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豔夏

2019-05-31 14:57  作者:admin 点击:次 

哔哔!哔哔!┅┅我一张开眼,按着闹锺大叫着∶「妈的,正做在好梦,你还吵我。」随手把闹锺拿起一看,天啊!九点五十快迟到了,马上起身穿衣跑去浴室盥洗一下。

『趁这个空閑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文,是某一所大学学生,因爲放暑假关系,我给自己找了一些活动,就是每天早上去学吉他,下午教游泳,晚上到补习班上课。』「陈文怎麽又迟到了啊?」刘老师看着我笑着说。

「对啊,昨天太晚睡了,爬不起来。」我笑着回应说。

「好吧,快去上课吧,黄老师在等你。」刘老师说。

『刘老师是这间乐器行的老板,而黄老师则是一个教师,专教吉他的。』「老师好。」我向黄老师打了招呼。

黄老师点点头说∶「上次我们教什麽啊?」我想了一想说∶「好像是音阶吧。」黄老师又说∶「那你回去有没有练习啊?」我心虚的笑了一笑说∶「这个┅┅」黄老师皱眉着说∶「是不是又是补习太累,没什麽时间练啊。」我张大了眼睛说∶「老师你怎麽知道ㄋㄟ?」黄老师笑着说∶「你每次都这样说,我都会背了。」接着又说∶「不是我爱说你,吉他这种东西啊,不是来上课就会了,不管你多麽聪明,也是要练习才会的。」我点了点头,心想着∶『其实也不都是没有练啦,但是在老师面前不好意思说大话。』黄老师看我好像听懂了,点点头又说∶「那我们上今天的课程吧。」叩叩!!叩叩!!

黄老师说∶「请进。」门一打开,走进了一个长发的女子,她看着黄老师,然后说∶「老师跟你拿一下东西。」黄老师跟她说∶「没关系,你拿吧。」她点点头,走到在我旁边拿了一本钢琴教材,我仔细一看,发觉她还长得不错,身材也不差,而且又是长发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就多看一下。她拿完教材后跟黄老师说声谢谢然后就出去了。

我疑问着说∶「她新来的啊?教什麽啊?」黄老师说∶「对啊,昨天才来的,好像是老板的侄女,来这边打工,教教钢琴。」我又问说∶「她叫什麽名字啊?」黄老师说∶「她又不是我侄女,我哪知道,好了不要说了,练习吧。」我只有乖乖练习到下课在问吧。

下课后,我到刘老师那边跟他说∶「老师那位新来的女老师是教钢琴啊?」刘老师看着我说∶「对啊,她是我侄女来打工的。」「喔,那叫什麽名字啊?」我问道。

「她叫刘伊珊,对了,你问这个做什麽啊?」谢老师疑问着看着我说。

「没有没有,我妹妹说想学钢琴顺口问问。」我说,但心想∶「是爲了要认识她才这麽说的。』刘老师一听马上说∶「喔,真的啊?!那叫你妹妹快来报名,依珊的钢琴很强在她们学校比赛都是数一数二的。」我心想∶『弹的利害,可不一定会教。』但口中却说道∶「我回家跟她说说看。」「你叫她不要错失良机喔。」刘老师说。

「好吧,那我先走了。」我说。

「再见了。」刘老师挥挥手说。

下午我到了游泳池,换好衣服在旁边等着学生来上课。我擡头一看有一堆人想着∶『那可能就是了吧?』于是我走过去跟她们说∶「大家好,你们先过来这里。」『我本来是不用作这种事情啦,而且又没有钱,不过我本来的教练是我的同学,他有事和女朋友出国了,我才帮他教一个月。』「你们是张老师的学生吗?」我问他们。

「对。」他们点点头说。

「那你们知道我要代张老师的课吗?」我问他们说。

「知道,昨天张老师有说,他说会有一个比他会教的老师来代课,而且那个老师又和善,长得也很好看。」其中一个女学生说。

我想说∶『真的还是假的,老张会这麽说完。』故意嘲弄他一下说∶「那现在看来ㄋㄟ?有没有失望啊?」「好失望喔。」竟然有一堆人起哄的叫着。

我笑了一笑说∶「好,等一下你们就会知道什麽是真正的失望。」「来我们先做热身操。」我说,心中却想∶『好啊,敢这样消遣我,看我的利害。』于是我把我所学的里面作爲激烈的热身操使了出来跳完一次后,我看了看,他们还不错没有被我操倒,我又说∶「好,那现在下水来回30趟的漂浮。」「喔┅┅」一堆人喊着。

