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儿子把我灌醉任人玩

2019-06-08 10:2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依莲:42岁,结婚十六年,离婚4年,163㎝,身材丰满,腿修长均匀,三围36D、26、34(自认还能吸引男人眼光),在快餐店打工。

儿子:22岁,公务员,173㎝,微胖,斯文体贴(颇有女人缘),外表保守,内心却有很多前卫的想法,爱照相、看A片、上色情网站看裸女及情色文章。

Rocky:47岁,165㎝,身材微瘦,儿子的同事,一个人住。

William:53岁,儿子和Rocky旧同事,现住大阪,已婚。

事情发生在去年秋天,和前年一样,儿子和同事Rocky相约请两天假,一起去大阪找他们的朋友William。早上我们三人由东涌出发,我应儿子要求穿了一件牛仔短裙,配上网袜和高跟鞋,上身穿了低胸露背T恤。

为什麽说应儿子要求?以前家事忙,虽然儿子经常灌输我一些外国前卫的性知识,如换妻、换伴、天体营、自拍、女性露出等等……因为还未离婚都只是纸上谈兵,我好歹也是他妈妈也不能说接受那些观念,所以平常除了家居穿的轻松些,其余不管上班、应酬我穿的都还算保守正常。

直到几年前离了婚,老公都远走他乡,我的身心才尽情开放,网路色情盛行,以前如换妻、换伴、天体营、自拍、女性露出……等等纸上谈兵的事,这几年变得很平常,所以我也比较能接受以前不能接受的观念,何况看两年前儿子强奸了我後,我的性需要大增,和儿子乱伦了。

所以,现在只要是和儿子单独出游或和他好友聚会,我都配合他的要求穿少点,他说:「你那麽好的身材不找机会表现一下,不是太可惜了?」还说:「反正没有亲友看到,外人看到又吃不到有什麽关系?」不仅如此,他还经常带着相机,一有机会就帮我照相。这几年数位相机流行又方便,他更要求我配合他,拍了不少野外露出和室内裸照。

因为不赶时间,下机後我们便坐上William的车一直往市郊进发,中途在车上,Rocky坐在後座,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乳沟和整条腿。其实这对Rocky说已没什麽大惊小怪,因为他只有一个人,所以常常和我们一起聚会,有时我和儿子出游也会邀他一起帮我们照相,所以他看我的身体算看多了,在他面前露出,已是很自然的事。

在这之前,儿子还曾经把我的裸体相片拿给Rocky看,他说Rocky很可靠,没问题的;还说Rocky看我相片时都是以欣赏艺术照的样子认真在看,从没有带有轻浮的态度或表情,只有羡慕的表情。儿子叫我和Rocky相处时假装不知道他看过我的裸照,因为他跟Rocky说是背着我给他看。

途中停下来,照了一些相片。

这次安排去大阪以前,儿子就试探性问我:「你觉得Rocky人怎麽?」

我说:「不错啊!老实又有礼貌。」

儿子说:「那这次去大阪,我们住同一家旅馆,晚上我们邀Rocky来个3P怎麽样?」

其实我对Rocky印象还不错,而且经过儿子多年的洗脑,对性观念的开放基本也有些改变,心理还真想尝试一下,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说:「不好吧!那以後相处不是很尴尬?」

儿子又说:「有什麽尴尬?他也看过你的裸照,也帮我们拍过照,事後大家心照不宣,装作没发生就好了,而且只此一次。」(我心想:可能只此一次吗?这种事开了头就会接二连三了。)

内心我也赞同儿子的说法,但表面上还是必须拒绝,我说:「还是不要吧!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给他看看我的裸照已经不错了,这次不要了,以後再说吧!」

下午抵达William家,William夫妇已经在等我们多时,我们五个人一边喝茶聊天,一边看A片,。William和我儿子是同好,虽然片子不怎麽样,但也勾起我的慾火,感觉下面小穴湿湿的流着淫水,不觉地让我幻想起晚上和Rocky做爱的情景。

其实我对我们的性生活还算满足,儿子的老二也不算小,只是有时看到A片上那些又粗又长的洋老二,还有几个老二插同一个穴时,不免也会幻想:如果我是那女主角有多好呀!

