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某市艺术学院。身材窈窕,容貌秀美的少女周璐

2019-06-10 00:26  作者:侠客 点击:次 

王仁看见时机已到,在后面紧紧搂住她丰满的娇躯,双手伸进宝石蓝色套装里,隔着乳罩握住她两只丰满柔软的乳房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任梦身子一阵颤抖,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乳房被揉捏得生疼,却不敢抵抗,只有痛苦地扭动着娇躯。

王仁边亲吻她雪白的粉颈边喘息地说道:“这就对了,只要你听话让我爽,我会对你们温柔点的。”说着解开她的洋装扣子,露出洁白的乳罩和一截雪白的酥胸,一只魔手顺着她深深的乳沟伸入她的乳罩里,抓住她一只柔软光滑的丰乳慢慢地揉搓着,并不时地捏弄她娇嫩的乳头。任梦感觉身子一阵阵发冷,浑身无力,她哀怨一双妙目恨恨地盯了一眼王仁丑恶的老脸,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哀。

床上的周璐悄脸煞白,惊恐地看着老头搂着妈妈丰满的身子,美眸中流露出又羞又怕的神情,吓得她不禁哭出声来。

王仁猛地扳过任梦的身子顶在墙上,扒下她的洋装上衣,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紧紧包着丰满坚挺的乳房,王仁把任梦的肩带往两边一拉,迫不及待地把她的乳罩推上去,随着任梦一声哀叫一对雪白的乳房跳动着完全地暴露在老头面前,红葡萄般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动。

王仁紧紧搂住她丰满性感、微微颤抖的娇躯,双手边用力揉捏着她柔软富有弹性、白嫩的乳房,边拿话侮辱她:“好美的一对奶子啊,让周剑一个人享用真是可惜。” 任梦紧咬朱唇,羞辱地把头扭向一边,圣洁的乳房在王仁的玩弄下乳头已经慢慢地坚硬勃起,任梦对自己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感到羞耻,她闭上令人痴迷的美眸,两行清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

王仁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他把脸埋在任梦深深的乳沟里,含住她的乳头吮吸着她的乳尖,成熟女人那特有的丰润乳房,深深刺激着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王仁,王仁越来越粗暴地抚摸咬吸着她的丰乳,使她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远远比不上她心中的痛楚。

这时王仁的手已经伸到任梦的裙子里面,在她穿着白色丝袜的浑圆大腿上抚摸了一阵,然后撩起她的裙子下摆,露出穿着白色的丝织内裤的诱人下身,任梦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衬托着白嫩如脂的肌肤发出诱人的光泽,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更显得性感撩人。王仁擡起她一条柔美修长的玉腿,生生搭在自己的肩上,手指按在她肛门和会阴上,隔着内裤搓弄她柔软的肉缝处。任梦感觉胯骨象被撕裂一般,疼得她惨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掂起脚尖,隐秘的阴部被侵犯,任梦如大梦初醒一般娇躯一激灵,死死按住王仁摩擦自己敏感部位的手,哭着哀求王仁:“不!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王仁一把抓住她盘在后脑的发髻,把她拖到床边,任梦被迫跪伏在床沿上,王仁把她的裙子卷在腰部,任梦一声绝望的哭叫,遮羞的内裤被拉了下来,一直褪到膝弯处,露出白净的粉臀,丰满的臀部加上诱人的股沟时隐时现。

王仁不由兴奋地伸出手,‘啪’一声重重的拍在任梦雪白的臀部上。疼得任梦‘啊’的一声,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王仁见任梦双臀粉红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玲珑剔透,露出诱人的光泽,王仁闻了闻她下身所传来的淡淡的幽香,不禁抱住她的粉臀狂吻起来。

良久,王仁站起身来,几下脱光身上的衣服,踢开她紧紧并在一起的两条玉腿,丰满诱人的阴户完全暴露在野兽们的面前: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王仁咽了一口唾沫,手抚过她柔软的阴毛,手指撑开她两片娇嫩的阴唇,插入她微微有些湿润的蜜穴里抠动起来,任梦再也控制不住了,不禁“呜呜”哭出声来,她雪白的手指紧紧抓住床单,痛苦地扭动着两片雪白的屁股,企图摆脱侵入自己下身的手指。