「喔什麽啊?40趟。」我装着脸说。

「不要啦,老师,30趟就好啦。」我一看是刚刚那个消遣我的女学生说。

我笑一笑接着说∶「可以他们都30趟,你要40趟。」「哼!40就40,怕你啊。」她说。

「OK,那大家开始下水。」我转头对那些学生说。

我在游泳池上面看着他们慢慢的漂浮着,心中却想到以前刚开始学游泳的时候,那时也是这样慢慢练的,不过有一个女老师对我很好,脸上不由笑了起来,却听到有人叫说∶「老师!巧欣溺水了!!!」我一看是刚刚那个女学生,马上跳下去救她,把她救起来后,一堆人围在这里,我就跟那些学生说∶「你们再继续练习,我会看着她的。」结果到下课后她才醒过来,张开眼睛疑惑说∶「我没死啊?」「差一点啊。」我笑着说,但接着又发脾气的说∶「你不能做那麽多次漂浮要跟我说啊?这样很危险ㄋㄟ。」她忽然笑了起来说∶「我知道老师会救我啊。」「那是一定的,不管是谁,只要溺水我都会下去救她。」我说。

她又望着我笑了笑,然后说∶「老师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家ㄋㄟ?」我先看看手表,心想∶『五点了,六点还要补习,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啊?』她看着这样的动作说∶「老师等一下有约会啊?不能送我回去啊?」我想一想像她现在这种状态让她自己一个回去太危险,就笑着对他说∶「对啊,等一下要跟巧欣去约会啊。」「你怎麽知道我叫巧欣啊?」她讶异着说。

「我爲什麽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叫什麽啊?」我开着玩笑着说。

巧欣想了一想笑着说∶「好啊,你敢打我的主意啊。」「不要闹了,快去换衣服,我赶快送你回家吧。」我说。

他看着我忽然说∶「我要老师帮我换。」我张大眼睛看着她,心中惊讶着想她是什麽意思啊?

她又笑了出来说∶「骗你的啦,还当真啊,还真色ㄋㄟ。」我摇摇头苦笑着说∶「我到外面等你。」「走吧,赶快回家现在我家都没有人。」巧欣说。

「你父母不在啊?」我说。

「我没有爸爸,我是单亲家庭。」巧欣说。

我点点头说∶「喔,走吧。」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载送她回家中间她跟我说,她是就读高中的学生,这次暑假跟好没事出来学游泳。

「到家了。」巧欣看着我说。

「那我先走了,再见。」我看看表慌张的说。

「老师不进来喝杯茶吗?」巧欣皱眉说。

「不行ㄋㄟ,我还有事。」我摇摇头说。

巧欣又拉着我说∶「老师不是要跟我约会,这是个好机会,还不把握啊?」「瞧你这样子,刚刚跟你开玩笑的啦,我真的要走了。」我说。

巧欣忽然哀怨的看着我说∶「我知道我长的丑,但老师也不用这样开我玩笑吧。」说着说着竟好像要哭了一样。

「哪会啊,巧欣这麽漂亮有谁敢说你丑啊?」我说,不过巧欣真的长的很漂亮。

「那爲什麽要拒绝我ㄋㄟ?」巧欣疑问说。

「我是真的有事啦,不然下次好不好,下次补偿你啦。」我又看着表急忙的说。

「哼!那麽没有诚意,你走啦,我不要你了啦。」巧欣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不要哭,不要哭,我陪你就是了啦。」我安慰她说。

「你不是还有事?」巧欣疑问说。

「爲了陪你,什麽事情都可以不去了啦。」我想先让她不哭在说。

「那好,走吧,我们去吃晚餐。」巧欣笑着说。

我心中想∶『女孩子怎麽这麽奇怪,说哭就哭,说笑就笑。』我点点头无奈着说∶「走吧。」巧欣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向街上走去。

