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毕旅的最後一天晚上,看着女友和女同学被轮奸

2019-06-08 10:20  作者:侠客 点击:次 

那天晚上的情形,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夜,是高三毕旅的最後一天晚上,我在别班的女生房间里,和可爱的女朋友聊天。当然甜蜜,也不顾旁边另外两个女生。反正大家都很熟了,绑着马尾皮肤白皙的叫玟玟,大家叫她玟玟,是那班的班花。另外身材比较娇小,头发很长连浏海都超过鼻子的叫晓可,当然绰号就是小可。至於我的女朋友,留着这种年纪而言有太可爱嫌疑的长发妹妹头,名子,kiki。

我坐在kiki的床缘,左手在另外两人看不到的角度轻轻搂住kiki,好甜蜜好甜蜜。玟玟刚洗完澡,绑起简单的马尾在房间的大镜子前检视皮肤状况。小可坐在另一张床上,翻阅杂志。

再正常不过的高中毕业旅行阿,多麽无聊却又单纯的可爱。

偏偏这个时候,改变命运的敲门声急速响起。

我吓的跳了起来,心想是哪个老师来查房,都已经快半夜12点了,心机这麽重!?没办法,只好迅速打开衣柜,躲了进去。

木门扣扣5声,然後静默了下来,我透过柜子缝细,并没有看见有谁进来,而另一边的三个女生也都尽量假装没事,能不去开门就不去开门。

没想到,门竟然啪的弹开!奇怪!刚刚明明有锁的!

却只见三个职业部的男生大步而无声的走进来,然後吓了一大跳。好像小偷遇到醒着的房子主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麽办。

三个女孩更是大惊一跳,小可警觉性很高,旋即拿起床头电话准备呼救。那三个男生见状飞扑捯床上,把小可的电话拍掉,其中一个更反手摀住小可的嘴巴把她的头紧压在床头墙上。另外一个反应很快,也跳起来一把抓住玟玟,勒住她。最後一个男的只是瞪着kiki,开始说话。

「我们只是要来偷东西…你们竟然还没睡…!」他有点惊慌,真是愚蠢!从门缝底下看也知道灯都还亮着,怎麽可能睡着!

「怎麽办?」捉住玟玟那个问,他现在也摀着玟玟的嘴。

正当我准备冲出去跟他们三个拚命的时候,忽然没有关的门又有人走进。

这次来了6个职业部的男生!而且其中几个皮肤黝黑,身材粗犷,一副流氓的样子,我当下大惊,勇气又慢慢缩回去。

「你娘的…怎麽是三个妹仔。」6人其中一个光头问。根本就是黑道的,高三个屁!

「做的好阿!不如我们就来爽一下!」另一人提议。我睁大双眼盯着他。恨不得冲出去勒死他。

9个男人互相对忘了一会。终於殿後那个人把门关了起来,然後上锁。

kiki眼神闪过恐惧,准备大叫,却被赏了个巴掌。我握紧拳头。

「痛吗?你要是敢叫,吃不完兜着走!」留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小混混说。

「我看是爬着走啦,哈哈哈哈哈。」另一人无耻讪笑,其他人也大笑。

「嘘,可别太大声阿。」一人又说。

「听到没有,等一下太爽别叫太大声阿。」光头恶心的对被压在墙上的小可说。我在柜子里看的一清二楚。

三个被制伏的女生开始拳打脚踢,眼眶泛泪的又哭又闷声叫。其他男人却开始动作,帮忙压住她们。

「喂喂,这妹仔好像很有名,是班花?」把玟玟压在地板上的其中一人问。玟玟嘴被摀住,拚命挣扎。

「是高中部部花吧,叫什麽徐玟玟的!」另一人回答他,双眼充满淫秽的盯着玟玟。

「顺序怎麽决定?谁插谁?」某个鸟窝头的家夥说。用语下贱到了极点。

「阿哉。插到部花的那个不就很爽!妈的,插这个还好,」按住小可双腿的人转头说到,「阿插到那个不就比较衰。」他用下巴指了指kiki,意指kiki条件最差。

「不会啦,干,」压着kiki的眼镜仔回应,说着说着伸手捏捏kiki小腹上恰到好处软软的赘肉,然後一路滑到胸部,又掐又挤,「不会啦,这个妹仔肉好软,干起来一定很爽。」

「别吵啦,先过一轮再说啦。」

压住小可的三个人率先动作,壮的像熊的家夥移动左手,单手解开小可牛仔热裤的扣头,把手探进内裤里。方才抱怨的很大声的那个人则是继续按住小可小腿,一边帮忙褪去她的小热裤。小可的腿不算漂亮,甚至稍微有点o型,就身材比例搭配起来也不甚细,却白皙紧致无瑕,别有一番风情。此时牛仔热裤完全褪去,看的见那熊男巨大的手掌正塞在小可的旅行免洗裤里搓揉。小可呜噎挣扎,却无计可施。

