,更进一步地保证会制造机会,包准我能一箭三鵰,母女同御,搞个大被同眠。

我大喜之下更加卖力地狠插她的阴户,表姐也努力地摇挺肥臀配合我每一次的插干,在一声叹息之後,我俩双双都达到了性的高潮。休息了一会儿,讨论了明天要执行的步骤後,我才走回客房睡觉。

第二天,送姨父出差之後,阿姨要到公司去看看。等阿姨一出大门後,我和表姐心照不宣,作了个会心的微笑,她就把我推进了蕙妹的房中。  我一进房,随手把门带上,看见蕙妹正半躺在床上看书。我走过去殷勤地问她好些了没?吃药了吗?她柔声地回答我好多了,啊!多温柔的女孩子,语声细软,如依人小鸟一般。

由於自插穴以来,所干的均是比我大的同辈或长辈,想到等一下便能插到处女穴,心中不禁突的一阵兴奋。我在她床边坐下来,陪她聊了一阵子,渐渐把手按在她的香肩,并爱怜地触摸她的脸颊。

不一会儿,我发觉到她的鼻息渐渐地粗重了起来,那刚发育的胸脯也在睡衣里一上一下地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我更进一步地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揉摸,使得她全身微微地颤抖着,眼儿紧闭,睫毛也不停地抖动。我又低下头去吻了吻她的脸庞,她抖着声音道:『不,不,龙哥哥,不……要……』

我不管她的抗拒,把手伸进她睡衣的领口,啊!刚发育的奶子是多麽地富有弹性啊!我的手感觉上就好像抓着两个热包子一样,我又揉又捏的,使蕙妹的身子不停地扭动着,我趁势一颗颗地解开她睡衣扣子,将她脱的一丝不挂地躺着。

接着我跨上床把她搂住,这时蕙妹的脸红扑扑地很是好看,身子的颜色也是洁白而带点儿粉红,原来还未跟男人睡过的小处女肤色是这麽漂亮!她胯下的阴毛也只是稀疏的几根而已,不像妈她们那样浓密地一片似丛草一般。我半舔着她的乳尖,用牙齿轻咬着,并且双手还边扣弄着她的阴户,如此上下齐手,终於引得她泌出淫液。我再把她拉到床沿,拿着枕头垫在她屁股下,拖着大鸡巴在她阴核上磨着,直到她受不了这种刺激,小屁股直扭着,才把阳具往她阴道里挺,一节节地慢慢干进去。表妹的脸上,额上汗珠一颗颗冒了出来,我知道要当机立断,突破她的处女膜才行,於是便狠心地把根大阳具深深插入她的阴户中。

表妹『啊!……』的一声,昏了过去,我慢慢地在那紧窄异常的肉圈圈中抽动,一会儿,她醒了过来,一睁眼见我还在干她,便想用手来推,我一手抓住她的手,一手在她的乳峰上大肆活动,一面轻声地要她忍着痛苦,待得不痛後就会领略到性交的乐趣了。  努力耕耘了好一阵子,才渐渐觉得小穴中松了些,我忽然想到要换个姿势,於是要她面向下伏着身子,翘起屁股来让我从後面插入她的小穴。

她柔顺地照着做了,刚伏好,我一见她阴户口,屁门附近,还有我的鸡巴上有着一丝丝的血迹,就顺手抓起床边放着的卫生纸,温柔地帮她擦净,顺便也擦擦我的『金枪』。

一切就绪後我就从她背後伸到她胸前摸她的双乳,捏弄她的乳尖,使她身子直扭,阴户又再度地泌出淫液,再从背後把阳具奸插进她的小穴中,挺着屁股就一进一出地插干起来。

干了几百下後,表妹的身子都几乎软倒在床上了,我这才警觉到她生病欠安,於是赶紧把她放好,跑到浴室拧把毛巾,再到床边替她擦身体,蕙妹温柔地看着我,在替她擦胸前的双奶时,一时心动,又在度在那岭上红梅捏捻揉搓。

她红云满面地娇声道:『龙哥哥,不要……嘛!』  我看她娇靥如花,低下头去和她接了个长吻,替她穿上睡衣後,才回房去休息。

中午,阿姨从公司回来,吃中饭时,表姐为了替我制造机会,吃完饭後故意藉口头晕躲入房中休息,而表妹因大病初癒,也回房休息去了,因此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我和姨妈二人。  饭後,我偷偷地在姨妈每天必喝的人蔘茶中放入我从同学处买来的春药,见姨妈果然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心中窃喜着这次定可尝到姨妈那风情万种,细皮嫩肉的中年美妇滋味了。