「吃完饭了,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啊?」巧欣忽然向我说。

「电影有什麽好看的,要看就来去看MTV。」我说。

巧欣点点头说∶「好啊,走吧。」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向前走去。

一进到MTV有个Waiter过来说∶「先生几位啊?」「两位。」我说。

「两位啊?现在只剩下特别包厢,不知道你们要不要ㄋㄟ?」Waiter疑惑说。

「什麽是特别包厢啊?」巧欣问着Waiter说。

心想∶『特别包厢就是里面只有床啊,连这个都不知道!』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跟Waiter说∶「好啦,好啦,没有关系,就特别包厢。」「那先生请先选片吧。」Waiter说着然后带我们到选片区。

我故意拿了一片三级片给Waiter去播放,然后跟Waiter说道∶「那带我们去吧。」「好的,跟我这边走。」Waiter指着前方说。

我们跟着Waiter走到那经房间,Waiter又说∶「先生,就是这里,我们会尽快播放你们所选的片,希望你们能满意。」一走进去,果然只有一张床,巧欣疑惑地说∶「爲什麽只有床啊?没有椅子啊?」「这是特别包厢,只有床而已。」我解释说。

她又看了看,然后才点点头说∶「那我们坐在这里看吧。」片子播放到一片,终于等到我所期盼的那些限制级画面出来了,这时巧欣看起来脸都红了,但是这种尴尬的画面她也不好意思说什麽。

我就不客气的把手伸过去,搂着她,她暗叫了一声,我又将她整个按倒在床上,我仔细的看着她,觉得如果不趁机的话,哪还有机会啊。

我就吻了过去,她挣扎了一下就不再乱动了,我更大胆的将双手在他身上乱动她一发觉这样情形,她的手也不自觉的伸出来阻挡,但对我来说那只是象徵性的动作,我把她的双手抓住然后将上衣脱掉,才看到他穿着蓝色有蕾丝得胸罩,我再把胸罩拉上来,往她的乳头亲了上去,他全身振动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要┅┅不要┅┅」「是不要停,还是不要动啊?」我故意嘲弄他一番,她正要开口时,我又亲上她的乳头,她叫了一声,全身无力,哪还能回话啊。

我心想时机成熟了,就把她的裤子脱掉,她穿着一件白色内裤,这时却像害羞了一样,用手把乳头和内裤遮着,我却用手摸摸她的穴口,已经非常潮湿了,心想∶『原来这麽骚啊。』接着脱掉我自己的衣物,在往她的穴口亲了过去。

「不┅┅不要。」巧欣哀求说∶「放过我吧。」我哪会理会那些话啊,我就把她的那件内裤脱了下来,果然穴口那边已经非常湿,我把鸡巴放到穴口旁慢慢磨着,然后我跟她说∶「小骚货,想不想我的鸡巴进去啊?」这时她只能无助的发着呻吟∶「晤┅┅啊┅┅」我笑着说∶「那我就当作你默认了喔,我要放进去了喔。」说着我就把龟头慢慢放进穴口里,大约放进一半时她却说∶「不要┅┅快拔出来,好痛喔!」「等一下就不会了,你忍耐一下。」我不在管她的哀求,往前一顶把整根鸡巴放进去,然后慢慢的抽送着,她又叫道∶「啊┅┅好舒服喔,不要停。」我想是时候了,然后慢慢加快的抽送着。

「啊┅┅好老师快,再快啊┅┅不要停┅┅喔┅┅好爽喔!」「啊,好舒服喔,怎麽会这麽爽啊,啊┅┅晤┅┅真爽,再顶进去啊!」「哎呀┅┅快要死了,在快一点啊┅┅」「啊!!!!!!」我抱着她笑着说∶「要不要来来一次啊?」她马上摇摇头说∶「不要。」然后起身穿衣。

我低头一看有些鲜血在我龟头上,我惊讶说∶「你是第一次啊?」巧欣穿着衣服,然后点点头撒娇的说∶「对啊,你还那样大力的顶人家,你知道有多痛吗?」「那你不是也喊很爽啊?」我笑着跟你说。

