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老翁与媳妇、房中春意浓 [1/2]

2019-06-08 10:17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春天,在一座小城里,三座房子并排当街而立,这三户人家在城里做点小生意,第一间房主叫王易,57岁,。第二间主人叫李弧,56岁。第三间主人叫华三58岁。他们三人都只有一个儿子,年轻人向往外面的花花世界,就同时出去打工,丢下了如花似玉的娇妻。

王易的儿媳妇叫婉艳,今年24岁,身材高挑,肌肤雪白,美丽动人。是镇里医院一名护士,李弧的儿媳妇叫刘敏,24岁,小学老师。华三儿媳妇叫余丽丽,25岁,开了家美容院。俩人也是肌肤雪白,身材诱人的大美人。她三人的风情在镇里很有名。三个大美人自然风闻不断,这是後话。

三位美少妇自老公走後,三人的婆婆也结伴旅游去了。每户只剩翁媳俩人在家。又没孩子,就经常在一起玩。这不,周末三人又一起到外面玩,下午6 点多才回家。路上下起了大雨,三人都淋了雨。混身湿透,一路笑闹跑回家。

王易煮好饭菜等着儿媳妇回家,别看他57岁了,可像40多的人,性慾旺盛,常和李弧,华三出去嫖妓,自儿子走後他把目光瞄上了儿媳妇婉艳,看着娇媚可人的婉艳他经常下体耸立。这时婉艳回来了,进门叫了声:「公公,我回来了」

「哦…回来了…看看…湿透了…快洗澡」

婉艳跑上楼,一会捧着衣物下楼说:「公公,我的热水器坏了,我在下面洗」

王易心里一动忙说:「下面的也坏了,你到我房里洗吧」见儿媳妇有些犹豫,忙拉着儿媳妇的手上楼,边说:「快洗个热水澡,别生病了」

王易抓着儿媳柔软的手,一阵心猿意马,忍不住捏了几下。婉艳的脸红起来,心慌意乱中连手中的衣裤都掉到地上。王易弯下腰捡起媳妇掉在地上的衣物说:「你先上去洗澡,别冻着了,我帮你拿衣服,我把门锁好再上楼」说着拍拍儿媳的肥臀,隔着薄薄的裤子感受到丰满的弹性,又见儿媳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又摸了起来。下体的鸡巴迅速涨大,把裤子撑起个大帐篷,婉艳本想说不必,可被公公摸了几下屁股,又见公公下体隆起的大帐篷,竟底应道:「嗯…」说完跑上楼进入公公的卧房。

王易的卧房很大,空调开着,室内很暖和,中间摆了一张大床,进入浴室,婉艳把门关上,才发现这门没有小锁,想起公公刚才的举动,她有点又羞又怕,又有点…老公走了几个月,很久没男人碰过了,刚才让公公的几下抚摸撩起了她压抑了几个月的情慾。婉艳把衣物脱光,打开淋浴,细心地冲洗着雪白的身子。

王易走进卧房,听见浴室内传来的流水声,幻想着儿媳柔软的身子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忍不住拿起儿媳粉红色三角小内裤放在鼻端嗅着,还伸舌舔几下,好像这不是内裤而是媳妇的嫩骚穴,突然间浴室门打开,婉艳秀美的脸探出门外,原来婉艳想看看公公进来没有,好让他拿乳液及浴巾给她,却看见公公正拿着自己的内裤放在鼻端舔嗅得正起劲,忍不住探出上半身羞叫道:「公公…」

王易正在意淫,猛听儿媳叫声,抬头看见儿媳雪白晃眼的大奶子,呆住了,婉艳娇媚地横了王易一眼,娇嗔道:「在那对着儿媳妇的内裤又舔又闻的干嘛…把浴液浴巾给我…」

王易忙把衣物丢在床上,把浴液浴巾递给媳妇,在媳妇接手时故意把浴液掉在地上,并迅速挤进浴室和媳妇一同弯身捡拾,这时婉艳全身暴露在公公面前,王易一把抱住娇美的儿媳妇,一双魔爪紧紧握住雪白的大奶子狠狠揉搓。婉艳挣紮着:「公公…不要…别这样…不要…啊…我是你儿媳妇呀…」

