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大小乔姐妹和阿东的故事 [4/7]

2019-06-08 18:44  作者:侠客 点击:次 

4、绝色大乔

话说自从孙策去世後,大乔熬煎得十分厉害,又不好去想别法,只得出来闲

逛闲逛,藉此稍解胸中的积闷。这日下午,又约小乔一同到荷花亭上去纳凉。二

人谈了一阵子,大乔坐在棠梨椅上,星眼少神,娇躯无力,怔怔地望着荷池里那

些锦毛鸳鸯,一对对地往来戏水。她不禁触景生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

语地说道:「草木禽兽尚且有情,惟有我镇日价孤身一个儿,飞也飞不走。流光

易过,眼见大好青春,一转就要成为老媪了。到那时,还有什麽人生的真趣呢?」

她说罢,叹了一口怨气,闪着星眸,只是朝池里那些鸳鸯发呆。大乔渐渐满口怨

词,似乎白天好过,黑夜难挨。小乔猜透她的心理,暗道:「欲知内心事,但听

口边言。她既然说出这些话来,我想一定熬不住了,何不将那阿东唤来,替她解

渴呢?『她正要开口,猛地省悟道:」不好,不好,我假若将阿东让与她解解闷,

万一她看中了,硬夺了去,那便怎生是好?还是不说罢!』她忽然又转念头道:

「她与我本是姐妹,不见得就要强占了去罢。我现在已经受用不少了,也落得做

个人情,与她解解馋未为不可。『便向她笑道:」姐姐,我有一个人,可以替你

消愁解闷。「

「什麽?」大乔问。

小乔笑道:「姐姐,我有一个丫头,生得花容月貌,吹弹歌舞,没有一样不

精,将她喊来替你解解闷如何?」她连连摇头道:「用不着,用不着。」小乔笑

道:「或者她可以解渴。」大乔笑道:「我的愁闷,断非丫头所能解的。」小乔

笑道:「姐,我知道,所以教她来替你解闷呀!」大乔道:「不用了,谢谢妹妹。」

小乔嗤地一声笑道:「别急,我带得来,你试验试验看,如果合适,便解解闷也

不妨事的。」小乔说到这里,不禁望着大乔嫣然一笑。

大乔笑道:「你看你这个样儿,又来对我做狐媚子了。可惜我是个女子,要

是个男人,魂灵还要被你摄去哩!好,好,你且去将那丫头喊来,让我看看她有

什麽办法给我解闷?」

小乔笑道:「好呀,你在这多待些,我这就去喊她来。」说着便起身回去。

南园到府中约二刻钟,现在半小时马车的路程。小乔在车上闭目休憩,不一会儿

到了,进了内室,只见阿东正与水姬在那里说笑呢,见她进来,忙一齐来让坐。

小乔含笑对阿东道:「你的造化真不小,现在王妃指明要你去服侍她,这事

却怎麽办呢?」

水姬慌忙问道:「这话当真麽?」她正色说道:「谁来骗你们呢?」阿东大

惊失色,一把搂住她,只是央告道:「千万要请你想个法子去回掉她,我如果去

服侍她,就不能再与二位姐姐欢聚了。」

水姬道:「这可奇了,大小姐怎麽会要阿东去服侍她?不会是知道我们这层

事?」

小乔笑道:「痴妹妹!我们这层事,凭是谁也不会猜破的。」

水姬道:「如此便怎麽好呢?」

小乔说道:「事已如此,我也没法去挽救,只好让与她罢。」

水姬急道:「夫人你忒也糊涂了,你也不细细地想想,这可以让他去麽?」

小乔笑道:「在你看,有什麽法来挽救敷衍呢?」

水姬沉思了一会子,忙道:「有了,有了,此刻先将他藏到我那里,你去对

她说,就说他生病了,不能服侍,慢慢的一步一步来搪塞她。到了紧要的时候,

爽性将他藏到病室里去,就说他死了,她还有什麽法子来纠缠呢?」

小乔笑道:「还亏你想出这个主意来呢,我倒不着急,偏是你和他倒比我来

得着急,可见还是你们的情义重了。」

水姬急得满脸绯红,向她说道:「夫人真会打趣,到了这要紧的关头,还尽

管嘻嘻不觉的,难道与你没有关系麽?」

小乔笑道:「痴丫头,不要急得什麽似的,我告诉你罢,她再说和我是姐妹,

我有了什麽事情,她还能来寻我的短处麽?要是她替我声扬出去,与她的脸上有

什麽光荣呢?」

水姬道:「我别样倒不踌躇,我怕她见了他,硬要他永远服侍,你岂不是替

她做了一个傀儡麽?」

小乔笑道:「那也没有法子,只她让与她罢。」

阿东急忙忙说:「我不去,姐,我不去,夫人你不要我了吗?」

水姬说道:「夫人既是这样的说法,你就去罢,料想夫人此刻看到你,也不

见得和从前一样了。你去了,好也罢,坏也罢,还想夫人救你吗?」

小乔笑道:「你看这个痴丫头,指桑骂槐的,说出多少连柄子的话来,到底

是个甚麽意思呢?」

水姬气鼓鼓的说:「什麽意思,不过我替别人可惜罢了。你救不救,与我有

什麽相干?」

小乔笑道:「还亏没有相干,如真有相干,今天还不知道怎样地磕头打滚呢?」

水姬道:「本来和我是没有相干。」

小乔到这时,才对他们笑道:「你也不用急,东也不用慌,我老实对你们说

罢,王妃并不晓得,倒是我提议让阿东去服待她的。」

两人一怔。水姬道:「这更奇了!这层事,瞒人还怕瞒不住呢,偏是你自己

招出来,这又是什麽用意呢?」

小乔道:「自霸王被害,姐姐的胸中的积闷非是你我可以料到的。今天见了

池中鸳鸯戏水,吐露出了白天好过黑夜难挨的心中秘密,你想她端庄如王母娘娘、

心静如观音菩萨,如今,唉……我怎能不极力帮她麽,所以我决定把阿东扮成丫

头去给她解馋啊。」

阿东笑道:「这样虽然是好,当中最吃苦的就是我了。」

水姬向他啐道:「遇着这些天仙似的人儿,来陪你作乐还不知足,还要说出

这些没良心的话来,不怕伤天理麽?」

小乔笑道:「这也难怪,他一个人能应付几个吗?」

水姬笑道:「别的我倒不怕,但怕王妃得不甜头,不肯松手,那就糟糕了。」

小乔娇滴滴面对阿东笑,回应水姬道:「不会的,我们两应付他一个人,还

觉得有些吃不住呢,我姐一个人哪里还能扛得住这位大色狼呢?你快点将他改换

成丫头,我好送他去南园。」

水姬连声应道:「好的。」说罢,拉阿东坐下,开始化妆。

小乔又向阿东说道:「你到她那里,须要见机行事,务必使她满意为要,千

万不要骇得和木头人一样,那就不对了。她的脾气我晓得,她最相信活泼乖巧的,

我关照你的话,你却要留心。」

阿东点头答应:「保证教王妃称心满意的就是了。」

小乔和水姬同时说道:「便宜你这大色狼了。」

阿东忙说:「弟,决不会忘情二位位姐姐的大恩惠的。」

稍後,阿东穿戴上女儿装活龙活现变成了个俊俏的丫头,便和小乔一道座上

同一顶马车直向南园而去。

一路上阿东也没闲,搂抱小乔,上面尽情亲吻、下面用手指玩耍宝穴,小乔

含羞地摆手道:「莫要这样。」

阿东对着小乔耳朵轻柔地说道:「姐,好姐姐,好夫人,好宝贝,好亲亲。」

口中只是叫着称呼,而二手一只摸进衣服里探到了她胸脯上,拿住一只丰美软弹

的玉峰,稍稍用力握了握,只觉手掌都软了;另一手拨弄着仙人洞。

小乔又含羞道:「真是个我命里的小冤家,一会就到了,想怎样了?」

阿东听得心喜,道:「我现在只想这样。」在小乔心荡神摇间,迅速解下腰

间的大红裙带,褪下裙子,掏出那早已怒勃的大宝贝来,只见肥若婴臂,红润光

洁,前端一粒宝球红油油圆润润,巨如李子。小乔一见,不禁伸手在那红彤彤的

圆球上轻轻一捏,竟软绵如剥了壳的荔枝果,再往下一捋,茎杆却是硬如铁石,

且又烫又光,身子顿趐了半边,不禁眼饧骨软,春情泛滥。

阿东胡弄了一会,又动手去解小乔的腰带,小乔摀住腰头,娇喘道:「不能

再乱来了,姐姐就这样用嘴帮你去去火吧!」

小乔勾着媚眼轻声的说着,不管阿东愿意不愿意,她的小手已经在大肉棒上

开始套动,抚弄着。阿东哪受得了这种诱人的挑逗,急喘喘的说道:「亲亲好姐

姐,大肉棒已经胀得难受,快给它舒服,舒服一下嘛,快点嘛!」

小乔色色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个小色鬼,忍受不了啦?嘻……嘻……」

嘻笑中,那对肥满的美乳,正抖动晃摇不已,瞧的令人心脉贲张,阿东心想:

「看不出名满天下的周都督夫人竟是如此的风骚入骨,实在淫荡无比,媚眼一勾,

嘴角含笑,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性感!『

小乔两手紧握住大肉棒,一连串的套动後,见它已经达到八寸长,就格格一

笑:「小淫虫!这麽快就大了。好啦,姐这就给你个舒爽吧!」说罢,低下头,

左手握着大肉棒套弄着,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吮数口,

右手在下方握住两个蛋丸,便是一阵的手嘴并用。吸了一阵子後,棒子已经膨胀

到将近一尺来长,小嘴再也含不住了,她只好恋恋不舍的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

龟头上勾逗。左手狠命的套动大肉棒,在龟头的马眼口就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

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又用牙齿轻咬阿东的龟头肉,双手不停在蛋丸上抚弄,捏

柔着,如此一捏,一揉,一套又一吮,那肉棒更是硬涨得更粗!

阿东舒服得忍不住轻轻哼出声音来:「喔……好姐妹!……你吸得真好!…

…我的宝贝!……好夫人小嘴真灵活……喔……爽死了!……含的好……好舒服

呀!」屁股开始往上挺,似乎要将大肉棒挺入小乔的口中才甘心呢。

在阿东的哼叫声不断中,小乔一边含着大肉棒,一边淫荡地看着阿东的舒服

样,一阵的拚命吸吮着龟头,似乎对他的龟头特别偏好。

「姐的小丈夫!你的大肉棒……好粗……好长……我爱死它了!!……我要

一直含着它!……吸它……大肉棒好棒……宝贝……你舒服吗?」小乔终於吐出

龟头,双手不停的在肉棒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春情荡漾的问着阿东。

阿东告诫道:「好姐姐你可轻声点,别被车外下人听见,啊哟……弟弟的亲

夫人……快吸……大肉棒……舒服……快……」正当阿东无比的舒服时,小乔却

不吸吮肉棒了,他急忙用两手按住她的头往下拉,屁股挺起,大肉棒硬涨的直在

她的香唇上摩擦不已。

小乔知道阿东快到高潮了,於是她先以舌尖舐着马眼,尝着少年特有的美味,

舐着那龟头下端的圆形棱沟肉,然後小嘴一张,就满满的含着它。

小乔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摇动,口中的大肉棒便吞吐套弄着,只听到

「滋!滋!」吸吮声不断。大肉棒在她的小嘴中抽送,塞得小乔的两颊鼓涨的发

酸发麻,偶尔,她也吐出龟头,小巧的玉手紧握着,把大龟头在粉颊上揉着、搓

着。

「喔……好爽!……好舒服!……亲夫人……你真会玩……大肉棒好……酥

……快……别揉了!……啊!……我要射了!……」

阿东舒服得两腿抖动不已,直挺着阳具,两眼红的吓人,两手按住小乔的头,

大肉棒快速的抽插着小美嘴。美艳的小乔配合着肉棒的挺送,双手更用劲的套弄

肉棒,小嘴用力猛吸龟头、马眼。

「哦……哦……我要射了!……喔!……爽死了!……喔……」

只见阿东腰干挺动几下,全身舒服的一抖,高兴的射精了!一股浓浓的精液

在夫人小乔的口中,小乔皱着眉头将精液吞入腹中,然後她无比淫荡的双手抚着

阿东的双腿,关切的问道:「阿东,你觉得怎麽样?还舒服吗?」

「太舒服!……太舒服!……好夫人……你的吹箫功夫真好!」阿东一边轻

巧地说着甜言蜜语,一边不断的趁机抚摸挑逗小乔,尤其是拚命的摩擦她鲜嫩的

小穴。

小乔现在媚眼如丝,娇喘吟吟,早忘记要带阿东见大乔了,毫不在意的听凭

阿东一双魔手上下骚扰,却再不阻他。因为她还没满足,正想藉机鼓励阿东整兵

再战呢!