「不来了,你就只会欺负我。」巧欣垂打着我的胸说。

「那还看不看啊?」我问着巧欣说。

「还看啊,再看下去,你不就要干死我啊。」巧欣笑着说。

「那走吧。」我点点头说。

「巧欣,快十点了,该回家了吧?」我问着她说。

「不要啦,我们在去别处玩啦!」巧欣说。

「可是这边的店都打烊了啊?改天有机会我在带你出去完好不好?」我说。

「这样啊,不然我们到旁边的露天咖啡厅坐一下再回去,好不好?」巧欣看着我说。

「好吧,不要太久喔。」我看着她说,虽然很不想去,但这麽可爱的女孩子求你也不好意思说不要。

「老板,来两杯咖啡。」巧欣像着咖啡厅老板说。

「好,马上来。」老板说。

「巧欣啊,你这麽晚还不回家你妈妈不会担心吗?」我问着他说。

「她才不担心我ㄋㄟ,她只在意她的事业。」巧欣说。

「我想她应该也是爲了给你更好的环境才会这样吧。」我说。

巧亲摇摇头不再说话,这时咖啡来了,我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看着巧欣,忽然看到巧欣在看着我后方,我回过头一看,有一个对情侣在我们后面喝着咖啡,我又回过头来看着巧欣,觉得她好像怪怪的,就问她说∶「巧欣有什麽事吗?」她看一看我后,摇摇头说∶「我不要喝了,送我回家吧!」忽然有一声不悦的声音说∶「巧欣那是谁啊?你怎麽跟她在一起ㄋㄟ?」我回过头看,原来是那对情侣中那个男的出声的,我就问巧欣说∶「你认识他啊?」巧欣忽然摇摇头,然后低下头小声说∶「不,我不认识他。」那个男子又说∶「哟,巧欣啊,才不要你多久啊,马上又叫上新男友啊?」「喂,那边那个小子啊!你敢做巧欣的男朋友我还真佩服你ㄋㄟ。」然后大声笑着。

「我不是她男友,我是她的老师。」我回了一句。

谁知巧欣听了这一句哀怨的看着我然后向前跑去。

那男子说∶「原来是老师啊,我还以爲谁能受的了她啊,跟你说啦,我跟她交往那麽久,她还不是说分手就分手,你就好不要惹她,不然最后变成∶『没吃到羊肉,反而惹得一身骚。』那就太不值得了。」「虽然你们已经分手,但你不应该这样批评她吧,这样是很不道德的。」我生气的说。

「很不道德,你知道吗?我爲了她放弃我原来的大学转到他学校附近的大学就读,爲了她,我出去打工,结果被学校留级,她却是跟我说,我们不适合在一起。」那男子大声说。

「真的吗?」我惊讶道∶「巧欣不会是这种人吧?」「那是你认识她太浅了,不过我劝你还是远离她爲妙。」那男子说。

我想了想还是先追回巧欣再说吧,于是我不再理会那男子说什麽,马上向前跑去,跑了十几分锺还是找不到巧欣,我先说会不会回家了,马上前往她家中,果然发现她们口哭泣着。

我马上向前去安慰着说∶「不要哭啦,那种男人不要也算。」谁知她却急忙摇摇头的说∶「不是啦,又不是爲了她哭。」「那是什麽回事啊?」我疑惑的说。

「你真的认爲我们只是师生关系啊?」她停止了哭泣,看着我说。

「对啊,而且不会太久吧,大概一个月就结束了啊。」我点点头说。

她又哭起来说∶「我连身体都给你了,谁知你根本不在乎我,那我┅┅」我一听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喜欢我,可是我根本没有过那种念头说。

「那,你要我怎麽说啊?」我小心的问着她。

「哼!身体都给你碰过了,你想要怎麽说啊?」她瞪着我生气着说。

我心想∶「碰过身体吗,我也有给你碰过啊,我就没有怎样。」不过口中却说∶「那我以后说你是我女朋友好不好啊?」「那麽勉强啊。」巧欣皱眉看着我说。

「哪会勉强啊,这样一个大美人能当我女朋友我不知道多高兴啊。」我装作很高兴说。其实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当然很开心,不过这麽便宜就有了,心中还是觉得怪怪的,本来想说大家心甘情愿玩玩就算了,现在,唉,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时巧欣才破涕爲笑的说∶「那以后不準再说我们只是师生关系喔。」我点点头说∶「当然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当然很光荣,哪会再说我们只是师生ㄋㄟ。」「那,你明天来接我去游泳吧,我在家等你。」巧欣高兴说。