王仁的阳物此时已经坚硬如铁,任梦身上散发的阵阵幽香激起了他压抑很久的性欲,任梦软弱无力的挣紮更使他兽性大发。王仁抓住她由於抽泣而不停耸动的双肩,把她翻过来,抓住她那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起来。边吮吸她的乳头,一只黑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指分开她肥嫩的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任梦怀着最后的希望哭着哀求王仁,可是王仁完全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哪会理会她的哀求,王仁把任梦一条玉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她滑腻丰腴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她柔软的阴唇上。任梦感到了最后的恐惧,双手死死撑住王仁欲压下来的胸脯,拼命扭动几乎全裸的娇躯,王仁紧紧抓住她一只丰满的乳房,大叫一声:“美人,我来了!”说完下身用力一挺,“滋……”的一声,粗大的阳物撑开她两片阴唇没根插入她温湿紧密的阴道里,直抵花心。

任梦双腿的肉一紧,娇躯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她的头猛地向后一仰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口中则发出一声悠长的惨叫。“真紧啊!”王仁长出了一口气,他没想到任梦的阴道这麽紧,他兴奋地来回动了几下,只感觉阴茎被任梦的阴道紧紧地裹住,真正占有这个性感美女的一瞬间王仁暴虐的本性终於显露出来,他舒服地快叫一声,阳物毫无怜惜地在她的阴道里大力抽插起来。

旁边黑手抓住周璐的秀发,强迫她看着母亲被强奸的惨剧。此时的周璐完全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母亲任梦还穿着着白色的高跟鞋的左脚高高翘起搁在王仁的肩头上来回晃动,右脚踝上挂着白色的内裤的右腿在胸前蜷曲着,丰腴的大腿紧紧贴着高耸的右乳,左边的乳房则随着王仁疯狂的抽插象豆腐一样在雪白的酥胸上颤动着。周璐眼睁睁地看着王仁丑恶的大阳物在妈妈的阴道里飞快地进出做着活塞运动,阴囊撞击着她的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王仁阴茎向外一抽,粉红的阴唇就被向外翻起,阳物摩擦着渐渐润滑的阴道肉壁发出“咕唧、咕唧”的性交声。

王仁抽插几百下后,拔出阳物,抓住任梦一条浑圆丰腴的大腿用力一拧,翻过她丰满的娇躯,强迫她跪趴在床上,王仁使劲扒开任梦两片雪白丰腴的屁股,在相机不停闪烁的闪光灯下从后面把阳物又一次插入她的蜜穴里,王仁一手抓住任梦淩乱的发髻,使她流满泪水的悄脸高高擡起,露出修长白嫩的脖颈,一手紧紧按住任梦的纤腰,象懒汉推车一样开始了又一轮的抽插,随着王仁的前后推动,任梦洋装下的两只丰乳也有规律地前后晃动起来,十分诱人。

任梦的肉洞又紧又嫩又滑,王仁奋力挺动下身,坚硬的阳物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子宫,肉棒和黏膜摩擦的感觉令王仁爽快无比。王仁把任梦的洋装推上去,脏兮兮的脸紧紧贴在她光洁白嫩的裸背上,双手抓住任梦吊在胸前不停晃动的坚挺的大奶子用力揉搓着,下身狠力抽刺,尽情地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

任梦雪白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纤细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的脸颊和泪水混在一起。她性感的朱唇微张,随着王仁的抽送口中发出婴儿哭泣般的哼声。王仁又奋力抽插了百余下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任梦阴道的阵阵收缩下,“嗷嗷”快叫着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悉数射进任梦的身体里,喷洒在她的子宫壁上。

王仁满意地拍拍她的雪臀喘息着说道:“真他妈够味,小穴又紧又滑简直是人间极品,看来周剑是不行了,我们爷们会满足你的。”说完意犹未尽又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上滚了下来。

任梦目光有些呆滞地躺在床上,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微微红肿的阴唇间流了出来。她感觉四肢仿佛象散了架一样,浑身无力。她艰难地并上酸痛的双腿,抱胸蜷缩起身子。肉体的疼痛和失身的痛苦使她不由痛哭失声。但是噩梦还没有结束,她惊恐地看见脱得一丝不挂的另3 个男人撸着已经坚硬勃起的阳物淫笑着向她围了过来,她紧紧护住雪白的酥胸,拼命摇头哭喊:“不!不要过来,我会死的,不要!!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