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我的经验之第一次的感觉

2019-06-01 14:43  作者:admin 点击:次 

她,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我,也是她的第一个男朋友。虽然在性方面,我的观念算是相当开放,但是她却正好相反,是个相当保守的女孩。也因此,在交往之初,我想婚前顶多进展到上半身的亲抚就差不多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快发生关系。

和她成为男女朋友那晚在山上吻了她。

同样是初吻,我心中虽然也有着相当程度的紧张,外表却也强自镇定﹔而她,明显的惊慌失措,僵在那儿不知道该如何。

不知道哪来的想法,我缓缓的将原本搂着她双肩的手下移,滑过她的背脊,停在她诱人的臀部上。那时的我有点紧张,毕竟才第一天,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或是就此拂袖而去… 不过她的反应让我稍微稳定了下来。在我的手掌贴到她臀部的曲线时,她整个人轻微地颤动了一下,可是没有明显的抗拒。

也许她是吓呆了不知道该怎反应吧?我慢慢摩挲着她的臀线,偶尔轻轻的捏捏,感受她弹性十足的小屁屁。她不说话地把脸埋在我胸口,我想,如果有光线,一定可以看到她酡红的双颊。而我,只觉得下腹一团热气,阴茎在牛仔裤中胀得有点发痛。双手不自觉的微微施力,将她向我身旁抱紧,却忘了我的手正摆在她的臀部上,结果,当我的下腹和她的私处隔着两层布相接触的瞬间,阴茎挺得更大,我的心跳得更快,而她,我不知道她心里怎想。

紧张中我将手松开,而她也趁势略离我得身体。当晚,两个人就脸红地在奇怪的气氛中下山。

后来,我胆子变大了,每次拥着她亲吻时手也都没閑着,从一开始只敢在背部和臀部游走,渐渐的开始隔着衣服抚摸她的乳房。那时,只觉得她的乳房好有弹性,摸起来好舒服,而每次稍微加重手上的力量压迫时,她那咬唇蹙眉的表情也好可爱。不过她似乎还是有点怕怕的样子,只敢不动地抱着我。

两星期后的周末,我带着她上溪头。那晚如往常般抱着她亲吻,手一边也越来越不规矩。当手掌覆上她胸前时,我的心跳突然地加速,那触感不同于以往… 更柔软…,原来她洗澡后没将内衣穿上。

她知道我发觉了,脸上飞上一抹红晕,煞是醉人。

我大着胆子将手伸进她的衣服内,贴着她的肌肤,从小腹渐渐向上游移。待触到乳房下缘,我迫不及待地将她整个乳房握住,这时才发现,她的乳房比从外面看来更大,我极尽所能的将手张大,也不过能覆住三分之二左右,而且直接碰触的柔软度较隔着层衣服的感觉好上太多了!一边吻着她,我的手一边在她的胸口搓揉。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她的乳头开始勃起,在我的掌心除了柔软,还多了点硬挺的触感,而她在热吻中,偶而不自觉地吐出几响哼声,而身子也多了些不自主的扭动。

我的体温开始上升,阴茎也不甘寂寞地开始抬头。我突然将衣服脱得只剩下内裤,略带沖动的问她:『脱光衣服陪我睡好不好?』

她愣了一下,摇头说道:『不好啦,我们才认识没多久,你… 隔着衣服… 或像现在这样抚摸我就好了,好不好?』

我不放弃地又说:『没关系嘛,反正都已经摸了,而且我又不对你怎样… 』

她略低下头,将我的身子稍微推开,用极低的声音说:『你已经对我怎样了… 』

我一时生气,脱口而出:『好啦,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相信我嘛!算了,不要就不要嘛,有什了不起!』

她仍然低着头,一语不发。我赌气地转过身,将自己埋在棉被中。

十分钟,我们两个都没有动,我依然将自己埋在棉被中,她依然坐在棉被外,床的另一边。

想想,自己是太过分了点,才两星期,不把她吓坏才怪。难得出来玩,还是高高兴兴的好,不要把气氛弄僵了,两个人都不舒服。再说,来日方长嘛。何况下腹那个坏蛋也兴味索然的回家睡觉去了。

打定主意,准备爬出棉被向她道歉。头才刚探出被子,眼前突然从光亮变成黑暗一片,接着就听到她爬上床来的声音。是她将灯关了。

『我… 』我刚出声,就听到她小小的声音:『你真的不对我怎样?』这下换我楞住,她想干嘛啊?『是不是嘛?』『嗯… 』我呆呆的嗯了一声。依然是小小的声音,她说:『那… 你先进被子去… 』