「那好,明天见了。」我挥挥手就走了下去。

豔夏(2)豔夏是我第一次创作,本来只想写一篇短篇,但是却写这麽多,我自己也不知道会怎麽发展下去,如果有兴趣的话那就慢慢看下去吧。还有我并不擅长写那些非常露骨的情节,不过我会慢慢的写下去,所以如果是喜欢比较刺激的情色文学的话,那就不用花费时间看下去。

「真是奇迹啊,每天迟到的陈文今天这麽早来啊?」刘老师一脸疑惑脸色问着我。

「对啊,今天不知道怎麽样的,早早就起来了,而且也睡不下去了,所以早一点来了。」我回应说,心想∶『其实还是真的睡不着,不知道是爲了昨天那件事,还是想要再见到那位刘老师。』一阵钢琴声传来∼∼「喔,谁这麽早在练琴啊?」我看看四周,问着刘老师。

「是我侄女啦,他就住在这里,每天都早起一个小时来练琴,连我想多睡一会都会被她吵醒。」刘老师做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说。

「不错啊,很勤奋啊。」我敷衍说,心想∶『要怎麽才能和她搭上ㄋㄟ?』「这可是真的,我那各执女可不是盖的,她可是全国比赛的名人。」刘老师自傲的说。

「那我先上去等黄老师了。」我心急的想要上去,随便说一句。

「不用了,今天黄老师有事,本来是我要代课,但我那个侄女说让他教看看,所以今天就由她教你了。」刘老师看着我说。

「真的啊?那我可要先上去打打关系了。」我笑着说。

「那你先上去吧,对了你记得她脾气不太好,她是完美主义者,有时候会比较严厉一点,你可要忍耐一下,唉,别人我就不会跟她说这种话,但你喔。」刘老师摇摇头歎气说着。

「这是什麽话啊?我也是很认真啊。」我不服的说。

刘老师看着我点点头,又说∶「好吧,那你自求多福了,还有她上课时不喜欢学生乱说话,所以你只要专心上课就好,不用想要聊天了。」「我上课当然是很用心了,哪会聊天啊?何况只有一对一,难不成跟老师聊啊?」我疑惑道。

刘老师看着我笑了笑说∶「可是黄老师跟我说的不是这样,不过我不理会那种事了,你还是认真一点吧。」我点点头说∶「那我上去了喔。」「上去吧,记得喔!认真一点。」刘老师不厌其烦的再说一次。我一上楼就看到昨天那个刘依珊老师在那边弹着钢琴,神态很认真,根本不知道我已经上来了,我就走过去跟她打声招呼说∶「老师好,听说你今天要代黄老师的课来教我啊?」她一听到我说话,马上回头瞪着我说∶「对不起,下次如果你要跟我说话的时候请等我弹完一首歌或是间断实在说好不好,不要正在弹的时候说,这样会破坏整首歌。」我一听,心想∶『哇!还有这种老师啊。』脸上马上装出很害怕的表情说∶「老师对不起,我下次在有不敢了。」她一看到我这种表情马上笑了开来说∶「没关系啦,你根本不知道,是我语气太重了一点,但你要不用吓成那样子啊。」然后又笑了起来。

「那陈文你先进去吧,我拿些东西再进去。」她收拾笑容对我说。

「好吧,依珊老师我在里面等你喔。」我对她笑着说。

她脸上变成惊讶表情说∶「你知道我的名字啊?」「你不也知道我的名字,那有什麽好奇怪的。」我故意装起脸对她说。

「不是奇怪,只是想不通谁会对你说,照理说只有刘老师知道我的名字,不过他应该不会那麽无聊乱说吧,算了,你先进去了。」依珊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走进教室,坐了下来,想着∶『她应该也不会比我大吧,最多大一、两岁吧。』突然一阵声音把我惊醒,原来依珊已经拿着一把吉他在弹奏了,不过我看他弹奏的技巧,也不是很好,可能和我差不多能教我吗?

