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抵押人母 [1/2]

2019-06-08 10:18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油麻地随处可见当舖,静静伫立在街边暗角,这里除了书籍、光碟以外,也收购许多中古物品,摆放在店内的各处,只要你愿意卖,老板就愿意收购。

当老板收购後,三个月内都可以以原价回收,只要没有被人买走。但是这段期间,你卖出的东西只能随人试用,你完全没有立场可以干涉。

「欢迎光临!」披着毛巾、身材矮小的老板,用着有气无力的声音招呼着客人,同时打量着眼前的两人,男的一身酒气,瘦削无神,约二十来岁,女的一般主妇身形,约五尺高,胸脯丰满,肤色白皙,身穿平凡的妇女衣衫,看上去五十开外。

「你们要卖什麽,或是买什麽呢?」来到当舖,不是打算收购旧货,就是要卖掉手边的物品,但是那男子却欲言又止,将话含在口中,似乎有什麽难言之隐。

「我要卖……妈妈!」男人好不容易说出此行目的,而他的妈妈则是带着羞耻、悲哀以及伤感的眼神,不敢将视线对着老板。

「那麽就到这边来吧!」没有因为男人的态度而感到不妥,老板就像是收购一般物品般,自然地走向柜台拿出计算机。

矮小的老板紧盯着熟妇曼妙的身躯,伸手在丰满的胸部、细腰及臀部上各摸了几下,虽然男人的妈妈是如此成熟丰满,但是老板态度依然无比冷静,丝毫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歪念。

「嗯……胸部跟屁股都不错,上围有36C吧,腰也够细,有26寸吧,脸蛋的话也是中上等级。年龄52岁,是大了点,不过也有好此道者。这样吧!五十万,时限之前都可以赎回,但是如果有人多出两成买走的话,本店不负任何责任。」

「才、才五十万?」儿子似乎讶异於妈妈的廉价,也可能是想多卖一点钱。正打算出口讨价还价的时候,却被妈妈当场制止:「就五十万吧!」

「成交了!其实这样价格还算高了点,如果要把人赎回去,时限内将钱与证书一起带到本店即可。」老板拉开抽屉,取出一束厚厚的钞票及相关文件,交给儿子後便转头整理东西,让两人互相告别。

「妈妈……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赎回去的!」儿子抱着不安的心情看着母亲。接下来他要烦恼的,就是如何利用这五十万,将周转不灵的资金处理好,三个月内再赚回同样金额,赎回妈妈。

「我相信你,要赶快来接我喔!」对於狠心将自己卖掉的儿子,妈妈却没有什麽怨言,只希望儿子遵守承诺,能够在时限内将自己赎回。

等到儿子离开店内後,老板取出一个号码牌,用医疗透明绷带贴在芷萍身上,只要不刻意拆下就不会掉落,用来当成商品的编号,方便管理被卖掉的物件。

「先到这边来吧!」老板将她带到店後的房间,周边的门牌清楚写着各种中古物品,分门别类方便客人比较。

眼前的门牌清楚写着「中古妈妈」四个大字,房间内则传出无数的呻吟,让芷萍不禁满脸通红。

「今天不少人试用啊!」就像二手书可以任人翻阅一样,被卖掉的妈妈也只能任由男人试用她们美妙的肉体,如果满意则可直接买下,试用仅需要花费一百元便可。由於比召妓还要便宜许多,每天都有大量男人进来试用,有时甚至还要事先预约才可进入。

每个妈妈卖出时都会付上生理资料,如果有人怀孕,可藉由时间推断出孩子的父亲,强迫试用的客人将女人买下,这也是商家避免亏损的一种手段。

「你应该不是完全不知道吧?我相信你儿子清楚条款的。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坐着。还有就是要记住,绝对不可以违抗客人。」老板丢下这些话後,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眼前的景像让芷萍脸红心跳,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数十对男女就这麽光溜溜的在眼前性交,刺鼻的精液与淫水味道充满房内,让她不知道该做什麽反应才好。

「你好……」尴尬地朝着一旁的女性点头示意,芷萍随便找个位置坐了下来,环顾四周尽是滥交的男男女女;衣着仍然完整的人妻们,则是满脸无奈的坐在沙发上,等待客人的临幸。

「这屁股不错嘛!擡高点,方便老子插进去!」刚才点头示意的女性被客人强迫擡高屁股,露出肥白的臀部,而男人完全没有任何前戏,就这麽将肉棒插进了她的体内,粗大的肉棍就在芷萍眼前进进出出,让她惊讶得连脸都转不开,张大嘴巴愣在一旁。

随着男人不停抽送,那名熟妇的阴部也开始流出少许淫液,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从背後抽送的肉棒不停朝着她的体内冲刺,底下饱满的阴囊也不停前後摇晃,有时候撞击到熟妇的阴部,让她发出娇媚无比的呻吟。

「这身体真棒啊!怎麽有人舍得卖掉呢?」男人一面羞辱着熟妇,一面从後方抓着她的乳房搓弄,像公狗般摆动着腰部。

「夹得真紧,决定了!我要让你怀上我的孩子!把你买回去好了!」似乎是相当满意熟妇的肉体,男人决定花钱买下眼前的美人。而那名熟妇根本就没有选择余地,就算她依然爱着儿子,也只能从口中吐出感激的字句,微笑着接受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将精液喷射到她的子宫内,与卵子亲密结合。

「没看过你呢!新人吗?」当芷萍正看得目瞪口呆时,忽然有个年轻男人从背後拍了她一下,让她吓了一跳,急忙转头回应。

「我叫李芷萍,请多多指……」

「帮我舔一下阴茎!」她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猴急地掏出肉棒,要她含入口中舔弄,刺鼻的尿骚味直冲鼻梁,让她呛得几乎没办法呼吸。

老公还在世时,就连老公的阴茎都没含过,芷萍现在却要服侍一个陌生人的肉棒,但是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因为当她被卖掉的那一刻,就注定只能在这个狭窄房间中任由男人们试用她的肉体,绝对不可以反抗。

「我、我知道了……」芷萍双手轻轻捧着垂下的阴囊,将龟头前端含入口中,用舌尖轻轻触碰着年轻男人的马眼,并舔着龟头周围,努力地吸着比儿子还要大上许多的肉棒。

「技巧还真不错,平常是不是经常跟你老公练习啊?之前做妓女的吧?」明明知道这里的每个女人都有类似遭遇,男人还是刻意出言挑衅,藉由贬低芷萍的儿子,给他带来征服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