我乖乖的躺回床上。藉着微弱的月光,隐约可以见到她的身影,正在解除身上的束缚。 T-Shirt… 短裤… 哇!!! 她连内裤都脱了!胯下的小坏蛋又从昏睡中苏醒了…

待她上床,钻进了被窝,我急迫地想拥她入怀,她却用手顶着我,轻声说道:『你答应的,不能对我乱来喔。』

『嗯,只是抱着你,抚摸你… 』

『嗯… 』她将手放开,我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感受着她那滑嫩的肌肤。第一次这样毫无阻碍地拥着她身子。贴紧在一起的胸口,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略为升高,以及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所造成的胸部起伏。

双手自她浓密的长发下由颈项沿着背脊下滑,柔软又富弹性的感觉让我心跳加速。抚摸到了圆润的臀部,我促狎地捏了一下,她『啊!』地叫了一声,瞬即害羞地说道:『讨厌啦,不要乱捏啦!』

我吐了吐舌头,说道:『摸摸而已嘛,有什关系?』

『你讨厌啦!』她将脸埋在我胸前不说话了。

我用手指轻轻压着她的肌肤,由臀部经过大腿外侧划向大腿内侧。我做了个深呼吸,问自己,要不要继续往上移动?还是就此打住,不要让她觉得我太得寸进尺?呼出胸中憋着的一口气,我将手抽出来,移回她的背部搂着她,『乖乖睡吧。』我对她说。

就如方才告诉自己的,只要还在一起,来日方长嘛,不急在一时。让她枕着我的手,两人互拥着入睡…

半夜醒转,望着她的睡脸,越看她越可爱,我偷偷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她『嗯』了一声,翻过身去,没有被吵醒。我突然升起一个念头:『我偷偷看一下,偷偷摸一下,只要不把她吵醒,应该就没关系吧?』

我慢慢的移下床,打开了床头灯,移到她那侧,轻轻地将她身上的被子拉开。很好,她没被惊醒。刚刚的转身让她形成正面朝上的姿势,刚好让我可以仔细端详她的裸体,这还是第一次在有灯光的情形下看到她全裸的画面呢!

她的乳房属于较坚挺的一型,躺下后虽然高度略减,但不向两侧塌落,因此依然保持原来曼妙的形状,而乳头或许是因为受到空调的影响,明显的勃起,而且乳晕附近的皮肤也出现了红晕,许多言情小说或情色文学中所说的恍若樱桃般令人想一口吞下,我想,就是此情此景的最佳写照。

我将视线下移,跳过腰部直接到了最具神秘感的下腹。她的阴毛略长,但是量并不多,恰巧在耻丘上形成小小的椭圆,我带着兴奋的颤抖伸出手去,抚摸那丛长长软软的阴毛,触感和她的发质一样,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和抚摸自己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好像是废话喔?)。

慢慢地将她的双腿向两侧拨开,她的私处终于整个在我眼前出现了!或许是因为适才双腿夹在一起的关系吧,她的两片阴唇贴在一起,我吞了吞口水,用手指轻轻地将门扉打开。但是因为背光,我又不敢开大灯,结果只看到一片黑暗…

这时,下腹升起的热气逼得我有点难以忍受,心一横,想:『先上了再说吧!』将仅剩的内裤脱下,扶着早已勃起的阴茎,我紧张地将自己的下身向她缓缓推进。为了怕吵醒她,只得将两手撑在她腰旁的床板上,为了要能有效攻击,臀部又必须藉腰力撑起,天啊,那实在是很累的事… 不过为了达成目标,累点算什?

终于,在漫长的推进后(我觉得漫长啦),短兵相接的瞬间到了!我用力一挺!天啊,好痛!她的阴道又窄又紧,加上没有适当的前戏而没有分泌润滑液,我才刚探头进去就被卡住,痛得我直想大叫。忍着疼痛,我略为后退,准备重整旗鼓再上。不料一抬头,就看到她两颗大眼睛盯着我。

『我… 这个… 我只是… 我…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怎解释。她也没说什,只是起身将衣服穿上,爬回床上,背过身去。被这一吓,欲火全熄了,我也不敢说话,乖乖的把衣服穿好,窝在床的另一边,不敢靠近她。

第二天根本也没兴致玩了,一早就下山回去。

之后的一个多星期,虽然还是照常见面,但是她总有意无意地和我保持着一小段距离,我也不敢太靠近她,连吻她都不敢。而几次想向她道歉,她总在我提起时将话题岔开。而她说话的语气也显得过分的客气,一点也不像是男女朋友该出现的画面。