「宝贝…我的宝贝乖媳妇…可把公公想死了…你就让公公搞吧…公公会好好爱你的…公公会让你欲仙欲死的…」王易说着一支手揉搓着大奶子另一支手伸到儿媳妇下体抚摸嫩穴,嘴吻上媳妇柔软的嘴唇,婉艳怕跌倒,只好伸出雪白的双臂搂住公公,王易蹲着抚摸亲吻娇美的儿媳,见媳妇搂住自己,放弃了挣扎,便把儿媳拉起,让她靠着镜台,并拉着儿媳一支手放入自己裤子里,让她去感受…去抚摸粗长涨大的大鸡巴。婉艳感受到公公大鸡巴的粗长雄伟,不由自主地握住大鸡巴轻轻揉搓。

王易抓住儿媳的大奶子揉搓着,舌头伸进儿媳嘴里,在公公的挑逗下婉艳也伸出香舌和公公互相吸吮舔弄,并在公公示意下,另一只手迎合公公把公公的裤带解开并把裤子短裤脱下,露出粗长涨硬的大鸡巴,王易抬脚离开裤子的束缚,示意儿媳妇帮自己脱衣服,婉艳把公公的衣服脱下丢在地板上,这样翁媳俩便裸呈相对,王易得意地淫笑着对儿媳妇说:「怎麽样,艳…公公的乖媳妇…瞧瞧公公的鸡巴…不错吧!想不想公公的大鸡巴?」

婉艳偷偷瞄了几眼公公的大鸡巴,脸色菲红,心想:「天啊…没想到公公的鸡巴这麽大这麽长,比他儿子要粗长很多,被它插一定爽快极了」及听到公公的挑笑,娇羞无限地把头伏在公公胸前娇媚道:「公公你好坏…趁儿媳妇光着身子洗澡跑进来对儿媳又摸又捏…世上哪有这样的公公…还要光着身子的媳妇帮着脱衣裤…脱完衣裤还要媳妇摸公公的鸡巴…老公啊…你老爸正欺负你的老婆…你老婆正和你老爸光着身子搂在一块…你老爸在摸着舔着你老婆的大奶子…好舒服…这些曾经只属於你的…现在却属你老爸的了…哦…不…天哪…你老爸…不…不要…公公…那里脏…别舔…」原来王易听儿媳淫荡的话语,还句句不离自己的儿子,淫心大动,蹲下身子脸贴着儿媳的下体,嗅着儿媳下体淡淡清香,儿媳的下体很美,大腿很丰满,和骚穴结合处没有一丝缝隙,稀疏的阴毛顺伏地贴着小腹,粉红色的骚穴清楚可见,王易把儿媳一条光裸的大腿搭在自己肩头,一只手扒开粉红色的肉缝,舌头伸进骚穴里舔弄吸吮。并把流出的淫液一一吞吃。另一只手大力揉搓儿媳那肥美的大屁股。

婉艳受不了这刺激,光滑白嫩的大腿搭在公公肩头,骚穴往前耸,好让公公更深入。嘴里淫声不断:「噢…坏公公…你好会舔媳妇…老公啊…你快来救你老婆…你老婆被你老爸舔得好爽…哦…你老爸好会舔穴…你老婆的嫩穴被你老爸给舔了…你再不来…你老婆不止全身被你老爸脱光光…还要被他吻遍摸遍…你老爸还会拿着大鸡巴插入你老婆的骚穴…把你老婆操得…也不知他操逼功夫怎麽样?可别像你几分钟就清洁溜溜…」

这时王易接口道:「骚媳妇…公公会操得你欲仙欲死…儿子啊…对不起了…你把老婆放在家里不用…老爸只好代劳了…这麽个大美人…老爸早想操了…今天就帮你安慰她……骚媳妇…你放心…公公精力好…性慾旺…从现在开始到明天上午…公公会一夜不睡…专心在你身上开垦…耕耘…大干特干…操了还操…骚媳妇…你有几个月没挨操了…告诉公公…公公也有几个月没操逼了…公公要用精液把我的骚媳妇浇灌得更加娇美动人…今夜公公要用精液把你的骚穴浇得满满的…嘴里…身上…全身上下都要流着公公白花花的精液…儿啊…别怪我…你老婆太淫荡了…看…她的屁股正往你爸面前挤…哈哈…」

