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MISS WONG 的自毁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0:1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嘉明是刘泰的班主任,人很美,有时也喜欢着短裙,是学校的学生女神。而刘泰是一个很肥,受人排墆的学生。

嘉明是很多人的性幻想对像,当然刘泰也不例外。

但这只会是幻想摆了,幻想多了,也想去实体实行,实行否了,怎麽担?偷规是也。

刘泰也会在嘉明穿短裙时,使出浑身解数,总之要偷窥到,越清楚越好。

有一次开家长会,嘉明穿着一条米色底黑格间短裙,因为刘泰考得成绩好差,

他表面上很不好意思地靷身,但实际上他借不好意思的动态去靷身偷看嘉明短裙下的内裤,看他的角度,一定看得很清楚。

又有一次他罚留堂,嘉明穿着一条浅蓝色短裙,刘泰故意掉了擦胶在地上,等嘉明行过时伏身去拾, 於是又观赏了一翻。

嘉明倒是二十七的少艾,也有生理影响,也有时受不了荷尔蒙的影响,

自己故意做一些很危险的动作去走光,事後又後悔,很茅盾。

譬如有一次考试,她穿着一条白灰底黑格间嘅连身短裙,有台下的椅不坐,偏偏要把椅拉到路中心,

在没遮掩下才脚坐,刘泰位很好,正在那路边的位,看得清清楚楚,

那次当然也有其他人看到,好像说那次穿的底裤还很薄呢。

其实,嘉明也很怕这些自毁的行径会害了自己。

刘泰考得真的很差,半点改进也没有,身为班主任,又还满腔热诚的嘉明便说要帮刘泰课堂後补习。

刘泰对幻想,对偷窥已经很厌倦,知道这可能是机会了。

他开始时在学校补,但过了数堂,待嘉明戒心少了,便向嘉明要求试试到他家中补,

又话多些书参考,又说舒适些,胡说一通。 其实已计划好要侵犯嘉明。

嘉明其实也有警剔,但过了数堂,戒心真的少了,而且又受到嘉明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心想中学生又不会太胡乱什麽来吧,

最多是偷偷窥,手多多一点,顶多被迫脱去一些,自己不讲,他不讲,没人知吧,自毁一下也不怕吧, 於是便应承了刘泰家中补习。

终於,到了上刘泰家的那一天了。刘泰等了这一天很久了,其实也把摄录机准备好在房里以备不时之需。

嘉明穿了那一条白灰底黑格间嘅连身短裙。在路上,刘泰不时偷手嘉明的上身领口,等待看那走光的一刻,在走上楼梯时又故意让嘉明先行,

然後从後偷看嘉明的裙下春光,距离超近,看得那胸围和底裤好不清楚。

”MISS WONG, 呢度就系啦”刘泰打开了自己家的门, 请穿着那条白灰底黑格间短裙的嘉明入去。

嘉明感到有点不对劲,但在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又想”中学生又不会太胡乱什麽来,最多是偷偷窥而已。”

也就压抑了不安的,走人的念头。

”唔该。”嘉明低声而又有礼貌地说後便踏入了门,也踏上一条不归路。

”入我房呀,我拎茶入泥。”刘泰说。

”好的。” 嘉明便入了那将日後会令她失去二十七年贞节的刑房。

嘉明看了看,犹豫坐在那里,在受荷尔蒙的和自毁想法的影响下,

心谂”入到泥刘泰都系想便我一些便宜,他这些日子也是听话,就便宜一下他吧。坐在他的床上,让他幻想一下吧。”

随着嘉明便坐上刘泰的房床上。

刘泰开了收音机,把音量较大,以便若果真的要侵犯嘉明时,可以把呼叫声遮盖。

刘泰也摇控开了摄录机,开始拍摄可能发生的事。

他拿着茶入房,看见嘉明竟坐上自己的床上,便想”咁正?是机会了。”