周末,她突然跟我说要到我那儿过夜,答应是答应她了,可是心中却忐忑不安,实在不知道她在想些什。

那天傍晚,在宿舍前等她洗澡换衣服,准备载她到我的房间。看着她从宿舍门口走出来,胸前的肉球跳动得特别放肆,明显地没穿胸罩。我那小尾巴又不安分了,眼睛也直盯着那正做着波浪动作的弹性球体不舍得离开。『喂,你在看什啊?』她的语气一改前些日子的过分客气,回复了以往的活泼。『没… 没什… 』我楞楞的回答。『那就快走啊,还杵在这里干嘛?』『喔… 喔,好。』

我住的地方是向我乾姐租的,公寓式的房子,大约三十多坪,我一个人住,只要负担水电费用即可,连房租都省下来了,因此可以说住得相当舒适。今天,是她第一次到这地方来。

『哇!这地方好大,你一个人住啊?真好!』她一进门就兴奋地说。『哦… 啊,是啊,因为我姐他们住在别的地方,所以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嗯,那今天晚上很有趣罗。』她笑着说。

啊?有趣?她什意思啊?她抓过沙发上的椅垫,逕自打开电视选着频道,找寻着喜欢的节目。我跟她略隔些距离也坐了下来。我有点呆呆地望着她。刚刚天色暗没注意到,她今天穿的是件大圆领的白色 T-Shirt,微翘的乳头将衣服顶出两个小突起,特别诱人﹔下身穿的是件迷你裙,不算太短,膝上廿公分吧,但是因为坐着,又将裙摆拉高了些,却恰好遮在她的内裤下缘,令人心焦﹔滑嫩浑圆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发出诱惑的讯息。简单地说,接受了这些刺激, i熙卷氦迨w经按耐不住地朝天翘起。如果能拥有她的身体,和她结合在一起该有多好…

『哈罗!』我耳边出现大音量的一声,将我从失神状态拉回现实。『你在想些什咧?』她眨着大眼睛问道。

『没… 没什… 』我心虚地回答。

『哦,真的没什吗?』她露出狡狯的笑容,说道:『那,这是什呀?』

她的目光焦点集中在我裤子的突起。

『那个是… 是… 』我不知道该怎回答才好。

『你又在想那天的事了,对不对?』她板起脸说道。我低头不语。

唉,她还是在生气,该怎办好呢?『哈¯罗¯』她将脸凑上来,『不要这个表情啦,那天我是很生气,因为你答应我的都不算数… 不过我已经不生气了啦,不然我就不来这里了。』

『喔… 』

『喂,有精神点嘛!』她拍拍我的头说,『我问你喔… 』

『问啥?』我有气无力地反问。虽然她说她不生气了,可是还是不敢完全放心。『你们男生… 是不是… 都想要侵犯女生啊?』

这什问题啊?我小心翼翼的回答:『也… 也不是啦,有的人想,有的人比较不,跟个人的性观念和面对的人有关,还有… 』

『那… 』,她打断我的话说:『你以前不这样想?』

『偶尔想一下啦… 』

『那你有没有跟人… 那个过?』她好奇地问。

『没有啦!我还是处… 处男啦… 』

『哦,这样啊,』她接着说:『那你那天是怎回事?』

『我?那天是因为… 你的身体太诱人了,所以…我才… 』我脸红的说不下去。

『那今天呢?』她故意挺了挺胸,笑着说:『今天你不想呢?』

看着她胸前两个突起和透过领口看到的乳沟,我的脸更红了,而我的下半身已经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 我们做做看好不好?』

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你… 你… 你不要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玩!』我慌张地对她说。

『谁在跟你开玩笑啊?』她嘟着嘴说,『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口,你却这样… 』

『不… 不是啦,可是你以前… 现在… 这… 太突然了… 』我还没恢复过来。

『本来我是不敢在结婚前就那个的啊,我妈妈也一直跟我说不能让男生碰我啊,所以那天我的反应才那样。可是…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从你开始隔着衣服抚摸我,我就有点兴奋,常常回宿舍后都发现我那里湿湿的… 』

她整个脸都红了起来,声音也有点颤抖,『那天,你直接将手贴在我的肌肤上,我兴奋的发抖,心跳得好快,觉得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可是因为你本来答应不对人家乱来,结果半夜偷偷爬起来想要… 所以我才生气的。可是这几天,我发现… 那感觉… 我越来越… 我… 』

她越说头越低,声音也越来越小。这时我大概知道怎一回事了,我搂着她问道:『是不是觉得有点舒服,可是身子又热热的有点难受?』她点了点头。『难道… 你从来没有自慰过?』她轻轻地摇头。

标准的处女,连自己都没探索过自己的私处,难怪那天夹得我这痛。

我将她抱到我腿上,抚着她的背问:『所以,你今天才穿这样,想诱惑我对你…是不是?』『你坏啦!人家… 不好意思说嘛… 』她的脸更红了。『你… 决定了吗?不后悔?』她仍然低着头,没有回答。

好吧,虽然她刚刚说了一堆有的没有的,我也实在很怀疑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自己在说啥,不过至少可以确定,她今晚是不拒绝我的动作了。而我也不需要自己骗自己,虽然一开始被她态度的巨大转变吓着,但此刻的我早已被撩起欲火了,做就做吧!