:「死公公…坏公公…这样淫弄儿媳妇…啊…公公你好坏…舔儿媳妇的逼…媳妇的逼好痒…那是挨鸡巴操的…你怎麽舔呢…坏公公…嗯…好公公…快别舔了…那里脏」

王易离开儿媳的骚嫩小穴,抬起粘满淫水的脸,吧咋着嘴淫笑着对婉艳说:「乖乖骚媳妇…骚穴一点不脏…媳妇啊…你的骚穴好香…淫水像蜜汁一样好甜美…公公好喜欢吃骚媳妇的蜜汁…」说完埋头儿媳胯下,继续舔吃这人间仙液。

婉艳无力地靠着镜台,娇媚地对公公抛个媚眼:「媳妇第一次让人舔吃骚穴…坏公公…你喜欢就吃吧…噢…老公啊…你老婆的蜜穴蜜汁被你老爸给舔吃了…好可惜啊…你都没尝过…却让你老爸给尝了鲜…哦…公公……你真会舔穴…」说完大腿抬高,白嫩的脚丫在公公肩头磨擦。王易埋头拚命舔吮着媳妇的蜜穴,听媳妇说是第一次让人舔穴,嘿嘿淫笑着说:「媳妇啊…你真是第一次让男人舔吗…没想到公公如此有口福…哈哈…骚媳妇…吃过男人的鸡巴没有…等会让你尝尝公公的大鸡巴…先舔舔鸡巴,公公再插我的娇美骚媳妇」

婉艳闻听娇羞地呸道:「呸…坏公公…媳妇才不吃你的鸡巴呢…想得倒美…你儿子的鸡巴媳妇都没吃…你的臭鸡巴媳妇才不吃呢…老公…你老爸好坏…对你老婆浑身上下又摸又搓…舔穴吃汁不说…现在还要人家舔吃他的鸡巴…等下还用他的大鸡巴插你老婆的骚穴…你说他坏不坏……哦……公公别舔了……媳妇的穴好痒……公公……好公公……媳妇想要……别舔了……」

王易站起来,用浴巾擦拭一下脸,伸舌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淫笑着对儿媳说:「骚穴是不是想要公公的大鸡巴插了…先舔舔公公的鸡巴…」说着要按媳妇蹲下,婉艳极力推脱公公,说道:「不嘛…好公公…媳妇从没舔过鸡巴…你就放过媳妇嘛…媳妇的嫩穴让你的老鸡巴插就是了…求你了…」王易也不便强求,心想以後再找机会让这骚媳妇舔鸡巴。现在鸡巴已涨硬得难受,急需解决慾火。

一把搂过儿媳妇,把头按向自己,和儿媳亲起嘴,并把嘴角和嘴里残留的少许淫液往媳妇嘴里送,婉艳无奈只好张嘴品嚐自己淫液的味道,只觉一股淡淡的咸味,不是很好,心想公公怎麽会喜欢这种味道。却不知她的好公公不知吃过多少女人的淫液了,只不过今天吃得特别多,谁叫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如此娇美动人呢。57岁的老公公能得到24岁娇美的儿媳妇,怎不让他大吃特舔。

婉艳娇声说:「坏公公…味道一点都不好…你怎麽说好吃…害得媳妇流了这麽多淫水…羞死了…媳妇不依…媳妇要公公止住它…」王易用涨硬的大鸡巴磨擦着嫩穴,淫笑道:「好好…公公帮你止住…公公的大鸡巴专堵媳妇的嫩穴…不过要乖媳妇配合哦…」婉艳扭动屁股迎合公公大鸡巴的磨擦,一手搂着王易的脖子,一手抚摸着他的屁股,贴着耳边娇声说:「现在媳妇全身光溜溜的…摸也让你摸了…舔也让你舔了…媳妇想不配合都不行了…你尽管堵…不过你的鸡巴太大了…媳妇怕受不了…啊…轻点插…」原来王易已迫不及待,手扶着大鸡巴对准骚穴,顺着淫液「噗滋」一声大鸡巴进入三分之一,婉艳虽说流了很多淫水做润滑,可必竟是第一次碰到如此粗长的大鸡巴,她老公的鸡巴只及公公的一半,又不是常常操穴,所以嫩穴又紧又窄。此刻骚嫩的蜜穴紧紧地裹着大鸡巴,这让王易这个扒灰的色公公受用不已,只觉得儿媳妇的蜜穴紧紧包裹住大鸡巴,肉壁还轻轻蠕动,:「好舒服,尤物,真是尤物,不但年轻貌美。