刘泰蹲下了身,扮在柜桶找参考书,却实在偷规短裙内的底裤。”啊!又没打底,好簿!好清楚!”刘泰看得目瞪口呆。

嘉明察觉到刘泰的动作,太明显了吧。但嘉明心想”中学生又不会太胡乱什麽来吧,最多是偷偷窥,就便宜一下他吧。”嘉明便扮作什麽也不知,继续由得刘泰偷规自己。

刘泰开始觉得嘉明可欺,便马上展开第二轮进攻。他立即起来,说”找不到的啊?迟些再找吧。MISS,饮茶呀。”然後装作不小心把茶低章地把水倒在嘉明的短裙上。

”呀~。”嘉明叫了一声。

收音机的声音真的把呼叫声遮盖过了。 刘泰心想”好,传不了呼叫声,今次食硬你嚂MISS WONG。”

”对唔住呀MISS WONG。我帮你抹。”便随即拿了纸巾,住嘉明的大腿内侧抹下去。然後往上向阴部压上去,亲密地用手指爱抚了嘉明的阴部三下。

嘉明尝试拨开刘泰,但力度太小,幅度又太窄,根本拨不开刘泰。又没有大反抗,只是心想”他竟然这麽快就手多了,他这样抚摸那儿,很难为情,不过也只不过是手多多一点,可能他只想替自己抹湿,由得他吧,很快会停的了。”

继续由得刘泰抚摸自己的大腿内侧及隔着内裤爱抚自己的阴部,以为刘泰很快会自动罢手。

刘泰觉得嘉明这样真的软弱可欺,於是便得寸进尺,竟然进一步伸手抚摸她的臀部。

嘉明来不切思考发生什麽事,刘泰已转到嘉明的後面,从後用阴茎压着嘉明的臀部,在擦!不断地擦!

然後,左手向上揉搓嘉明的可爱的乳房,时而轻抚,时而搓捏。

右手便伸到短裙内有所动作, 是用手指扫嘉明的大腿内侧?是用手指隔着内裤按压着嘉明的阴蒂?还是已经将手指伸入了嘉明的内裤里放肆意地擦弄着嘉明的阴唇和阴道? 他的手还不断地在嘉明裙底继续动,弄了良久,到拿出手时,手指沾满了嘉明的爱液,不用说了吧,刘泰当然三样都做齐!

”看啊!这是什麽东西来的?”刘泰故作惊奇地嚷着。 刘泰的语气令嘉明不禁好奇地张眼观看。 只见刘泰把手从她的裙底抽了出来,放到她面前。虽然从窗透进来的光线不太强烈,但 嘉明可以清楚地看到刘泰的手指尖沾有一些透明黏液。 不问而知,嘉明在兴奋时,阴道不自觉分泌出大量润滑爱液,并沾湿了自己的内裤和刘泰 的手指。

嘉明很咀然,也很羞辱,自然反应便把身体扭动,企图挣开刘泰,刘泰却反而把猎物愈抱愈紧,他的兽慾也愈加高涨。 刘泰不断发出呻吟声。他见嘉明无法动弹,便乘机轻吻她的粉颈及耳珠, 使嘉明不禁产生异样感觉。

嘉明来不切思考发生什麽事,刘泰已转到嘉明的後面,从後用阴茎压着嘉明的臀部,在擦!不断地擦!

然後,左手便向上揉搓嘉明的的乳房部位,时而轻抚,时而搓捏。使到胸罩的吊带也掉了下来。

右手就伸到短裙内有所动作, 原来是用手指扫嘉明的大腿内侧,一会後用手指隔着内裤按压着嘉明的阴蒂,已经将手指伸入了嘉明的内裤里放肆意地擦弄着嘉明的阴唇和阴道? 他的手还不断地在嘉明裙底继续动,弄了良久,到拿出手时,手指沾满了嘉明的爱液,不用说了吧,当然是过足手隐!

