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灵与肉、经典长篇不伦 [4/8]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2:0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我边赞叹边把玩着,妈妈的乳房被我揉搓得尖翘翘的,那两粒小巧的乳头也

被我揉捏得硬胀挺立起来,如成熟、饱满的葡萄。妈妈秀脸羞红、美目迷蒙、樱

唇微张、娇喘吁吁。此时的妈妈早已没有白目里大庭广众面前那份雍容大方、文

静秀美,有的只是扭动肥美的丰臀把我的阴茎紧紧套撸着,让龟头一下一下触着

她阴道尽头那团软软、暖暖的似似无的肉,娇美的脸颊上着充满淫媚的美艳. 「

啊……舒服…………痛快……啊……无忌的大鸡巴得真……真痛快……啊……无

忌……你……你不要……不要……嗷!……死妈妈了……哎哟……无忌……啊…

…大鸡巴不要……不要项……妈妈受……受不了了……啊……啊……」

「啊……亲……亲……妈妈……心爱的妈妈……你……太让我着迷了……我

爱死你了……妈妈……亲……亲……妈妈……你的美骚屄……把我的鸡巴……套

撸得……太爽了……啊……啊……妈妈……妈妈……啊……」

我用力向上挺送着阴茎,双手把着妈妈的屁股,一下一下用力上抽插着阴茎,

龟头触着妈妈阴道深处那团若有若无软软的肉,我感到妈妈的阴道尽头涌出一股

暖流,冲击得我的龟头一阵阵麻痒,使我的全身不由得颤抖着,电击般,一股热

流从中枢神经直传到阴茎根部,又迅速向龟头传去,我知道我和妈妈同时达到了

高潮。

「啊……宝贝……无忌……心爱的宝贝……妈妈……受不了了……妈妈让你

得受不了了……啊……啊……抱紧妈妈……啊……小宝贝……抱紧妈……啊……

啊……啊……儿子……乖儿子……啊……亲亲的老公………哥哥……噢……噢…

…噢……噢……会肏妈妈的小坏蛋……噢……太棒了……你肏得妈妈舒服……」

在妈妈放浪的叫声中,精液从我的阴茎强劲地喷涌面出强劲地射注在妈妈的

阴道里,妈妈趴在我的身上,紧紧抱着我的头,我紧紧搂着妈妈,阴茎用力向上

着,喷射精液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一撅一撅的,热腾腾的精液冲击着妈妈阴道

深处那团肉。妈妈也把下体用力向下压着,使她的阴道完全把我的阴茎连根包裹

住。我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感觉到她的阴道内壁和阴唇一阵阵收缩、抽搐,浑

身一阵阵颤栗,直到我把精液全部射入她的阴道里. 妈妈骨酥筋软、心神俱醉地

伏在我的身上,轻轻喘息着,香汗淋淋。我射过精的阴茎依然插在妈妈的阴道里,

亲吻着伏在我身上的香汗如珠的妈妈红润的脸颊,亲吻着她吐气如兰、红润甜美

的小嘴,妈妈把她那丁香条般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俩的舌头搅在了一起。我

的双手则抚摸着她身体,从光洁滑润的脊背,摸到丰腴、喧软、圆润、雪白的屁

股,揉捏着揉捏着。啊!妈妈,美艳的妈妈真是上帝的杰作!