在小乔双手握住大肉棒不停的抚弄下,阿东刚刚射精後的大肉棒又迅速恢复

了元气,摇晃着又大了起来。小乔芳心窃喜,笑逐颜开道:「亲丈夫,你好壮喔!

射精了肉棒还没有软!宝贝儿,快!快点给姐姐!」

「好啊!我的亲亲夫人,你快骑上来吧!让小丈夫的肉棒给你个爽快。」阿

东兴奋的回应道,两手在她的美艳绝伦的细皮嫩肉乱摸一番,大力的在她两只雪

白的大乳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鲜红的两粒乳头上捏柔着。

「啊!你这个小坏蛋坏死啦!就知道欺侮人家,谁是你的夫人,还小丈夫的!

你坏死了!」

「是吗?刚才不知谁叫,姐的小丈夫!大肉棒好粗好长,我爱死它了,我要

一直含着它呢!」

小乔双脸通红,小手拍打着阿东说道:「好,你个小坏蛋、大色狼是姐的小

丈夫,让姐为你这小丈夫生个小宝宝吧!」说着,小乔起身,分开双腿跨坐在陈

东的小腹上,用右手往下一伸,抓住粗壮的阳具,扶着龟头对准淫水潺潺的阴户,

闭着媚眼,肥美的大粉臀用劲的往下一坐。

因为刚才为阿东含弄肉棒的时候,小乔的阴户就已经骚痒得淫水直流,慾火

燃烧不已。此时又受言语的挑逗,使小乔更加酸痒难耐,她再也无法忍受诱惑,

不由得直接上马解欲。

阿东那一尺来长的大肉棒尽根插入肥嫩的阴户内,让小乔打从骨子里的舒服,

她这个慾火难耐的天使,沉醉在这插穴的激情之中,贪婪的把细腰不住的摆动,

粉脸通红,娇喘不停,那浑圆的大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套弄大肉棒,

肥嫩的桃源洞淫水流个不停。

阿东听了小乔说生个小宝宝,心魄早被她勾去,忙不迭地应道:「好姐姐,

好姐姐,若我忘了今日姐姐恩情,便叫我被天上的雷劈成两半,再被火烧成灰,

又撒到海里去喂王八。」

小乔叱道:「胡说什麽!你心里记着姐姐就行了,乱发什麽誓呢!」

阿东不再说话,抱紧小乔一翻身压住小乔,四目相对,左手支撑着,右手握

住小乔的纤手,下面的肉身如棒槌一样勇猛进出小乔的仙境,约不上百下,小乔

又一次咬紧牙关,但终究还是轻喝:「喔……好美……哼……嗯………………我

是你的妻子……我要为你生宝宝……好爽…………你的大肉棒太棒了!……哼…

…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哼……我要为小丈夫生个漂亮宝宝。」

阿东正准备发起新一轮进攻,忽听车外家仆报道:「夫人,南园到了。」慌

得两人立时停息,还是小乔足智多谋说道:「先到前面药铺去,我要买点药。」

「是,夫人。」马车又启程。当然,车肉的俊男倩女,又开始做未曾完成造

子任务。

「宝贝,插轻点,慢点,有点痛。」小乔连连求饶。

「姐,为了我们的宝宝,你再忍一忍。」阿东说着又大抽大送起来。

小乔的阴道被粗大的老二挤得满满的,随着他的抽插,阴唇时而翻出时而陷

进,又经过百余下抽送後,阴道中淫水越来越多,小乔只觉里面被填得满满的,

每一次抽插,都是紧贴着阴道壁,磨擦的快感一阵紧似一阵,长长的老二不时顶

着阴蒂,激起阵阵销魂的快感。

「插得好啊,用力啊,插到底了……好爽……亲……亲丈夫……人家的小穴

被你大鸡巴插得好舒服哟!亲……亲丈夫……再插快点……啊呀……美啊……多

插……多插几下……到子宫……痒……痒死我了……啊……爽死了……老公……

插死我吧……啊……好……快…让你随便操…啊…啊……使劲……再操深点……

亲亲小丈夫……哎哟…啊……好丈夫……用力……好弟弟……你太会弄了哦……

用力……这一下……插到……花心了……奴家要出来了……啊……啊……啊完了。」

小乔在阿东的插送下,从开始浪叫到阴精喷溅,最後无力地闭目享受心上人层出

不穷的插送。