「你们昨天上到哪里了?」依珊问着我说。

「大调、小调啊。」我回应着她。

「啊,上到那边了啊,那我不太会说,我还是请刘老师上来吧。」依珊急着说。

「不用了啦,依珊老师,我以前也有很多不会吧,我想我们这一次就当複习吧。」我急忙的说出,深怕她走掉。

「这样啊,那好吧,我就帮你複习吧。」依珊点点头说,又说∶「那我们从各个和弦複习喔。」「好啊,ㄟ,依珊老师啊,我有个问题问你喔,当初你爲什麽会学吉她啊?

你钢琴都弹得那麽棒了,难道想精通种乐器啊?」我问的很快,不给她有拒绝回答的机会。

依珊一听本来皱眉想出言,但是一听我说到吉他她又无奈歎一口气说∶「不要问这种事情,现在是上课不要谈其他私人事情。」「依珊老师这样不对ㄋㄟ,我很想听听你的学吉他经过,不一定对我有帮助说,我们黄老师第一节课就是说他学吉她的经过啊。」我看着依珊老师说。

「这样啊,黄老师真的这样教啊?」她疑惑的看着我说。

我又点点头说∶「对啊,他是这样教的啊。」「那我跟你说吧,其实┅┅」『原来依珊老师是就读,一间大学的学生,当初她一进大学有很多男孩子想追他,但是她都看不上眼,而且她一进学校就拿到学校所举办的,钢琴演奏大赛冠军,所以慢慢的,那些男生都知难而退了,但是偏偏有一个男生却不放弃,他想了一个办法一定要追到依珊,首先他先调查依珊老师的钢琴都在哪间练习室练习的,一调查到后,每天当依珊在那边练钢琴时,他就拿着吉他在外面弹奏着,风雨不停,可是三个月后,他却停止了一个礼拜,依珊那段时间就常常问别人那个弹吉的,他有没有来啊?别人都说∶「你管他做什麽啊?」依珊会说∶「我知道他弹吉他是要给我听的。」听的人都会笑笑的对她说∶「你想得太多了。」一个礼拜后,那心中的吉他声又在外边响起了,这时她要求同学帮她看看那是什麽人啊?结果隔天马上接到那名弹吉他的人送的花和邀请卡,就这样的他们热恋了起来,不过好景不常一次的意外夺去了他的生命,依珊老师非常伤心,对着他留下的那只吉他,暗地的发誓她一定要学好吉他。』「不会吧,有这样一段的故事啊?」我张大眼睛看着她说。

「所以这是我最不想提起的一件事,但是放在心里好难受,好想有个人可以说出,不过我的那些同学都跟我不太好,唉,读到大学生好像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我每天好像只有练琴没有其他事可做,我有时觉得这样到底值不值得啊?」她伤心的说。

「老师,可是你至少得到了别人的敬仰啊,你是一个全国钢琴大赛的名人ㄋㄟ。」我安慰他说。

「那都只是假的,只要我不再参赛,就不会再有人记得我了。」她看着我又说∶「你知道我爲什麽会跟你说这件没有人知道的事吗?」我摇摇头的说∶「可能我比较可爱吧,让老师看到我就想说出来让我帮你解忧吧。」「不,不是的,那是因爲你跟他很像,对任何事都能一笑置之,而且好像从不担忧任何事,我记得他曾跟我说她的处事就是∶『笑谈天下事。』这点你就跟他很像,所以我才会忍不住说出来。」依珊笑看着我说。

「你才刚刚看过我,就知道我的个性啊?」我张大口对她说。

「这是一个人的特点,我一看就会知道,你怎麽装也装不出来的,像刚刚我骂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装的了。」她看着我说。

「不会吧,我还以爲骗过你了说。」我惊讶的对她说。

她笑了笑忽然又歎了口气。

我想要她又想起她男朋友了,马上转移个话题,说∶「那依珊老师,你跟你男朋友在一起不就很快乐了?」「他很怜惜我,他一听到我从小到大只有练琴,马上说∶『那不是人过的生活,你父母怎麽能那样对你啊?』『不行,不行,我要让你有个快乐回忆,这样好了,这个礼拜天我带你出去玩一天吧,让你有个美好的回忆。』我当时也很高兴,跑到他面前亲了他一下。」她高兴的说。