妈妈趴在我的身上,因性高潮而红润润的秀面贴在我的脸上,我和妈妈轻轻

喘息着,我的手在妈妈滑润的脊背上抚摸着,一只手沿着妈妈滑腻、洁润的脊背

部慢慢滑到妈妈那肥美、丰腴、圆翘、暄软的屁股上,充满着柔情蜜意地揉捏着。

妈妈红润、甜美的小嘴吻着我,光洁、白嫩的肉体在我的身体上扭动着。我射过

精的阴茎这时渐渐地软了下来,从妈妈的阴道里滑了出来。

「无忌,我们该去吃早饭了。」妈妈这样说着,这时我也真的感觉有些锇了。

「是啊,妈妈我真的饿了,是该吃饭了。」妈妈这时已从我的身上爬起来,

站在床边了。

妈妈千娇百媚地站在我的面前,我被眼前这个美艳、丰腴、成熟、性感的裸

体女人深深地迷醉了。我没有想到比我大了二十多岁的妈妈皮肤依然如此的光洁、

白嫩;体态依然如此的丰盈、健美。如果不是知情人,谁能相信此时刚刚结束做

爱,赤裸相对的竟会母子二人呢?身高168 公分的妈妈婷婷玉立,体态丰盈、凸

凹有致,皮肤白嫩、滑润。双乳坚挺、丰腴、圆翘,乳头如熟透了的葡萄般惹人

心醉,令人垂涎;虽已年近四十,可妈妈的腰肢依然纤细、柔韧,小腹一如处女

般平滑、光润;肥美、丰腴、浑圆、翘挺的屁股,勾画出令人陶醉的曲线;修长、

挺拔、圆润的双腿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当然最让我痴迷,最令我心动,看也看不

够,玩也玩不厌的还是那浑圆的大腿间、浓密、柔软、黑亮的阴毛下,滑润、肥

腻的阴唇半遮半掩着的阴道!我射注在妈妈阴道里的精液从阴道口流溢出来,妈

妈的阴道口湿漉漉的。

妈妈被我看得有些难为情了,秀美的脸上掠过一抹红晕,娇声地说:「小坏

蛋,看什麽呢?」

「妈妈,您真美!」

我爬起身搂抱住妈妈,脸贴在妈妈圆翘、丰腴的乳峰间,双臂环绕在妈妈柔

软的腰上;脸轻轻摩挲着那细嫩的丰乳,双手不停地在妈妈肥美、光润、暄软的

屁股上揉捏着。

妈妈娇声笑着,羞涩地扭动着身子,赤裸裸地被儿子搂抱着,被儿子色迷迷

地称赞,妈妈的心里一定是非常高兴的。

「无忌,你看把妈妈又弄了一身的汗,唉,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噢,妈

妈,咱们一起去洗澡吧!」

我一下子跳下床来,把还在犹豫的妈妈一下子抱了起来,朝浴室走去。

宽大的浴盆里已放满了温水,妈妈坐在豪华的浴盆沿上,犹疑着,也许是清

泠泠的水使妈妈的理智有过一瞬间的闪现,妈妈羞红着脸,转过身子,低声说:

「无忌,你还是自己洗吧,妈妈等一会再洗。」

「不,妈妈,您怎麽了,我做错什麽了吗?我要和您一起洗!」我把妈妈光

溜溜的身子紧紧搂住,生怕妈妈真的走开. 「哦,无忌,你没有做错什麽,是妈

妈不,唉,我真是糊涂啊,怎麽能和儿子做这些呢!我……我……我……」妈妈

又羞又愧,声音越来越低,最後几乎哭出声来。

「妈妈,」我搂抱着妈妈,亲吻着她如花的面容:「妈妈,这怎麽能怪您呢?