另一边,鸟窝头捏起玟玟的脸颊,把可能满是菸味的嘴凑到玟玟水漾动人的唇上,伸出舌头猛舔,还探入她嘴中,彷佛热吻中的恋人。另外压住手脚的两人分别玩弄起玟玟白色t恤里的胸部和红色短裤里的大腿内侧。

kiki则是连内裤一起被脱下,双腿硬是被两个人打开到将尽180度的幅度,有着浓密阴毛的阴部大大露在房间婚黄的灯光下,另一人则去浴室不知道做什麽。三秒後那光头从浴室兴奋的跑出来,手上拿的竟是饭店附赠的刮胡刀和刮胡液!!该不会…该不会…

「帅喔…真的要剃?」

「对阿,马的妄想很久了。」光头把刮胡液倒到kiki稍微有点乱的阴毛上,然後轻轻搓揉,过没多久,泡沫沾满了他的手和kiki的阴毛。

「来罗!」一人兴奋大叫。看着刮胡刀从kiki肚脐下方轻轻往下推进,所到之处铲起一片细长卷毛,底下是柔嫩的皮肤。我望着这惨不忍睹的画面,无声呐喊。

此时小可似乎已经绝望,只剩左右左右的小小挣扎,双腿不时想要合起,却又被粗鲁的扳开。「好像有感觉了。」熊男淫笑着说,「开始湿湿的了。」,小可双眼哭红,用近似怨恨的眼神盯着熊男。

地板上,三个人玩弄完玟玟的嘴巴跟胸部之後,开始轮流脱起裤子跟衣服,当然也剥下玟玟的t恤和红色小热裤,漂亮的光景顿时呈现。原来玟玟没穿内衣,双乳挺立,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轮廓清晰,身材很好,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大腿更是有着无可挑剔的曲现,双腿中间的阴毛有修过,沿着所谓的比基尼线呈现漂亮的倒三角,阴部应该是清晰的露出。

「我先好啦。」鸟窝头霸道的表示,也没人敢跟他争。他马上抽出正在按摩玟玟小穴的手,将阴茎一股脑的插入。

「哈…阿…哈阿阿…」玟玟似乎痛的飙泪,双腿自然曲起,银白色脚练发出轻声铮响。

「少装啦,我看你不知道干过几次了吧。」鸟窝头上上下下抽插着,「马的,这妹仔的淫穴紧紧包住机巴,爽死了。阿,是不是很爽阿,妹仔?不然干麻吸那麽紧?」

「没…哈阿…没有…哈阿阿阿…。」玟玟双手被抓着,似叫非叫,双乳配合节奏前後运动。

这个时候长发小混混也开始忍不住,把小可的免洗内裤慢慢褪去。小可双脚被人撑开,有着浓密阴毛的私处一览无疑。

小混混站起身,深深呼吸之後屈膝下来,慢慢把肿胀多时的阴茎插入小可的阴道。从柜子这个角度看去,只见他的阴茎在小可阴毛浓密的小穴上来来去去,噗哈噗哈的发出交合淫秽的声响,把小可白白的屁股弄的震抖。

「阿,阿阿,林盃要射啦。」

「喂,别射在里面,我们还没上!」抱怨男提醒他。「知道!」小混混才刚拔出黑色的阴茎,精液就全都喷到小可的阴毛上,「干,好紧,还是处女!」

小混混喘着气,阴茎在小可的腋下涂涂抹抹,小可似乎有一阵子没有刮腋毛,一小片黑黑的短毛在她腋下滋长,小混混变态的用龟头感受刺刺的感觉,期待阴茎再次变硬。

「换我了,曾晓可。」熊男笑笑,呼喊着小可的全名。

熊男的阴茎很粗,所以他先用龟头在小可的穴外面磨蹭游移了一下,「曾晓可,你是好多人的性幻想对象喔。」他淫笑,「包括我。可是没想到你竟然随便就被人干了。

而且还都没在括腋毛的,马的,想到就兴奋。」

一说完兴奋两个字,他马上咕溜一声插入小可淫穴里头。小可的下体大力的颤动了一下,「呜…呜呜…阿…阿阿啊!」小可闷哼。

「喜欢吗?喜欢的话就点点头阿…。」熊男一手按摩小可的阴蒂一手压住她的大腿,阴茎直直插入。

「嘴巴也别闲着好啦,帮我舔一舔。」第三人忍不住阴茎暴起肿胀的感觉,压着小可的头,逼她张开嘴巴,「慢慢舔,在龟头,你知道龟头吧?在龟头上慢慢舔。对了对了,就是这样…。」边说边将阴茎挤进小可的小嘴巴,小可的眼眶又挤出了一些眼泪,嫌恶的开始帮男人口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