不一会儿,果见她满面红潮,离桌走回卧室。我也悄悄地跟在她身後,躲在门後偷看她的反应。只见她进了卧室之後,便扑身躺在双人弹簧床上,想是因为药性燃动春情的关系,在床上东翻西覆,玉手更不停地在她自身揉抚着,终於她忍不住把全身衣物脱光,躺在床上手淫着。

我站在门边欣赏着她的娇躯,只见阿姨的身材比之於妈妈并不多让,虽已将近四十的年纪,依然双峰挺拔,玉户嫣红,丰满多姿。我见她正自摸的忘我之际,於是一步步地走向前去,手在自己胯下一阵摸弄,挺着一只大鸡巴向她靠去。

阿姨正在闭目自淫,忽觉有人接近,张目一见是我,脸上本已红潮满面的娇靥,这会儿更是连耳根子都红透了,无奈此时正是她慾火焚心的当儿,再也难以兼顾姨侄之情。在慾念煎熬之下,阿姨朝我媚笑一声,纤掌拍了拍身旁,示意我躺下与她并卧,我也就大大方方地除去身上衣裳,一个箭步跳上床去,抱住阿姨就吻个不休。

狂吻了一阵她的头发,眼睛,鼻子……最後吻着她肥嫩的酥胸,一口就含住她的奶头,吮了两口,手儿也不老实地摸上了她的阴户,伸出了手指,在阴核上揉揉。

阿姨颤抖着声音道:『啊!……乖儿……嗯……哼……』  我吻着她的樱唇,堵住她未完的娇喘,身子一振跨上她的玉体,一手握着大鸡巴,另一手用两根手指头分开她的阴唇,挺了进去。龟头在她的阴核上直旋直磨,刺激得她丰臀直抛,口中:『唔……唔……』地叫着,我见她满是痛苦期待的神情,终於把大鸡巴深深地塞进她的阴户之中。

阿姨:『嗯……』的一声,满足地闭上那迷人的媚眼,两手环绕我的脖子,阴户随着我渐渐用力的抽插一上一下地配合着。

几百下之後,她那:『嗯……嗯……』的叫床声渐渐大声起来,动作也越是激烈了。当我把阳具向後抽的同时,她几乎以手和脚把身躯弯成一个弓状向上迎凑,口里也模糊地叫着:  『啊……龙……龙儿……插……插死姨妈了,……啊!……再……再重……一些……啊!……啊!……』  听她满是春意的叫声,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一股冲动,就更加快地插动着,一边看到阿姨那两个挺立的大奶子,随着我前冲後退的动作也前後颤动着,那情景,就像把一盘果冻前後摇动一般,我禁不住俯头含上那嫣红而凸起的奶头狂吸,手也抚摸着另一只肥乳,揉着,搓着,更令阿姨嗯嗯哼哼地不能自己。

终於,我只觉得後腰一麻,阳具暴涨,噗!噗!噗!地把一股又浓又热的阳精泄入阿姨的小穴之中。而整个人就顺势趴在阿姨那美好丰腴的玉体上,口对着口、胸对着胸,阴部密合在一起,阿姨也在极度放浪,满足中放松自己。

一会儿,我翻到一边,与阿姨并排躺着,却还是不停地抚弄着她的乳头和乳房。

阿姨看似真的满意极了,深情地望着我,温柔地吻着我的嘴唇,鼻子和面颊。我也报以热切的深吻,阿姨的手也在我的胯下搓摩揉捏,使我那刚射精的大鸡巴又硬了起来,我的手抚弄着那双白皙皙,柔嫩嫩的胸脯,忽发奇想地一翻身坐到阿姨丰满的双乳上,把阳具搁进乳缝,两手左右紧紧压住奶庞子,一抽一送之间插了起来,阿姨媚眼半闭,口中噫噫唔唔地哼着。

这样直插到再次快感来临,觉得精关不保时,才把阳具扶正插入阿姨的小口中,将一股股的精液喷到阿姨的喉咙里,阿姨一口口地把它们吞下肚子去,又伸着舌头把我的鸡巴舔乾净,这才心满意足地与我拥吻而眠。

傍晚,夕阳斜照入阿姨的卧室,我一睁眼,发觉阿姨还在睡梦中,眼儿紧闭而长长的睫毛像两排梳子一般合着,一只手还摸在我胸前,双奶挺突地靠在我脥下,两只脚并拢着,乌黑而柔长的阴毛在大腿根部茂盛地覆盖着那嫣红的阴户,阴唇外尚兀自凝结着中午狂欢後的余渍。手不禁伸过去摸着,心想阿姨都已是两个女儿的妈妈了,怎麽这小穴穴还是如此地紧窄呢?

