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乱》+《乱(续之章)》 [1/12]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9:4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一)

愝愝淑媛放下电话,知悉夫婿德光已安抵加州,心中不由感到无限的欣慰。

愝愝德光任教多年,总算得偿夙愿当上了交换教授,虽然为期只有一年,但也足

够他快慰平生了。

愝愝他俩可说是典型的师生恋,当时年已35的德光,仍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

班上许多女生都暗恋着他;但德光却一眼看上了淑媛,淑媛20岁一毕业,就走

进礼堂嫁给了他,如今一晃眼独子小钢已经15岁了,想起来还真是岁月如梭,

时不待人。

愝愝淑媛婚後一年便生下小钢,直到小刚上小学,方考进银行工作,经过这些年

的努力,竟然也干上了襄理。

愝愝她运途平顺,生活单纯,加之喜好运动健身,因此虽已36岁了,但看起来

却只有二十七、八左右。

愝愝168公分的身高,55公斤的体重,使她整体看来,充满高阶职业妇女的

尊贵气质,与成熟风韵。

愝愝她温婉的个性,高雅的穿着,更普遍赢得同事与顾客的赞赏;经常有些二、

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搞不清楚状况,或打电话或写情书的追求着她,一旦知悉

她的身份与年龄,无不讶异万分,当场愣住。

愝愝同事们常将之引为笑谈,并替她取了个外号《万年青》。

愝愝独子小钢推荐甄试过了关,没了联考的压力,还没毕业已是到处玩乐,整天

和他几个死党混在一块,假日更是不见人影,五十多坪的房子,经常只有她一个

人在家,因此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愝愝这天小钢又出去疯了,她一个人在家不免随便了些,洗过澡赤身露体的便站

在梳妆台前,端详着镜中赤裸裸的身影。

愝愝只见镜中显现的是个三十上下的美妇,全身肌肤柔白细嫩,两个丰满的乳房

傲然的挺立,淡红色的乳晕上,襄着一颗令人垂涎欲滴,樱桃般的乳头。

愝愝柔滑的小腹平坦结实,小腹下方的三角地带,一丛乌黑柔顺的阴毛,平整熨

贴的蔓延在阴户四周。

愝愝她转过身来,镜中显现出白嫩丰耸的完美香臀;由臀部向下延伸,是一双浑

圆挺直,光滑丰润的美腿。

愝愝镜中的美妇望着自己,显露出满意而自信的笑容。

愝愝她童心忽起,仿效杂志封面的俏丽女郎,双手捧胸做出一付饥渴难耐的风骚

模样;她自个瞧了会,觉得不雅,噗吱一笑,连忙取衣穿上,结束了这场春色无

边的个人秀。

愝愝小钢回到家已经是午夜时分,他蹑手蹑脚的欲待溜进房间,却见淑媛端坐在

客厅沙发上。

愝愝他作贼心虚的道:「妈这麽晚了,你还没睡啊?」

愝愝淑媛柔声道:「小钢,现在虽然是暑假期间,但是回来也不能太晚,否则妈

会担心的。」

愝愝小钢嘻皮笑脸的,连连称是,一溜忽就闪进了自己房间。

愝愝淑媛可不放过他,随後跟了进去,足足磨了一个钟头,将儿子的交往状况,

嬉戏场所,弄了个清清楚楚。

愝愝同时还决定明天星期假日,要和小钢一块去游泳,顺便也认识一下他的几个

死党。

愝愝小钢一听淑媛要一块去游泳,不禁面有难色,他为难的道:「妈!不要啦!

这样同学会笑我啦!」

愝愝他苦苦哀求,撒娇耍赖的弄了半天,淑媛总算让了一步。

愝愝去还是要去,但和小钢装做不认识,也不打招呼,免得同学笑他长不大,游

泳还要带妈妈。

愝愝淑媛的淡黄色泳衣是连身式的,但采流线型新颖设计,肩带细小,腰际开叉

极高,使得她圆润白的臂膀尽数裸露在外,丰盈挺直的双腿也更形匀称修长;

紧贴的泳衣包裹住玲珑有致的丰满身躯,在夏日的艳阳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性感

迷人。

愝愝她一出现,立即吸引住在场男性,带有侵略与贪婪的目光。

愝愝雍容俏丽的她,参加早泳会多年,泳技不凡,她充满自信的跃身入水,轻轻

松松的便在池中游了两趟;但池中人多,拥挤无法尽兴,因此她游了会便起身,

躺在池边的凉椅上休息做日光浴。

愝愝她游目四顾,见小钢和三个年龄相仿的男孩,比手画脚的聊天,不觉哑然失

笑。

愝愝原来昨晚小钢曾告诉她三个死党的外号,大头、土豆及麻子,并简单的描述

了一下他们的外貌。

愝愝如今她一瞧之下,不禁暗笑这外号可真是名副其实;大头头还真大,土豆就

是一副土相,麻子则是满脸长满青春痘;她根本不需小钢介绍,单凭外号便可轻

易认出,三者各为何人。

愝愝淑媛的心情轻松愉快,小钢则刚好相反,他心中既懊恼又矛盾,因为三个死

党兴致勃勃,口漠横飞,谈论的对像,正是他美丽性感的妈妈。

愝愝而他又不好意思说破,只得有一句没一句的凑合;三人愈说愈不像话,他的

心情也愈形低落。

愝愝「哇靠!那马子真是性感,皮肤白,奶子大,我他妈的一看,小弟弟就一直

涨起来,真是受不了!」

愝愝「干!我还不是,刚才那马子从池边走过,我正好在池子里,他妈的由下往

上看,她泳衣湿湿的,下面那条缝缝都看的清清楚楚,哇靠!小弟弟差点都涨爆

了!」

愝愝「你们他妈的光看有个屁用?我刚才故意游到她旁边,偷摸了她屁股一下,

哇塞!不是盖的,又软又滑,真是乱爽一把的!」

愝愝小钢越听越不是味道,便粗声道:「拜托!那马子起码也有三十几了,你们

他妈的缺乏母爱啊?不要讲了,去游泳啦!」

愝愝大头一听,斜眼瞧了瞧他,揶揄的道:「奇怪呕!平常都是你最色,怎麽今

天怪里怪气的?你他妈的懂个屁,这种年龄的马子最爽,你不会她教你,就算不

小心怀孕,她们也会自己解决。干!又爽又没後遗症,又可以享受母爱的温暖,

你他妈的懂不懂嘛?」

愝愝话一讲完,三个人笑得人仰马翻,顺势便将小钢推落水中,小钢趁便游了开

去,心中真是有苦难言,一肚子大便。

愝愝他回头见三人又往母亲躺卧之处汇聚,不禁怒气冲天,心中又操又干的也不

知骂了多少次,他不由自主的也靠近母亲卧处,双目紧盯,注视着三个好色的死

党,生怕他们冲动下,对母亲做出什麽不可预知的过份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