晚上到餐厅吃饭,William还约了另外两位朋友一起,大家很久没见面,高兴之余我也喝了不少啤酒。饭饱酒足後,William的朋友硬要请我们去唱歌,在卡拉OK里气氛满High的。因为我穿得很露,坐在沙发上内裤都快露出来了,几个男的就把目光焦点放在我身上,拼命敬我酒。

此时儿子在我耳边说:「你别喝多了,等等醉了难看。」

我说:「难得嘛!不会醉啦!醉也没关系,睡觉就是了。」他就没再罗嗦了。

後来我真的有点累,也不想再喝下去,我想就装醉好了,於是我就跟儿子说我醉了,要休息了,他说:「你睡吧!我们一下就结束。」

其实平日我很少喝酒,但并不排斥喝酒,我的酒量也不好,但酒品却很好,喝多了不想喝的时候,不管什麽场合我就坐在一边休息。如果喝醉了,不管什麽场合我就在儿子旁边倒下就睡,睡到他带我回家,帮我脱衣服睡觉。

一般有这种场合,儿子都不会阻止我喝酒,因为他喜欢朋友看我我露出的样子,他认为让好友看到我的内衣裤没什麽大不了,有时还可以带动热闹的气氛。几乎我每次喝醉躺在他旁边时,他都会把我的短裙拉到腰部,露出整条腿和三角裤给大家欣赏。久了,我也习惯每次和他出门就特别穿上透明性感的内衣裤,以准备满足他的偷窃慾。

其实这何尝不是我自己心里的暴露慾望呢?有时我甚至心想:你为什麽不把我内裤也脱掉呢?反正穿一层透明性感的内裤也是会看到我的毛和穴;而且我醉了,就算打雷也不会醒过来。

是的,如果我喝多了,被插时虽然迷迷糊糊,但还是感觉很爽,只是被插时没有力气做太多回应。但我喝醉了被插,就什麽反应也没有了,只能让他泄出来满足他的兽慾而已。他泄出来他的、而我照睡我的,所以儿子常吩咐我出去应酬别喝酒,醉了被强奸都不知道。

唱到11点多,大家也都累了,於是道别,相约明天一起吃中饭。Rocky和我们一起,儿子扶着我上车,我也没醒,继续装醉。去旅馆路上他们俩聊天,我躺在後座,整条短裙子都缩到腰上,儿子还把室内灯打开叫Rocky看我的透明内裤。

回到大阪假日旅馆,Rocky的房间在我们对门,儿子对Rocky说:「洗个澡等下过来喝茶。」

Rocky说:「好!你给我电话我就过来。」

我心想:今晚应该会发生事情吧!我就装醉到底,看看儿子玩什麽把戏。

进了房间,儿子叫我先洗澡睡觉,他说要和Rocky喝茶看A片,我故意迷迷糊糊的说:「我累了,不洗了,尿个尿我就要睡了,你们看你们的。」於是我把衣服脱光,上个厕所出来就趴在床上了,儿子帮我盖上薄被单。

我心想,等会不管发生什麽事,我就装作和平日喝醉了一样,当作是我儿子在玩我。过了一下,听到儿子洗澡出来後拨电话叫Rocky过来,不一会Rocky来了,听到他说:「你妈妈已经睡了,那就不吵她了,我也回去休息好了。」