「你那个男朋友不错喔,那他带你去哪玩啊?是不是有个快乐的一天啊?」我追问着说。

依珊忽然低下头小声说∶「他就是在那个星期日出事的,手中还拿着要送我的花┅┅」我一听心里想∶『怎麽那麽衰啊?真是没福气,这样一个大美人要跟你出去玩结果却┅┅』『嗯┅┅不如┅┅』说∶「依珊老师,你从那次后也没都没有出去玩过啊?」她摇摇头看着我说∶「没有了,在没有人说要带我去了。」「那你不会自己出去走走啊?」我疑问着说。

「我不会,而且不敢。」他忽然像一个小女孩说。

「一个大学生还不敢出去,还且不会┅┅」依珊忽然低下头,我想∶『啊!

说的太重了,不过也难怪,她从小都没有出去过。』马上转口说∶「依珊老师,你不是认爲我跟你男友很像。」她点点头说∶「对啊!」「那这样可能是巧合吧,不然这样啦,我就帮他完成生成的愿望带你出去逛一天,不知道依珊老师愿不愿意跟我出去ㄋㄟ?」我看着依珊慢慢说出。

她神情先是一惊讶,然后变爲快乐,口中却说∶「这,不太好吧,这样麻烦你,而且我们又不熟。」「依珊老师啊,你都教过我了,我这们这样师生关系,还不熟吗?而且你真的不想出去吗?」我问着她。

「想是想,不过┅┅」依珊疑惑说。

「那就好了啊,我又不是要代你去卖,只是带你出去玩一天啊。」我说。

「那,好吧,这星期天早上九点你来这里接我吧。」她好像下定决心说。

『九点不会吧,平常十点都不一定起的来说。』心想着,但我却点点头。我说∶「好,那时间也到了,我先走了喔。」「啊!」她惊呼一声说∶「下课了啊?我都没有教到什麽,不然这一节不要算啦。」「没有关系啦,你怎麽会没有教到ㄋㄟ,你教了我一个很好的追女孩子方法啊。」我笑着对她说。

「什麽方法啊?啊!你┅┅」他忽然害羞的低下头。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那我先走了。记得喔!星期天早上九点。」我说完,转身走到楼下去,看到刘老师紧张看着楼上,一看我下来马上说∶「怎麽她有没有骂你啊?你不要放在心上,她是求好心切。」「就算她骂我,你也不用这麽紧张吧?」我不解的说。

「唉!昨天有一个给她骂的不来补了你想ㄋㄟ?」刘老师摇摇头说。

「喔,原来如此,不过依珊老师对我很好啊,那我先走了。」随即挥挥手走了出去。我想了想,先到巧欣家去接她好了。到了她家下面正要走上去,忽然听一熟悉的声音说∶「你不要在缠着我了,陈老师快要来了。」我心想∶『那不是在说我吗?』马上提起精神听下去。

又听到一声说∶「来就来啊,我不相信我会输他,巧欣啊,爲什麽你不喜欢我ㄋㄟ?」『巧欣?』我心中疑惑想着,马上偷偷看过去,原来是昨天那名男子和巧欣再说着话,而他们的神情好像都很不愉快。

「我不喜欢你,你说得出来吗?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的行爲,见一个爱一个,我不知道原谅你几多次了,而昨天还是带一个女生,你根本,根本心里就没有我嘛!」巧欣生气的说。

「巧欣,我错了啦,其实,那名女生只是我的一个同学,昨天刚好一起在那边喝咖啡而已,我们没有其他关系啦。」那名男子急忙解释着说。

「每次都样说,你以爲还会在相信你吗?」巧欣说完转头就要走了。

「巧欣,你一定要相信我,那真的只是一个同学,巧欣啊,我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以前那些在我身边的女生,也都是她们自己过来的,我从来没有背着你在交别的女友。而且昨天我一看到你刚那个男的在一起,我的心快碎了,你以爲我昨天不想看你吗?我是不想看到你跟他亲亲我我的样子,你知道我多心痛吗?」那名男子看着巧欣大声说。

巧欣听了听转过头疑惑说∶「真的吗?爲什麽你以前不对我说清楚ㄋㄟ?」「你有给过我机会说清楚吗?每次你一看到那种事情转头就跑,我有什麽办法。巧欣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你。」那名男子很诚恳的说。