阿姨被我的魔手摸得:『唔!……』的一声醒了过来,一看是我正对她的小穴轻薄着,羞得脸红红地就待要用手来阻止。

但我不让她有反抗的机会,抓住了她的玉掌,顺着手心一直向上吻去,小臂、肩膀、脖子、脸颊,最後印上了那艳红的小口。阿姨的身体扭了几扭,终於吐出她的香舌,和我长长地湿吻。我的手也不闲着,揉抚着她的双乳,时而重捏,时而轻捻,使得她咦咦唔唔地扭着,很久很久,才尽兴而分了开来。

阿姨眯着媚眼看了我好一阵子,满足地轻声道:『龙儿,我的小宝贝,阿姨的心被你抓走了,你可不要使乱终弃,抛弃阿姨啊!』

我吻吻她的鼻子道:『亲爱的姨姨,不会的,你放心吧!像你这般美艳动人的尤物,我怎麽舍得丢弃你呢?』  阿姨红着脸,羞嗔地道:『龙儿,你好坏,我人都给你了,但是毕竟我还是你的亲阿姨啊!怎……怎麽能叫我是尤物?你……』

我插口截断她的话道:『姨姨,你真美,肌肤细嫩,比妈妈还要好摸几分,而且床上的表现比妈妈和表姐还好呢!』

阿姨羞叫道:『什……麽?龙儿,你……你竟然和……和你妈妈上床?而碧凤也被你……吃了?你……唉!孽啊!』

我道:『姨姨,你不要侑於一般世俗的道德观念,男人和女人追求灵肉的合一快感,若是因为亲属观系而有所顾忌,又怎能达到极致的境界呢?说真的,我们能突破姨侄的界限,还真亏表姐制造机会才能使你爽快,安慰你的空虚和寂寞呢!而且表妹也被我开苞了,你们母女三人的滋味各不相同,表妹就像青苹果一般,涩涩的,表姐也不大会挺摇屁股迎凑,倒是阿姨你有多年的性爱经验,就像水蜜桃一般,香甜可口啊!』

阿姨脸羞的像块红布一般,颤着声音道:『天呀!连碧蕙都……被你干了!这……这像什麽话?她才十五岁,就不是处女了,你叫她以後怎麽嫁人呢?唉!真……是造孽……』

我道:『阿姨,你不必太紧张啊!现在社会上不是处女的女孩子一大堆,而且处女膜破裂的原因多着呢!只要不使她怀孕,不会有事的。』

阿姨只是唉声叹气地摇头不迭,我软语低劝她好一会儿,才渐渐没有那麽忧虑。

晚餐时,阿姨红着脸低头扒着饭,表妹奇怪地看看我,又看看她妈妈,还摸不清楚到底怎麽回事。只有表姐和我对望了一眼,换了个会心的微笑。

吃完晚饭,我忽然起了个念头,想要搞个母女同被,一起挨插的把戏,於是附在阿姨耳边轻声告诉她,阿姨却羞嗔地猛摇头,一直不肯答应。我见她如此害羞,便当着表姐和表妹的眼前,一把抚上阿姨那高挺的肥乳,不轻不重地捏着。

表姐和表妹也羞红着脸,偷偷地看着我这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阿姨挣扎着要跑开,可是我便将她环腰抱住,使她无法逃脱。我叫表姐先带着表妹到阿姨房中等着,再抱起阿姨的娇躯走向卧房。

阿姨不停地扭动挣扎着,口中急切地叫道︰「不……龙儿,不行……怎能母女同时……伺候一个男人?不行快……快放我下来……」

我乾脆吻住她的小嘴,使她无法再叫嚷着。到了房中,我要表姐脱下她和表妹的衣服,我则把阿姨的家常服脱开,再扯下奶罩和小三角裤,阿姨羞得用手把脸盖住,表妹也不停颤抖着,但是和她表姐都忍不住偷瞧着阿姨的裸体。