儿子说:「叫你来,是趁她喝醉让你玩她的。」

Rocky说:「这样不好吧?」

接着儿子把我身上的被单拉下,让我整个裸背展示在他们眼前,正好这时我的两腿是分开的,阴部也完全暴露在他们眼下。

儿子说:「你看,洞里的水都流出来了。」

Rocky又说:「万一你妈妈醒过来,或是给她知道不好吧?」

其实这时的我已是慾火焚身,我心想:Rocky啊,你可别拒绝,我装了半天,就是想尝试一下这辈子第一次在儿子面前被另一个男人的插的滋味。

又听到儿子说:「你看她醉成这样,你玩她她不会醒的,她常常喝醉我都这样玩她,她从来没醒过。今天玩完,我们都不说,装成没发生就没事了。」

Rocky又说:「这样不好意思。」

儿子说:「有什麽不好意思?你也帮我们照过相,也看过她的裸照。把衣服脱了,上去,今天我帮你们照相。」

再一会,听到儿子说:「你看你老二都硬成这样,翘得高高的,还假?上去吧!你尽量插,就当我不在旁边好了。」

Rocky说:「那我就上去了。」

此时慾火高涨的我,真想不要装醉,直接醒着玩就好,但还是无法克服第一次在儿子面前被另一个男人插的羞耻心,更不要让儿子认为我很淫荡,决定今天再难过也装醉到底了。

此时感觉床舖震动了一下,一根又硬又热的肉棒贴上我的穴口,在我穴口和肛门间摩蹭了一下,轻轻的插入我的阴穴,然後慢慢地抽动着。感觉他的老二没有儿子长,插得没有儿子深,但还是有另一种快感。

我一面享受着被插的愉悦,一面偷偷眯眼看着儿子,他没穿衣服,拿着相机慢慢对着床上的我们拍着相片,还不时用左手玩着自己翘得老高的老二。Rocky慢慢地抽插着,把我弄得又痒又难耐,心想他可能怕把我弄醒吧!

儿子说:「Rocky你可以用力,没关系,她不会醒的。」於是Rocky便加快了速度和力量,我也感到一阵刺激,想叫又不敢叫,只有轻轻的哼一下,没一下我就达到了高潮。

此时儿子说:「Rocky你起来一下,我们帮她翻个身,你从前面插她,我来照前面。」儿子帮我翻了身,Rocky由前面插进我的穴继续抽插着。由於前面可以插得比较深,更感到刺激。我还是没动,过一下我又来了一次。

这时Rocky把我双腿擡起,然後开始用力地抽插,我已经无法再忍着不动,我轻轻地顺着他抽插的动作摇着、顶着,我的手也微微擡起抓着他的手臂,嘴里轻轻的哼着,尽量不让他们感觉我是装醉的。

我……又来了……前後有十几分钟,我来了三次。

Rocky也停了下来,我感觉他没泄出来。他对儿子说:「我不行了,累了。」

儿子问:「你出了没?」

Rocky说:「都了两次了,我喝过酒很容易出来。」

儿子说:「好吧!那换我来插她,你帮我照几张相。」於是儿子帮我翻个身从後面插入我的穴,Rocky在一旁拍照。

没多久听到儿子一贯要泄精前的叫声:「啊……啊……啊……」接着感到阴道里一股热流直达子宫,让我彻底达到满足。

儿子又问Rocky还要不要?

Rocky说:「不要了,今天够累了。」

儿子说:「那你坐在她旁边,我们来拍张合照。」

Rocky说:「你可别把我的照片给她看喔!」

儿子说:「不会啦!明天见面你就当没发生事情,像平常一样就好了。」拍完他就回去了,我也没动就睡着了,子宫内的三发精液还是热烫的。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我叫醒儿子,然後去洗澡,他拿着相机来帮我照相,一面照一面心虚的说:「昨天你喝多了,回来我搞了你半天你都没动静!」

我也扮野地说:「平常我喝醉你搞我,我不是就这样吗?有什麽地方不对?」他赶紧说没有,继续照他的相。

洗好澡,我叫他打电话叫Rocky起床,他打去Rocky已经起床在等我们。见了面我们都装作没事,但我感觉Rocky对我多了些殷勤。

中午William夫妇请我们去郊外,下午我和儿子回大阪,Rocky留在大阪多玩两天。两天行程圆满结束,儿子达成他多年想看我被别人搞的心愿,我也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