巧欣想了一会忽然说∶「其实,我也只是拿他来测试你而已,我想知道你到底还在不在乎我?现在这样子我当然很想回到你身边,但是你要让我跟陈老师讲清初吧。」『拿我来测试他?那昨天还说我们不是师生关系?我不就是候补的啊?』我忽然心中一阵怒意,虽然那名男子跟我比我是差了一点,但我也是有自尊的,哪容的别人这个来愚弄我啊?越想越不是味道,想一口骂出去时又想到∶『好啊,你既然这样愚弄我,你看我怎麽捉弄你。』我就再继续听下去。

「讲什麽讲啊,你本来就是我女朋友,是他横刀夺爱,我在抢回来有什麽不对吗?」那名男子大声说。

「话不是这样讲,我也真的有点喜欢他,我不想这样伤害他。」巧欣说。

「不想伤害他,那我ㄋㄟ?你当我是什麽啊?」那名男子又生气的说。

「这一切还不是你造成的,你生什麽气啊?」巧欣忽然瞪着他说。

那名男子看着巧欣,又和声的说∶「对不起,一切都是我不对,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才会这麽生气的。你不要生气吧,那我陪你跟她说好不好?」「不用,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跟他说,你走吧,我要上去了,等一下陈老师也要过来了,让他看到会很尴尬。」巧欣说完,转身要上楼。

我一看到马上躲了起来。

那名男子又说∶「那好吧,我晚上在打电话给你。」然后就走了。

等到巧欣上楼后我才走出来,心中打算着要怎麽做ㄋㄟ?是要当作都没有发生过吗?还是跟她当面说清楚啊?不过想到拿我当测试品心中就有怒意,不管了啦,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看她会怎麽样对我吧。

我就像楼上走去,走到巧欣家门口忽然看到巧欣在门口等我,我过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但是我也不想说破她,于是我就说∶「巧欣等很久了啊?」巧欣摇摇头说∶「没有啦,刚刚才出来的。」「喔,那我们走吧,在不快点上课可能会迟到喔。」我说。

「老师┅┅」巧欣忽然小声说。

「什麽事啊?」我装作疑惑问她,但我看到她低下头脸上一副很惭愧的样子心里就知道怎麽样一回事了。

她忽然又摇摇头说∶「没有没有,我们赶快去上课吧。」我又看看她说∶「那真的没有事喔?」「没有啦。」巧欣看着我说。

「那走吧。」我拉着巧欣向楼下走去。

到楼下时,我往四周一看果然看到那名男子躲在旁边,正看着我们,我又想起刚刚的事,心中一怒,拉紧巧欣的手。

「老师,你怎麽拉这麽紧啊?」巧欣看着我说。

「没有啊,刚刚想起一件事,忽然多用一点力了。」我敷衍着说。

我又往那名男子一看,觉得他好像更生气了,我想既然要做那就┅┅我伸手按着,然后看着她说∶「巧欣,你今天好漂亮喔,而且那一双红红的眼睛,看起来好娇媚喔。」然后我低头亲吻着她。果然,那名男子跑了出来说∶「你在做什麽啊?」然后拉开我和巧欣。

「你是谁啊?爲什麽出来干扰我们啊?」我看着那名男子大声的说着。

「我┅┅我是巧欣的男朋友啦。」那名男子马上回应着。

「喔,巧欣你昨天不是说他不是,只有我才是你的男朋友,爲什麽今天她又出来了啊?」我故意要让巧欣难做。

「这┅┅哎呀┅┅阿杰啊你先回去啦,我会跟她说清楚啦。」巧欣马上慌张的看着那名男子说。

「哼!说清楚,如果我不及时跑出来,还不知道会变成怎麽样ㄋㄟ?」阿杰生气的说。沈默一阵后,阿杰又说∶「巧欣,你现在就把话说清楚,你到底喜欢谁啊?」这时我想着∶『如果她选择那个叫阿杰的男子,那我不就很难看?』马上说道∶「你叫阿杰?」那名男子点点头说∶「对啦。」我又说∶「你喜欢巧欣?」「对,我真的很喜欢她。」阿杰急忙点点头看着新说。

「可是我又喜欢他,那不就我们之间有一个会出局了?」我问着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