我把阿姨放到床上,顺手一拉表姐和表妹,使她们也一并躺下。自己则三两把地扯去衣物,胯下的大鸡巴早已迫不及待地翘了起来。我跳上床去压着阿姨的躯体,两只手各摸着表姐和表妹的玉乳,嘴巴咬着阿姨的肥奶,含着大奶头,吮着、咬着、舔着、吸着,只弄得阿姨娇躯东摇西摆,口中娇喘吁吁地呻吟着,而表姐也伸出手去抚摸阿姨的另一个乳房,更使得她不住地吟叫。

我一见阿姨已经浪得淫水汨汨流出,於是一边猛搓奶头,将大鸡巴对准浓密阴毛掩盖的小穴,用力一插到底。

阿姨痛得粉脸变色叫道︰「啊……痛……痛死我了……」

我大力地猛着,不管阿姨的叫痛声,一阵冲刺,猛捣着她的花心,一会儿,阿姨的叫声已变成︰「呀!……亲亲……大鸡巴龙儿……阿姨的宝贝……我……爽死了啦……好……好舒服……啊!……要……要泄了……啊……啊……」边浪叫着,一股阴精直泄而出。

我忙把鸡巴拔出,看到大股淫水喷出阴户,而且阿姨的阴户此时再也不是一条小隙缝,而是一个红嘟嘟的圆洞。阿姨抖了几抖,舒服得昏昏迷迷的,眯着媚眼享受着泄精後的快感。

我再趴上表姐的胴体,挺着鸡巴在她穴口磨着,直到淫水潺潺流出,才了进去。表姐听到阿姨淫浪的叫床声,早就春情大发了,因此我的鸡巴也就很顺利地插干了进去。

不到五十下,表姐也浪得大叫︰「好弟弟……亲爱的……大鸡巴弟弟……姐的小穴……被你得好……好痛快……我要被你……奸……奸死了……啊!……碰到子宫了……快……再快点……我要泄……泄了……」  表姐舒服得神魂飘渺,双手搂紧我的雄腰,丰臀拚命地摇摆,挺高着,最後一阵抽搐,双腿一松,垂落床上,全身都软了。  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再趴到表妹的玉体上,准备再和她盘肠大战一番。

表妹柔顺地先献上她的香吻,我也温柔地先抚弄着她小苹果似的乳房,手指也轻扣着阴核,使她春情燎动,淫水泛滥,随手指流出。

表妹在我双管齐下的挑逗下,只见她眉骚眸荡,口里轻声叫着︰「哥!……妹妹浑身……趐麻……难受……死了……」  我知道她刚开苞不久,而且年纪还小,不能像阿姨和表姐那样猛烈攻击。於是把龟头轻顶着她的阴核,先来一阵厮磨旋动,更使她浪得挺臀抛乳,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我再轻轻地将鸡巴慢慢插进去,插了一节等一下再插入一节,直到全根没入阴户。  蕙妹浑身起了颤动,小嘴也狂吻着我的口,而我也吸着她的香舌,吮着她的小舌尖,大鸡巴则轻轻地抽动起来,十下、二十下,……越插越松,表妹也抛臀相迎,配合着我的抽送。只不过她尚不会浪叫,未免美中不足了一点,不过她的小穴是最紧的,圈得我大鸡巴肉麻得舒服的紧!插了再插,越来越快,终於感到阳具一阵暴涨,便抽了出来,把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喷洒在她们三人的脸上、乳房上。

阿姨本来闭着眼睛休息,却被我这一洒惊醒过来,一看我们的浪形淫态,她自个儿也没来由地俏脸热烘烘的。娇媚地望了我一眼,拿着床头的卫生纸帮我们擦乾净,再帮自己擦。  我躺在表妹怀中,双手伸过去揉着阿姨的肥乳,阿姨扭着娇躯直闪,我把她拉了下来并躺着,告诉她我是多麽快意舒适,她也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再把玩着她们母女三人的玉体一阵,才和她们在疲累之後拥被交颈而眠。  接着的几天里,一有机会,我就缠着她们,要求肉慾的享受,或双人、或三人、或四人大被同乐,插得她们乐陶陶地娇靥含春。直到不得不回家时,才含着泪水依依不舍地与我诀别,还一直要求我再去台南玩。我一一答应她们,拥吻了好一阵子,才恋恋地踏上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