阿东面对美艳无比的东吴大都督夫人,对着这个绝代美妇,想到夫人肯为自

己生小宝宝,真恨不得把吃奶的力气全用到阴茎上,一下比一下插得快,一下比

一下插得深,粗大的老二在都督夫人的阴道中快速进出,直插得小乔全身乱摇,

胸前两个硕大的奶子晃动不已,乳波阵阵,又一阵阵的直干近百下,才一泄如注。

完事後小乔还抱着阿东,不让他肉棒离开:「小丈夫,让我多抱抱你,姐爱

死你了……真太爱你了……姐一定为你生个小宝宝……」一边说一边在阿东脸上

狂吻着。

「谢谢姐,姐,都督不在家你怀孕,怎麽向他交代呢?」

「痴人,怀上我不会去军营探夫吗!」

「姐,几时能怀上?」

「小坏蛋,告诉你吧,姐已怀上了。」

「真的吗?姐你怎麽知道的?」

「阿东,我们第一次有多久了?」

「快二个月了吧?」

「是啊,你个小坏蛋早就把种子放进姐肚里了,姐是过来人,前几天,姐就

觉得有喜。」

「不是肚子,是子宫。」

「好,是子宫,近期内我和水姬去趟军营,你在我姐处好好服侍她,对了,

记住,别射在她体肉,她可不能怀上,知道吗?」

「晓得了,那水姬姐会不会也怀上?」

「这次去军营,就是为你和水姬的婚事,去请都督同意。」

阿东轻轻拉住小乔的手说:「姐的大德大恩,我无以为报,只要姐需要我的

身体随是奉献给姐,决不让美人独守空房。」

小乔用手指在阿东额头上弹了一下:「小坏蛋啊!江东二乔都将在你跨下,

可别兴奋过头啊!」

「姐,我有点怕。」

「怕什麽,当初你对我怎麽不怕?告诉你,我姐可不喜欢缩手缩脚的人哟,

她喜欢霸王那样的英雄豪杰,所以你们单独相处时你也要表露出自己的俊杰风范,

在气势上压倒她。」

「嗯。」

「还怕吗?怕就别去了。」小乔不忘取笑阿东。

阿东坏坏地笑道:「曹操凭相位率百万大军欲取江东,揽二乔,我凭肉身单

枪已下一乔,又近一乔,眼看江东二乔都将在跨下娇纵连连,怎能言放弃,希望

就在前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绝不放娇归山。」

「小坏蛋,又取笑人,好,好,待我军营回来,我和姐姐共同服侍你这大色

狼,现在该清理下了。」

说完二人手忙脚乱地拭汁抹汗,整理衣裳,互相检查後,才相拥一起。

不多时,到了药铺,小乔下车胡乱买了些补药,准备去周瑜军中给他吃。上

车後,小乔累了靠着阿东怀中闭目休息,阿东也在养精蓄锐准备下一战役。

到了南园,进向荷花亭,只见大乔独自一个躺在一只沉香的睡榻上面,那两

颊红得和胭指一样,眼含秋水,眉簇春山,说不尽千般旖旎,万种风流,见她们

进来,懒懒地坐了起来,口中问道:「妹妹,就是她吗?怎麽去这麽久?」

小乔见她问话,忙拉着呆若木鸡阿东跪下。阿东才清醒忙说道:「愿王妃娘

娘,千千岁。」心道:「想不到姐姐比妹妹还美丽,太美了,好像画中的观音菩

萨,真是一代绝色佳人啊。『

大乔香腮带笑,杏眼含情地向阿东问道:「你叫个什麽名字,你是哪里的人

氏?」小乔见他们谈起来,忙托故出去了,临行向阿东抛了媚眼,使了眼色,又

是鼓励又是不舍。

阿东想『女孩子总没叫阿东的,我叫什麽呢,就叫东吧。』答道:「娘娘要

问我麽,我名字叫东,我是江北人,我会讲许多故事,夫人让我来给王妃娘娘说

故事解解闷呢。」

大乔听说这话,又惊又喜地一把将她从地下拉了起来,向她笑道:「你坐下,

我好和你谈话。」阿东也不客气,一屁股送到她的身边,并肩坐下。

大乔一点也不嗔怪,含笑问道:「你今年几岁了?」

阿东答道:「刚过二十岁了。」

大乔不知不觉地轻舒皓腕,轻轻地搭在她的肩上,将粉脸偎到她的腮边,悄

悄地笑道:「你几时到周府中的?」

阿东笑道:「我半年前就到周府了,不过娘娘未曾看见我吧。这也难怪,我

成日价没有事,也不到前面来,都是在後园里修理花草的多。」