您这麽说让我多麽伤心啊,我会永远地爱着您的,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和您在一

起的!」

「可是,可是,我是你的妈妈,我们这是乱伦,一旦让别人察觉了,妈妈可

就没脸见人了!」

「妈妈,这事只我们两个知道,我不说别人是不察觉的。」我把半推半就的

妈妈抱进宽大的浴盆里,让她背对着我坐在我两腿之间. 我从背後搂着妈妈,胸

贴在妈妈光洁、滑润的脊背上,脸贴在妈妈羞红、微热的秀面上,透过清清的水,

我看到妈妈两腿之间那浓密的阴毛随着水波在轻轻荡漾。我轻轻亲吻妈妈白晰、

洁润的脖颈,然後是如凝脂般的肩膀;妈妈的皮肤是那样的光滑细嫩。妈妈丰腴、

肥美、暄软的屁股坐在我的双腿之间. 我亲吻着妈妈的耳跟、耳垂,我听到妈妈

的喘息声开始加重、加快;我知道妈妈的慾望又一次被我挑逗起来了。妈妈的双

手按在浴盆的边上,我的双臂得双从妈妈的腋下伸到妈妈的胸前,按在妈妈尖挺、

圆翘、丰腴的双乳上,手指抓住那柔软、充满无限诱惑的乳峰,妈妈的身体的颤

栗着,身体软绵绵地靠在我的怀中,我已渐渐涨硬起来的硕大的阴茎硬梆梆触在

妈妈在腰间. 被儿子搂抱着的事实,使妈妈有着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既有乱伦

的禁忌带来的羞惧,又有一种莫名的令全身为之颤栗的快感。妈妈深深的叹了一

口气,双手抓住我握住乳房的手,配合着我的按揉而扭动着她的手,揉弄着那本

已圆翘、尖挺的乳房:「啊……啊……无忌……啊……啊……不要……啊……啊

……不要……啊……啊……啊……啊……宝贝……啊……啊……」

妈妈的嘴里传出断断续续令人销魂的呻吟声。我的手指揉捏着那两粒饱满得

如成熟的葡萄的乳头. 我的勃涨起来的粗壮的阴茎硬梆梆在妈妈暄软的屁股上,

妈妈不由得将手绕到身後,紧紧握住我粗壮的阴茎,当妈妈纤柔、细嫩的手握住

我硬梆梆的阴茎时,一种触电的感觉从阴茎直传到全身的每一寸皮肤,我不由得

兴奋地叫出声来:「啊,妈妈,太美了,太舒服了!妈妈,您真是我的妈妈!」

妈妈曲起两腿的膝盖,将两条迷人的美腿张开. 妈妈在自己儿子面前摆出这

麽大胆的姿势会令她觉得羞怯不已,於是她那柔软的手紧紧的握住儿子的粗壮的、

硬梆梆的阴茎,身子紧紧靠在我怀中。我知道妈妈期待着我爱抚她的阴部,我的

脸贴在妈妈羞红的秀面上,轻轻磨挲着,噙裹着妈妈软软的耳垂,轻薄地问妈妈

:「妈妈,您感到舒服了吗?妈妈,我摸摸您的您的阴道吗?」我的手指在妈妈

浑圆的大腿根处轻轻揉划着。

妈妈仰着脸,头靠在我的肩上,一双秀目似睁似闭,无限娇羞,彷佛又无限

淫冶轻轻地说:「唉,坏小子,妈妈的……妈妈的屄都被你被你肏过了,摸摸有

什麽不行的。」一时间,羞得妈妈的脸如春花般羞红. 彷佛抚慰妈妈的羞怯似的,

我的手指慢慢划向妈妈的大腿内侧,轻轻揉扯着妈妈如水草般荡漾的阴毛;按揉

着肥腻的阴唇;分开如粉红色花瓣般迷人的小阴唇,揉捏着小巧、圆挺的阴蒂;