将电视关了,我带着她走进卧房,让她躺在床上。

在她的坚持下,我没有打开大灯,只是扭亮了床头灯。

当我迅速地脱去身上的衣物时,她也正从棉被里将她的衣服拿出来﹔当我让自己的阴茎昂头挺立出来时,她也将内裤放到一旁。明显的,被下的她已经是完全赤裸的了。

侧照的灯光使她的脸部轮廓看起来更深。

一将被子拉开,她的肌肤立刻暴露在晕黄的灯光下,一手遮着乳房,一手轻掩着下体。

我爬上床,侧躺在她的身旁,没有等待多久,我的唇吻上了她的脸。

伴随着法式热吻,我拉开她遮在胸前的手,开始抚摸她的乳房。那时的爱抚毫无技巧可言,我唯一所做的事,就是用食指和拇指捏着她的乳头轻轻拉扯、扭转,或是用手掌覆着乳房揉搓。

但虽然是如此笨拙的动作,还是引发了她的生理反应:她吸吮我舌头的力道加强,开始发出带有鼻音的喘息声,微闭的眼皮开始不住跳动,身体开始发烫,双腿略为蜷曲而夹紧…

我松开抓住她的手去抚摸她的长发,她的额头和头发开始汗湿。

我移开眷恋着乳房的手,往她的下腹移动,掠过柔软的阴毛,我在手指施力,强行将她紧闭的双腿拨开一道缝隙,让我的手可以滑入。

没有花费什精神探索,手刚滑入她的股间就感到一片湿滑,也可以感到阴唇略为张开,隐约可触及阴道的入口。

让两片紧贴的热唇分开,我深吸一口气,用着不确定的语气问她:『我… 想插进去了… 可以吗?』

她微微点头。

我翻身压在她身上,将她的双腿分开,移动着胯下硬挺的肉棒以对齐女性肉体的神秘入口。

当龟头接触到阴道口的火热湿滑,我突然顿了一下,有点迟疑,但是体内燃烧的欲火没让我α 囝过推动着我的身体向前。

才刚有实质的接触,又传来如同那次偷袭一样的痛楚,可以感受到有东西正在压迫、阻挡着我的进入。

我一咬牙,让自己的下身再往前推进。那种痛楚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感受到龟头突破了阴道口的处女膜之后,那种压迫性的疼痛消失了,继而感受到的是种温暖的环绕,阴茎感觉软软的很舒服,虽然仍像是排开肌肉组织前进,但是不再感到疼痛了。

我缓缓的推进下身到两个人的性器完全密合才停下来,吐出憋着的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我趴在她身上,在她耳边问:『很痛吗?』

她张开眼睛瞪了我一下,说:『废话!当然痛啊!我是第一次耶… 』

『喔… 对不起嘛… 』我有点无辜的说,但是旋即又问她:『我能不能… 抽动一下?』

她轻声说:『嗯… 可是要轻一点… 我怕痛… 』

『嗯… 』

我扶着她的肩头,开始抽动下半身,慢慢的,轻轻的…

可是… 很丢脸的,开始抽动不到十下,还没有什感觉我就射了…

『怎这快?一点感觉都没有… 根本就不好玩… 』我不甘心地对自己说。

『怎啦?』她察觉我的动作停顿,问我。

『我… 射在里面了… 』

『啊?』她有点错愕,好像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什事情。

『结束了啦… 』我满脸通红,又带点赌气地说。

『喔… 』她说,『没什感觉说… 只是好痛… 』

『……』我没说话。

『那清理一下好不好?』她问。

『嗯… 』

我笨拙地将阴茎抽出来,抓过面纸帮自己也帮她收拾残局。

『轻一点啦!笨… 痛耶… 』她叫了出来。

『喔… 』

看着擦拭过后面纸上的少许血渍,我呆呆的。

她的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我期待好久的事,就这样在瞬间结束了,一点感觉都没有。

『一点都不真实,一点乐趣也没有… 』我在心里想着。

淋浴后的她带着沐浴乳的香气爬上床。

『喂… 除了痛以外一点都不好玩,,现在我那里还胀胀的痛… 以后我们不做了好不好?』她说。

『喔,好… 』我不置可否。

关了灯,拥着她入睡。

那时的我们,怎也没想到后来我们的性爱生活如此疯狂多变,跟这时的感觉截然不同…

还有… 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她的态度为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