大乔听说这话,更觉得疑惑了,不禁仔仔细细打亮起阿东,看她又像女儿美

眉又像儿郎俊杰,那一颗芳心,登时突突地跳跃起来,呼吸同时也紧张起来,斜

乜着星眼,笑眯眯地盯着阿东。这时一阵凉风吹了进来,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打了

一个寒噤。

大乔便向阿东说道:「这里凉风太大,我们也回去吧。」

阿东点头答应,扶起大乔。大乔便起身和阿东手牵手走出园子,蹬上园门外

的马车,座在车房里,阿东的鼻子里嗅着一阵甜习习的幽香,不禁眼饧手软,那

一股孽火从脚跟一直涌到泥丸宫的上面,再也不能忍耐了,心中越觉得勃勃欲动。

但是阿东却不敢造次,只得按住心神,看她的动静。

只听她悄悄地说道:「东,我方才听你说,你会讲故事,你家夫人她也说你

有很会逗乐使人开心呢,不妨来试验试验。」

阿东听说这话,知晓要成好事还需另寻良机,便笑道:「那,我为王妃娘娘

先说几个笑话吧。娘娘我先说个大汉朝张良的故事。权臣吕後妹夫樊哙新修了一

所府第,请张良题一匾额。张良提笔给他题了『竹苞』二字,说是『竹苞松茂』

之意。樊哙高兴地把它悬在正厅,皇帝刘邦见了,对他说:」卿被捉弄了!把竹

苞二字拆开来,不就变成个个草包四个字吗?樊哙忌惮张良威望只能哭笑不得。

大乔含笑道:「你还知道文字,你念过书吗?」

「回王妃,在家乡,我跟父亲认过字,还看过不少书呢。这个故事不好笑,

我再说个当今的。话说曹操和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二人小酌了几杯,席间,曹

操一句『今天下英雄唯君与操耳』吓得韬光养晦的刘备把筷子都掉落在地上。曹

操问何以掉落筷子,刘备答曰刚才天上打了个响雷而吓了一跳。刘备说完,躬身

拾筷时忽然放了个响屁,十分尴尬。正窘迫时,只听身後赵云坦然说道:」诸位

莫要见怪,天上打雷,屁从云(云)中来!『赵云话音刚落,一旁的关羽跨前一

步说:「诸位莫见怪,屁从羽(雨)中来!』关羽刚刚说罢,张飞又接着朗声囔

道:」方才一响屁,屁是飞(飞)来的!『「说到此阿东偷看大乔一眼,见美妇

眠嘴窃笑。

阿东又道:「大家一阵哈哈大笑,唯独曹操没有笑,他对此事深有感触。送

走刘备等人後,曹操对部下说道:」刘备的属下,一见主公有个闪失,都争先恐

後地抢着承担和弥补,真可谓忠心耿耿。此事要是轮到你们,能够办到吗?『众

人都忿忿不平,深感委屈,只听典韦大叫曰:「不就是个屁事,还不是小菜一碟?

』许褚也道:」这有何难?那里比得上我赤膊上阵?『过了几天,曹操又请刘备

喝酒。席间,曹操想故意放个屁,看看部下的反应如何,可是怎麽也放不出来。

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憋出个小屁。曹操的部下早已等候多时,听到轻微的』咕『

一声,许褚连忙抢先道:「屁是褚(猪)放的!』」

隐忍不住的大乔终於由无声地笑变成吃吃地笑。

阿东继续说道:「曹操一听,气得瞪出了眼珠,其他人还以为曹操嫌自己反

应缓慢,就抢着往自己身上揽。典韦说:」屁是典(颠)出来的!『』不对!『

徐晃听了大声反驳,』屁是晃出来的!『曹操早已听得面红耳赤,正要发怒,只

听谋士郭图尖声叫道:「都不对,都不对,屁是图(吐)出来的!』」

大乔哈哈大笑,笑的全身无力,不由得靠在阿东身上。

阿东见火候渐到,方要一遂他愿,忽听车外家仆报道:「王妃娘娘,已到府

中了,请下车。」只得松开放在大乔腰身的双手。

大乔妩媚笑道:「扶我下去啊。」

阿东顿又痴了,大乔便拉着阿东的手下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