先是伸进一根手指在妈妈滑润的阴道里轻轻搅动着,然後又试探着再伸进一支,

两根手指在妈妈滑润的阴道里轻轻搅动、抽插着。

「啊……啊……无忌……啊……啊……太舒服了……啊……啊……妈妈……

妈妈觉得……啊……太舒服了……啊……啊……宝贝……啊……啊……真是妈妈

的儿子……啊……啊……」妈妈的身体完全软绵绵地瘫在我的怀里,扭动着;一

直慢慢套撸着我阴茎的手也停了下来,紧紧把硬梆梆的阴茎握在手中。

「妈妈,还是我给您弄得舒服吧,妈妈您说呀,您说呀!」我亲吻着妈妈灿

若春花般的秀面撒着娇。

「哼,心术不正,乘人之危。」妈妈柔软的身体偎在我的怀中,秀目迷离含

情脉脉轻轻地说. 「不,妈妈,是「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我

的手指依然在妈妈的阴道里搅动、抽插着。

「小坏蛋,是「芙蓉账内奈君何」。」妈妈忍不住轻轻娇笑起来。

我和妈妈如同情人般地打情骂俏,洗浴间内一时荡漾着浓浓的春意。

「妈妈,出来,让我来帮您洗。」过了一会,我轻轻搂着妈妈,一边用嘴唇

咬着妈妈柔软如绵的润洁如玉的耳垂,一边甜美地柔轻说. 「哼,心术不正,又

要玩什麽新花样?」妈妈千娇百媚地依偎在我的怀中,轻轻摇着头. 我和妈妈从

浴盆里站起来,妈妈转过身来与我紧紧拥抱在一起,硬梆梆的阴茎触在妈妈滑嫩

的身上,妈妈轻哼着和我吻在了起。

我把妈妈抱出了浴盆,妈妈趴在水垫上。玲珑的、凸凹有致的曲线勾勒出一

个成熟、美艳妇人丰腴的体态. 尤其是妈妈那肥突丰臀白嫩、光润,如同神秘的

梦,能引起人无尽的遐想。

沐浴露涂抹在妈妈的身上,漾起五彩的泡沫。我的手在妈妈的身上涂抹着,

从妈妈光滑的脊背滑向丰腴的腰肢,最後滑向肥美、圆翘的屁股。

我的手伸进妈妈的大腿之间,探进妈妈两瓣肥美的屁股间,滑润的沐浴露漾

起的泡沫使妈妈的原本就滑润的皮肤更加润泽。我的手在妈妈的屁股沟间游走,

妈妈娇笑着分开双股:「小色鬼,你要干什麽?」

我趴在妈妈後背上,从妈妈的脖颈吻起,一路下,吻过脊背、腰肢,吻上了

妈妈白嫩、肥美、圆翘、光洁的屁股。在妈妈肥美、白嫩、光洁、结实的丰臀上

留下了我的吻痕。妈妈把她肥美的丰臀向上微微撅着,双股微微分开,在雪白、

光洁的两瓣丰腴的屁股间那暗红色的小巧美丽的肛门如菊花花蕾般美丽。妈妈的

身体上全都是沐浴露,滑润润的,妈妈的屁股上也不例外。我的脸和嘴在妈妈丰

腴、暄软的屁股上摩挲着、吻舔着。沐浴露溢起雪白的泡沫,妈妈的屁股上和我

的脸上、嘴上都是沐浴露的泡沫。我和妈妈真可以说是心有灵犀,配合得天衣无

缝. 我的手轻轻一拉妈妈的双髋,妈妈的双腿不自觉地跪在水床上,肥美的丰臀

向上撅起,两瓣雪白的屁股尽力分开,露出光滑的屁股沟、暗红的肛门和零星地

长着柔软的毛的会阴。我趴在妈妈光润的屁股上,伸出舌头吻舔着那光滑的屁股

沟,妈妈被我吻舔得一阵阵娇笑,肥美的屁股扭动着顺着妈妈光润的屁股沟,我

的舌头慢慢吻向妈妈暗红的如菊花蕾般美丽小巧的屁眼。妈妈的屁眼光润润的,

我的舌尖舔触在上面,妈妈屁股一阵阵颤栗,屁眼一阵阵收缩. 白嫩肥美的屁股

翘得更高,双股分得更开,上身已是趴在水床上了。我的双手扒着妈妈光洁、白

嫩、肥美的两扇屁股,张开双唇吻住妈妈暗红色的、带有美花纹的如菊花蕾般美

丽的肛门. 舌尖轻轻在妈妈的屁眼上舔触着。妈妈的屁眼收缩着、蠕动着,妈妈

的身体扭动着,上身趴在水床上扭动着,嘴里已发出了令人销魂的淫浪的呻吟声。

多少年後,我都会记得那样一幅画面,一个少年趴在一个中年美妇的屁股後,忘

情地吻舔着那美妇如菊花蕾般美丽小巧的肛门,而那中年美妇则忘情地放浪地淫

叫着。但又谁知道这竟然会是一对母子呢?