”看啊!这是什麽东西来的?”刘泰故作惊奇地嚷着。 刘泰的语气令嘉明不禁好奇地张眼观看。 只见刘泰把手从她的裙底抽了出来,放到她面前。虽然从窗透进来的光线不太强烈,但 嘉明可以清楚地看到刘泰的手指尖沾有一些透明黏液。 不问而知,嘉明在兴奋时,阴道不自觉分泌出大量润滑爱液,并沾湿了自己的内裤和刘泰 的手指。

嘉明很咢然,也觉得很羞辱。自然反应地把身体扭动,企图挣开刘泰。刘泰却反而把猎物愈抱愈紧,他的兽慾也愈加高涨。 刘泰不断发出呻吟声。他见嘉明无法动弹,便乘机轻吻她的粉颈及耳珠, 使嘉明不禁产生异样感觉。

”MISS, 我谂要补补性教育呵。”

”补性教育?”嘉明细气地说。

”MISS, 我谂要补补性教育。教我呀。”

一点点的自毁想法在原本挣扎中的嘉明的脑海焛过,又在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心想”中学生又不会太胡乱什麽来吧,最多是偷偷窥,手多多一点。我也是作为教师去帮学生,是好的。也便宜一下他吧”反抗又被压抑下去。嘉明便闭上眼睛,当作什麽也看不见,任由刘泰的手伸到短裙内继续爱抚自己的阴部。

刘泰的手又再伸入了嘉明的内裤里放肆意地擦弄着嘉明的阴唇和阴道,按压着嘉明的阴蒂,嘉明继续闭上眼睛,继续当作什麽也看不见。

一段时间後,刘泰玩厌了擦弄,按压,抚摸。要升级淫辱行为。

”MISSWONG, 我可唔可以除你D衫?”刘泰问。

”下?除衫?”

”系啊,我想知道女人的身体系点样。来吧MISS,俾我看看,看看而已。”

又在嘉明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心想”中学生应该不会太胡乱什麽来吧,最多是偷偷窥,手多多一点,顶多脱去一些。我也是帮学生而已。好吧,就便宜一下他吧。”

嘉明便问”你净系想除泥睇下?”

刘泰”缩然起茎”地答”系嘅~。”但答得有点不肯定。这刘泰也很狡猾吧。刘泰又怎会只看不动?

”你想除几多?”

”可以除几多?”

”下?”

”可以除几多呀?”

嘉明知道不应该俾刘泰得程,但再在嘉明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和荷尔蒙的影响下,又想"自己不讲,他不讲,没人知吧。中学生,应该不会太胡乱什麽。况且又唔系要求做爱,佢又应该未有精射住,也都算安全,自毁一下也不怕吧。”

於是又再三应承刘泰,但这倒是出轨的答案,便害羞地低声说”我会叫停,但系只可以除,要温柔些。你明唔明?”

”好嘢!可以除MISS D衫。”刘泰冇正面回答只可以除而不动。想想?美人当前,刘泰又怎会只看不动?

刘泰很兴奋,美肉在前,是时候享受一番了。

他爬在嘉明身上,狂吻她的面颊;他又转到嘉明腿间,用手掀起了嘉明的短裙, 露出了嘉明那紧包着阴部的纯白又超薄的内裤,显出阴阜的轮廓和中间阴毛黑色的一印。阴毛也在超薄的内裤边缘绽了出来。

刘泰色迷迷地看着,用鼻又顶又索嘉明内裤紧包着的阴部, 又用手抚摸援楚,用手指压按阴蒂。使到嘉明湿了,大腿内侧,下体尤其痕痒。

”好幼滑的大腿啊。”见嘉明没有抵抗意识,刘泰便肆意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又把手指游移到大腿尽头,隔着内裤又再抚摸嘉明的下体。

之後,刘泰双手伸入了短裙内部上端,手指头箍着内裤伊裤头橡筋,向下小退了一下,嘉明慌了一慌,原本想制止叫停,但敌不了荷尔蒙的和自毁想法的影响,又由得刘泰继续享受自己。

刘泰见嘉明没叫停,便把开始把内裤一下-下地卷脱下来了。 这事实最终都发生了。 嘉明的阴毛,阴唇,那刚刚被刘泰擦弄,按压,抚摸过的阴蒂和阴道,也就是整个阴部都近距离活现在刘泰的眼前。

黑的阴毛分布适中,阴毛里头隐见那道鲜红的阴唇附近,已然流出不少甜美的蜜汁,在闪耀着性感动人的光泽。

内裤一直被卷下到膝盖,小腿,脚跟,最後被退出和遗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