嫩穴还如此紧窄,我老王真有艳福啊。「王易把大鸡巴抽出少许再慢慢前插,这样又抽又插的慢慢弄了两分钟大鸡巴已进入大半,而婉艳也慢慢适应了大鸡巴,含着大鸡巴的嫩穴也涨开了,轻轻呻吟着:」公公…你的鸡巴好大…噢…你要轻点干媳妇…哦…好爽…「:」媳妇…爽的还在後头…你就等着挨公公的大鸡巴操吧…准备迎接公公剩下的鸡巴吧…:「操吧…媳妇准备好了…」摆出一副任君采摘的淫荡姿态。王易抽出大鸡巴,撑开儿媳一条大腿,顺着淫水的润滑用力一顶「卜滋」大鸡巴全根进入紧窄的嫩穴,婉艳一脚着地,另一条腿被公公撑得老开,嫩穴大开,挺着雪白的大胸脯,底头看着公公的大鸡巴抽出嫩穴再狠狠地全根插入。

婉艳长长吁了口气:「哦……好大…大鸡巴好大…好舒服…公公你真好…大鸡巴用力操儿媳妇…公公你的鸡巴怎麽这麽大…媳妇会被你操死的…」

王易一手抄起儿媳一条大腿,一手搂着柔软的腰肢,大鸡巴开始快速抽插:「骚媳妇…快叫…叫的越淫荡公公就越有劲头…大鸡巴越会操得你舒服…儿子

呀…老爸不客气了…你老婆正在挨你老爸的大鸡巴操…你老婆好淫荡…大鸡巴操得她好舒服…骚媳妇快说…是不是…」

婉艳淫荡地大声呻吟:「大鸡巴公公…你的大鸡巴真好…儿媳妇让大鸡巴坏公公操得好舒服…啊…啊…啊…老公…你老爸好坏…你知道你老爸在干嘛吗…他正在他的浴室里奸淫他的儿媳妇…你老爸现在光着身子在浴室里,搂着你同样光着身子一丝不挂的老婆在操逼…你知道吗…他趁你不在家…哦…用力…大鸡巴用力插…好舒服…你老爸趁你老婆洗澡时闯进来…二话不说对你老婆又摸又捏…又舔又吸…现在他用大鸡巴操起你老婆了…你老婆被你老爸操得好爽…他好会操逼…啊…大鸡巴公公…你真是操逼高手…儿媳妇让你操死了…啊…媳妇要来了…」

婉艳经过公公一番猛烈的进攻,很快达到高潮,嫩穴紧紧裹住大鸡巴,一股淫水流出,顺着鸡巴流到阴囊滴在地板上,王易也感觉到儿媳妇来了高潮,便放慢抽插节奏,轻抽慢插。婉艳搂着公公说:「公公…这样操媳妇好累…媳妇的脚麻了…换个姿势吧…」

王易站着着抽插了10多分钟也觉得累人,就让儿媳转过身,双手扶着台面,大鸡巴从後面插进粉嫩的骚穴,婉艳双手扶着台面,雪白丰满的香臀高高翘起,向後耸动迎合公公大鸡巴的抽插,粉嫩的骚穴紧紧裹着大鸡巴,这让王易感到无与仑比的快感,他对儿媳的配合很满意,一手按在儿媳妇雪白的香臀上抚摸,一手穿过腋窝握住儿媳丰满白嫩的大奶子揉捏搓弄,大鸡巴在骚穴里快速出入,插入时全根尽没,抽出时带出一片嫩肉,一丝丝的淫水也带出来,翁媳俩性器交合处粘满淫液,骚穴随着大鸡巴的抽插发出「噗滋」「噗滋」的性器官交合的淫声。夹杂着翁媳俩不时发出的淫声荡语,还有俩人流出来的淫液所产生的味道,使整个浴室充满淫靡之气,一时间浴室里春意盎然,淫声不断。婉艳的大奶随着抽插晃荡着,王易紧紧抓住儿媳的肥美白嫩的大奶子,生怕一不留神会飞走似的。下面的大鸡巴狠狠地操着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