妈妈被吻舔得浑身乱颤,两扇屁股肥美、白嫩的屁股用力分分开,撅得高高

的。我的双手扒着妈妈光洁、白嫩、肥美的两扇屁股,舌头吻舔着妈妈,滑润润

的屁股沟,舔触着妈妈暗红色的、带有美花纹的如菊花般美丽小巧的肛门;游滑

过那零星地长着柔软阴毛的会阴,短触着湿漉漉的阴道口。当然,这时,我已完

全被妈妈的美丽迷人的屁眼迷住了。我的舌头带着唾液、沐浴露以及从妈妈阴道

深处流溢出来的淫液,住了妈妈的屁眼,舔触着;妈妈扭摆着肥硕、雪白的丰臀,

嘴里哼哼唧唧的上半身已完全趴在了水床,只是把那性感、淫荡的肥硕、雪白的

的大屁股高高撅起。我的舌头在妈妈的屁眼上,用力向里着,试图进去。妈妈的

屁眼也许从来就没有被玩过,紧紧的,我的舌尖舔触在妈妈那暗红色的、带有美

花纹的如菊花花蕾般的屁眼,舔着每一道褶皱。妈妈这时上身已完全瘫在了水床

上,但是性本能却促使妈妈依然把她那性感、淫荡的丰臀撅得高高的。

终於妈妈整个身体全都瘫在了水床上,我也筋疲力尽地趴在了妈妈滑腻腻的

身上。

过了一会,我从妈妈身上起来,拉着还沈浸在快感之中的妈妈,让她仰面躺

在水床上。在儿子面前,赤条条仰面躺着的妈妈,就如同是爱与美的女神维那斯

一般,光洁、白嫩的肌肤描画出成熟、性感的中年妇女圆润、动人的曲线;那曲

线随着妈妈的轻轻的喘息,波浪般微微起伏着;虽说已是近四十岁的人了,但那

光洁、白嫩的皮肤依然是那麽光滑、有强性。曾经哺育过我、喂奶给我吃的丰满、

白嫩的乳房,也尖挺地向上翘着,那圆圆的乳头如同两粒熟透了的、饱满的葡萄

;随着妈妈轻轻的喘息高耸的乳峰和圆圆的乳头微微颤动着。

由於是仰面、并且是赤条条地躺在儿子的面前,妈妈本能地把双腿并上。一

抹红云又拂上了妈妈美丽的脸上。妈妈的娇羞,刺激着我的征服欲。我跪在妈妈

的身边,又在手上倒上些沐浴露,轻轻涂抹在妈妈的身上,我的手在妈妈丰腴的

身体上游走着,抚遍妈妈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当然我最着迷的还是妈妈尖挺、圆

翘、丰腴的乳峰和雪白的双股间那芳草萋萋、神秘、迷人、溪流潺潺的幽谷。我

的手握着妈妈尖挺、圆翘、丰腴的乳峰,按揉着,轻轻捏着妈妈那饱满得如同两

粒熟透了的葡萄般的乳头揉捏着。丰富的泡沫把妈妈的身体包裹住。我的手慢慢

滑向妈妈光滑平坦的腹部,感觉着妈妈轻轻的喘息带来的身体微微的起伏。妈妈

的皮肤相当敏感,我的手指轻轻从上面滑过,都会引起妈妈皮肤的一阵阵震颤。

我看到那个小腹下方美丽的肚脐,手指轻轻伸过抚爱着,继而又趴在妈妈的身上,

用舌尖去舔舐那凹下去的带有美丽花纹的肚脐。

「啊啊乖儿子啊啊小色鬼啊啊小老公啊啊啊儿子啊啊宝贝啊啊妈妈啊妈妈啊

被你啊啊啊啊」